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山西平遥县古城因为近10万人次的公务旅游接待变得不堪重负,仅门票一项就少收入1200多万,吃、住及礼品开销,更是不好统计的“天文数字”。据悉,平遥因缺乏保护资金导致城墙坍塌。而为古城开发所需的新城开发及古城搬迁,至少还存在20多亿元的资金缺口。(6月17日四川在线)


报道说,端午小长假的14、15两日,到平遥县旅游的12600多名游客中,有2000多人没有买门票,多为公务接待。换句话说,这两天内,到平遥县旅游的,公费旅游的占了大约6分之一。而这种公费旅游的游客,平遥县一年要接待10万人次。这些游客不仅看景点不花钱,甚至吃、住、行也都全免,不仅吃住行全免,临走,还有平遥牛肉之类的礼品相送。这样的旅客,简堪比神仙啊!


那么,他们都是何方神圣呢?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你我之类的平头百姓。有位平遥当地网友说,2008年正月,他想带老婆去古城里看看,一问一张通票要300块钱,两个人就是600。买不起啊,只能带着老婆在不要钱的街上逛逛。门票怎么会这么贵?他现在想明白了,原来是把公款旅游这块的损失算到普通游客上了——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是必然的。


其实,傻子都能猜出来,公款旅游的,十有八九是公务员。这种猜测,得到了平遥县多个部门官员的印证,他们说,“几乎每个单位,都有对口的公务接待”。比如,科协、老龄委、工会等的接待卡规模,被限制在30~100人之间;公安等重点单位,接待规模限制在全年800人以下;最为重要的县委办和政府办,接待卡规模限制在2000人以下,计委因涉及招商引资跑项目等,接待卡规模可以适当放松……旅游资源的蛋糕,就这样被蛀虫所侵吞。平遥县政府接待办一负责人透露,全县一年的接待费用保守估计也在千万元以上,还不包括每年少收的1200万元门票收入。公务接待花销,加上其他开支,平遥县的门票收入还抵不上开支,“纯属赔钱赚吆喝。”


平遥县这种状况,大约算得上中国旅游景点管理现状的一个缩影,从这里,我们可以管窥到中国“三公消费”泛滥、猖獗的现状。尽管它为国家命令禁止,可是,有禁不止就是这样练成的——什么禁令,什么通知,在这里统统都化为耳旁风,化为一纸空文。我们不禁要问:“三公消费”真的就成了癌症,不可救药了吗?其症结究竟在哪里?


平遥县的官员显然也不愿意无休止地这样公款接待。“平日也倒罢了,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也有人来平遥旅游”,平遥县诸多官员抱怨,“一年到头,连个年都不让人好好过。”尽管内心极端不情愿,但还得对来宾笑脸相迎,“来的都是客,一个都惹不起。”


为什么“惹不起”?


“有国家部委的人员或者亲属要来,省里对口单位要派人陪伴,市里要派人,县里也得有人陪着,以此类推。”而且,“只要上面或者其他兄弟单位来人,不管是不是因为公务来此,都算公务接待”。一语道破天机!原来,“上面来人”,招待得好坏,可能意味着项目的成败、意味着官员攀高结贵的机会、当然也意味着政绩和前程。反正是公款接待,在“接待”与“不接待”之间,如何选择,很考验一个官员的政治敏感与长袖善舞的功夫。说到底,它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官场文化。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在举世滔滔之中,不遵循它,也许就可能出局。不过,老百姓却从这件事情中,再次悟出了那句古老的格言,那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真正要遏制“三公消费”,必须从“上面”做起,否则,一切禁令,都是空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