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层子女占用”的远不止优质幼儿园

北京的“卢哲锋开始发愁”了,因为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居然找不到地方上。跟他一样发愁的还有很多家长,北京有,全国各地都有,今年有,年年有。让他们发愁的深层原因,则是“知情者透露,北京首批示范园之一的‘北京一幼’,每年100余个名额几乎都被官员子女占用”(《新京报》7月27日),而类似的情况,在北京并不少见。


这将直接导致很多无权无钱家庭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专家发现,‘入园难’体现的其实是一种社会不公。它是由财政投入不公所造成的。目前,在财政投入方面,政府过多地重视公办园中的示范园,而在示范园中入托的多是些官员子弟……幼教专家张燕表示,政府在加大投入的同时,必须使公办园具有补偿低收入群体的功能。只有保证了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入园难’才会得以解决”。


这样的“不公”似乎正在加剧。当然,这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哪怕是在中国最小的城市——乡镇上,随便找个学生家长问问,他们可能都可以如数家珍地告诉你,当地哪些教育资料比较优质,哪些优质的教育机构里集中了哪些有权或有钱人家的孩子。在县城、一般的地级城市、省会城市乃至到首都,人们都会清楚地知道哪些学校里集中了哪些富贵人家的孩子,不仅仅是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里,这样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在我家的县城里,还有专供干部子弟享用的“县直小学”和“县直中学”,在我暂住的这座省会城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哪些学校是省直机关的“子弟学校”,哪些学校是市直机关的“子弟学校”。


所以,和卢哲锋一样“发愁”的家长,不仅现在要为“起跑线”问题“发愁”,未来还要为整个“跑道”“发愁”——在教育这个“长跑”比赛中,如果无权也无钱,很可能连优质跑道都挤不上,从这个意义上说,普通人家的孩子与宝贵人家的孩子的这场“比赛”,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公平可言。


不知这样的“不公”会延续多久,但这种“不公”正在严重损害着普通人家的切身利益,积累到一定程度,可能会影响到社会稳定,而且这种“不公”可能会深入一个人的骨髓,影响一个人的一生……这是一个令人失望而且愤怒的问题,希望国家能重视起来,拿出些有效的措施,让中国教育变成真正公平的“长跑”。也希望媒体能够对此“聚焦”一下,做些调查,晒晒哪些学校已经主要不再“为人民服务”了,给政府治理和百姓监督——哪怕是发泄也好——提供些扎实的证据,虽然政府其实并不需要这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