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工作人员需要住碉堡穿防弹衣吗

近些年来,上访群众和信访干部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紧张,在某些地方简直到了冰炭不同炉,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我早就预料到会闹出人命来,果不其然。痛定思痛,我们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


6月8日上午,于贵双来到了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抽出一把20厘米左右的尖刀,笔直地向信访干部魏广春的右肋猛扎下去,尖刀穿过肋骨,刺进肺部。魏广春因肺部破裂致急性失血死亡;于贵双服毒自杀身亡。(6月29日《瞭望东方周刊》)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于贵双的妻子因为注射“问题药”死亡,先后五次进京到相关部门上访。其结果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自己却被判处劳动教养。他就孕妇过独木桥——铤而走险,把信访干部当成了“出气筒”。假如各级政府能够及时地化解矛盾,不把于贵双逼上绝路的话,还会发生这样的惨剧吗?


药品检测报告描述,药品为“黄色浑浊液体,溶液中有颗粒状物,振摇不溶解”,结论为“不符合《卫生部药品标准》”中的相关规定。可是,法院却判决药店胜诉。于贵双就状告审判长。各级信访部门都是把他“遣送”回来,当地政府还把他送进了劳教所。试问,谁遇到这样的事情能不怒气冲天,火冒三丈呢?


在伊春,像于贵双杀害信访干部的案件表面看是偶然事件,其实蕴藏着必然性。整个伊春地区涉及信访而被劳动教养的在百人以上,在万人左右的带岭,像于贵双这样的老上访户有20多人,其中有六七个因“无理访”和“扰乱公共秩序”被劳动教养,有1人获刑。各级政府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无所不用其极地压制、制裁、打击、关押上访人员,其结果只能是火上浇油,适得其反。


一位政府官员直陈政府在信访问题上的弊端,有的时候群众需要的只是一个态度,拖来拖去不解决,矛盾就逐渐积累下来,“本来几块砖,几袋水泥能解决的问题,现在一栋房子,一栋楼都解决不了了。”如果各级政府不及时地解决好群众的信访问题,谁敢保证今后不会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于贵双”呢?我是咸菜炒肉——有言(盐)在先,勿谓言之不预也。


血案发生后,当地召开了信访工作会议,明确了基础设施较差的信访办上一批监控设备和建设隔离式接待窗口。在我看来,信访人员就是住上了碉堡,坐上了坦克车,穿上了防弹衣也没有用。最关键的是消除群众的怨气,及时地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保证和谐。这才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