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西点军校来 第二卷.西点 010.士兵·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7.html


在中国的节日里,有一个很传统的节日叫做端午。

而韩国人眼里,这个节日是他们创造的。

在网络上,我们通常到韩国人为棒子,我不知道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但我想举起一根棒子朝朴汉明的头上打去,因为他第一次就没有给我留下好的印象。

当我们一行人回到宿舍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西边太阳已经落下了山,晚霞给染红了哈德逊河与西点小镇,一个异国他乡的夜晚即将来到。

朴汉明就是这个时候到的,白皙的脸蛋,一米七八左右帅气的身材,走进来后将行李扔到唯一一张没有放被条的床铺上,之后转身拉着巴特的手就是一顿猛摇,亲切的用英语打着招呼。。。之后就是渡边一秀,施维塔,再之后就是我与袁中华。

“中国人?”朴汉明问道,显然是在问我与袁中华,我想袁中华应该会解释什么,但我没有想到随后袁中华竟然回答:“是的。。。”两个字,简单有力,我朝袁中华浅浅一笑,袁中华也顺手将我推了出来并且介绍说道:“谷军,中国特种兵”。

袁中华将中国特种兵这几个字咬得很重。

朴汉明可能感到自己所问的带有一定的不尊重,笑了笑拉着我的手与袁中华的手说道:“朴汉明,韩国第七旅中尉。。。”,他的眼神里有一种挑衅。


“韩国的中尉先生,我是后勤官布治,你来得很晚,你看我们都要下班了。。。”后勤官布治适时的出现在宿舍门口,看似一句简单的话,但里面的意思可是指你朴汉明连时间关系都没有吗?是飞机晚点还是没有安排好时间,硬是搞到我们为你韩国一队人而推迟下班时间。

“对不起,布治先生,给你们添麻烦了。。。”朴汉明小声的说道。


朴汉明的床位就是在我旁边,我顺手将他一个包递了上去,我只是想告诉他我们中国军人是很乐意帮助别人的,但他没有说谢谢,仿佛这个就是我应该做的,我本不是鸡肠小肚之人,与对后勤官布治相对比,明显他就是带着有色眼镜在看我。

我拳头提起放下,我得忍着,因为这里是西点,不是训练场,但我敢肯定只要有训练的机会,只要有搏击的机会,我第一个就挑他,朴汉明中尉,来自韩国第七旅。

巴特躺在床上看一本军事小说,不时还在比划着一些动作与嘴里还喃喃自言;施维塔正坐在床上练柔软操,动作很怪异;渡边一秀正在整理他那些照片,之后又拿出一个日记本,在上面写着什么;袁中华与我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朴汉明整理床铺。

“端午节是你们韩国的吗?”这个问题是袁中华主动问起来的,当时我没有想到袁中华会问这个,但我敢肯定袁中华看朴汉明不爽。

“哦,你说的是端午祭吗?”朴汉明似乎找到了话题,放下了手中的活跳下床将椅子划拉出来,坐下欣喜的说道:“我们大韩国的端午节是非常隆重的,不过我们叫着端午祭,你们知道吗?我的家乡就是在江陵,到了端午祭时,就要拜大关岭山神与大关岭国师城隍以及国师女城隍神的。还有祭仪、演戏、游艺三大部分,可热闹了。。。”

“木槿花是什么,你知道吗?”袁中华继续问道。

“木槿花?没听说过。。。”朴汉明摇了摇头。


“你韩国人将木槿花改名为无穷花,最后成了你们的国花,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你韩国把长白山写入了你们的国歌?你知道吗?”

“88年你们办奥运,自我吹嘘韩国有7000年历史,后自觉修改为6000年,你们知道吗?”

“你知道你韩国话里面百分之六十五都是来源于中国的汉字词吗?百分之十是英语外来语吗?”

“你自1960年代开始,把自古称呼的黄海,偷偷地逐步改称为“西海”,这个你知道吗?”

“千百年来你们从中国学去的传统医学本来叫汉医改名为韩医,你知道吗?”

袁中华一句一句的问道,朴汉明已经脸上已失去了光泽,开始变得惊慌起来,几次想说话都被袁中华的问题顶了回去。

这是一次成功的较量,袁中华VS朴汉明,本来朴汉明是针对的我,但袁中华将这一切都改变了,朴汉明无语的坐在座位上,看着我与袁中华。也许这些都不怪他,他只是韩国第七旅一个普通的士兵,但是这一切也是因为他,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能够走到201这个宿舍本身就是一种缘份,谁又会故意破坏军人与军人之间的交流呢。

我直到走出西点的那一天我也没有想明白,为何朴汉明在进宿舍后,面对着我时会带着疑问问我“中国人?”,仿佛在说中国人应该没有这么高个子啊?中国人应该不会有这么强壮啊?中国人的眼神应该不会这么犀利啊?等等,不过一切都过去了,谁也不会再提起谁。

朴汉明是低着头爬上床去整理床位的,我与袁中华双手握在了一起,眼神里带着赞叹与欣赏。


晚餐就在半个小时后进行,依旧是下面小食堂,菜式没多大的变化,加了一个鲜汤,应该是西红柿蛋汤。。。

“我可能与那个韩国士兵结仇了。。。”我端着盘子坐了下来,对着林欣上校说道。

“哦,是吗?不是第一个了,温安与日本那个山本也结仇了,张建与俄罗斯那个什么斯基来的也结仇了,呵呵,以后别乱说话就行了,毕竟咱们是军人。。。”林欣上校说道,其实她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小口小口的。

“就是因为咱们是军人。。。”我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林欣上校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后继续与一块面包作斗争去了。

我突然想到,日本,俄国,韩国,印度,台湾,完全将中国包围在里面,如果以后发生战争,我与他们针锋相对时,林欣上校会不会再这样说我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