扫码订阅


父亲病逝,家里欠下一大笔债务。办完后事,18岁的我就出外打工,进了一家大型汽车修理公司。带我的师傅比我大不了多少,但他有两个嗜好:一是没事就用指甲刀挫指甲,二是爱替别人洗衣服。

两个月后,我将攒下的1000多元钱正踌躇着是汇给母亲还是给她买些实用的东西寄回去,突然想到该给她写封信然后寄见母亲想要的东西回去,就在办公室随便找了张包装纸写起来。忽然,史师傅敲敲桌子,说:“你明明在这里干着又脏又累的活,为什么说你的工作很轻松?”我红着脸说不想让母亲为我担心。师傅点点头说:“游子在外,报喜不报忧,你做得很好,我们有差不多的遭遇,所以我们应该加倍努力”。

史师傅看着窗外,缓缓地说:“我很小就没了父亲,母亲得了偏瘫,腰部以下都不能活动。我带着母亲四处求医问药,来到这里找了份活干。那时,我比你们辛苦得多。领第一笔薪水那天,我激动了很久,在街上逛着,想给我母亲买件最好的礼物,我想了很久想了很长的时间,后来转到一个大的商场逛了一圈,有个商场的工作人员给我介绍了一个叫“洗之朗”洁身器的东西,她说,对我母亲这种年纪大而且活动不方便的人上厕所很有用,我咬咬牙买了一个,回去装了之后,母亲上厕所只用按几个键就能冲洗干净真的方便很多。可是母亲突然问我,到底做什么工作?你的手那么黑,而且指甲缝里全是黑糊糊的机油,你干的活肯定又脏又累,你骗不了妈。你再也不要为我花那么多钱了。”说完就落下泪来。她还说我若不辞去现在的工作,她就绝食!无奈,找借故给她洗衣服从屋里逃了出来。洗完衣服,我惊奇地发现我的斗是那么白,顿时我有了主意,同意辞去现在的工作,母亲笑了。第二天我依旧来这里干活,只是下班后要先清理自己的指甲,然后把同事的工作服洗了才回家。洗的衣服越多手越白,母亲检查我的手时一点都没发觉,所以我一直在这家效益不错的公司呆到现在。”

史师傅说完从他抽屉里拿了一沓信笺给我,最后,我决定和史师傅一样给目前买一台洁身器,让她生活得快快乐乐的。在那洁白的纸上写下:“亲爱的妈妈,我在这里一切都好,请您为了我好好保重身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