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李二狗道:“我看是因为今天姜猎户在他们那里,大野物藏不住,遇到危险时都是靠跑的,咱们这么多人在山上赶,又没个有经验的,有也早把它惊了。”

小四川倒是喜欢这些新兵有好胜心,道:“不管咋个说,人家弄到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又没打枪,不靠集体的力量也是追不上那大家伙的,所以啊,你们也别冒酸水,有本事自己弄去。”

马易军道:“我下次把弩箭带去,就不信他次次都那么好运气。”

新兵们被打在了七寸上,想辩解两句,想起自己带回来的东西和人家一比的寒颤劲儿,便都说不出话了。再听了马易军后半句话,却完全是说出了自己心声,不由得大表赞同,七嘴八舌附和道:“就是,不过运气好罢了。”

杨涵对吃肉没那么大兴致,却也不愿意就这么被别人抢去风头,开口道:“即便打到更大的,先机被人家占了,还是只能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要争回这口气,我看得来点实际的,若咱们能先抓住个敌特,不是胜过他抓个野物百倍?还能洗刷抓上次俘虏时的窝囊。”

杨涵没头没脑的整出这番话来,新兵听了倒也都默默点头认同,只是抓敌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希望实在渺茫。但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巧,在不久之后,还真让他们碰上敌特了,可惜遇见后的结果却并非他们想得那么美好。

一班说话崔宇春听不见,与他们邻桌的班却能听见,有那藏不住的露出些轻视之色来,看在一班新兵眼里却更不是滋味,东西已经吃过了,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便都郁闷地散了。。

小四川素来不怎么争强好胜,有吃的自然满意,本以为晚上能睡个好觉,哪知鬼子的飞机一连过了好几次,一帮人也就起床灭好几次明火。天实在太冷,不生火都没法睡,新兵们被折腾够了便开始骂娘,小四川想起前线打仗的那些战友,便把自己在前线时过的日子讲给新兵们听。

新兵们越听越惭愧,便一起担心起前线的战事来。杨涵听过后想打仗的念头短了许多,却奇怪老兵们既然知道这么苦,为什么还想上前线,便问道:“班长,打仗这么苦,你们为什么还这么想去?”

小四川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原因,却不晓得从哪里说起,被杨涵给问住了,少顷才道:“这不是该做的么,光让别个干完了咋个行,回去也没脸面啊。”马易军思维更简单些,倒晓得自己为什么想回前线,补充道:“上次咱们打得窝囊,不把这口气给争回来,咋对得起赵东奎他们。”

杨涵不知道赵东奎是谁,只猜是牺牲的老兵,一时在心里生出莫多感慨来,却听龚小七说道:“班长,以前我对你们有些误会,还帮着和你作过对,是我不对了。你们都是真爷们,以后不管什么事,只要你们说一声,我都听你们的。”

小四川道:“狗日的,哥们义气味道倒重得很,不过哥们义气到了战场上不一定管用。”

这话立刻遭到马易军反对,气道:“那得看是什么人。”旁边武进宝、龚小七初时满脸不忿,听马易军说完又各自点头认可。

小四川哪里看不出别人脸色,嬉皮笑脸道:“那是当然,我只说不一定管用,又没说一定不管用。像咱们的土匪,还有那两位,说了就肯定管用。”说着用手指了指龚小七与武进宝。

龚小七与武进宝听了这话脸色稍缓,却听小四川又继续道:“马易军你也是上过战场的,你说,单靠着部队里有几个铁哥们能顶住敌人攻击么?”

马易军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理,不过也不肯承认义气有那么不堪,便道:“两样都有不是更好么?”

小四川道:“没有大家都是兄弟有用,大家都一条心,背靠背,力气才能合在一起。”

杨涵自不肯与这些头脑简单的老粗一条心,不过他却也愿意其他人都一条心,但想帮腔,这些东西圣贤书里又没有,脑子里一时间便乱了,不晓得究竟是小四川傻了,还是自己抱持的观念错了。

众人说话间,值哨的鲁春生便来说警报解除了。小四川骂骂咧咧又升了火,倒床上睡去了。

枯燥的训练有了盼头,接下来几日新兵们情绪高了许多,更尤其盼着上山抓敌特。杨涵始终没有其他新兵那种激情,几日下来,竟在不知不觉间与众新兵疏远了,就连和平日里最投契的李营生也有些话不投机。

这日上午训练完毕,趁着午饭的当儿,百无聊赖的杨涵找相熟的老乡聊天,却从老乡那里听来个惊人消息,自己所在的部队要被调回国去了。杨涵兵书没少读,当兵是受了描绘战场的诗歌所感染,冲着将军的梦想而来,虽不屑拿命到战场上去博,但对战功还是想的,是以绝不希望连鬼子什么样都没看见就打道回府。独自琢磨了好久,却也分析不出消息的真伪来,便决定找机会把这消息悄悄告诉小四川,看看他怎么说。

小四川熟人多,哪用他来告诉,早就知道了,既然是传开了的,也没保密的必要,便把新兵喊到一起说了,叹道:“前面早就开打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还是有受伤的老兵被送下来,消息传开了我们才晓得些。”

李营生听了心里陡地冒出千百个念头来,却又抓不住半点头绪,便关心道:“打得怎么样了?”

小四川道:“有伤兵说他都打到37线了,苦的很。”

杨涵道:“37线是哪里?”

小四川道:“这个我也不晓得,大概要把鬼子赶下海了吧!”

武进宝道:“那我们不是没仗打了?怪不得有人说咱们要被调回国了。”

小四川摇头道:“这我就不晓得了,不过说要调我们回国休整倒不是你说的原因。”

武进宝道:“那是什么原因?”

小四川苦笑,答道:“你是不晓得在前线的滋味,听说现在前线打仗的也苦得很,鬼子伪军把老百姓都骗跑了,咱们人生地不熟,没了老百姓,粮食弹药跟不上消耗。没吃东西还要没日没夜行军,跑路上倒下去就怕不起来的不是什么稀奇事,跑到地方了还要和鬼子打仗,打着打着又连子弹也没有了,能不遭罪么?咱们在这里又不打仗,白白耗费粮食,被调回去也不是不可能。”

新兵们听到这里都觉得两脚发软,但心底却又有股跃跃欲试的冲动,希望自己现在就能冲上前线去把那些疲惫的战友换下来,而现实却犹如从他们头上淋下的一盆透骨冷水,在这要命的天气里抽走了他们仅存的一点热血。

小四川忽然觉得光说这些丧气话不好,便转过话头道:“我听到的肯定比你们多些,想不想听我给你们摆摆?”

新兵们当然愿意,纷纷点头催促小四川快说。小四川也是道听途说的些零碎消息,先把脑子里混乱的东西理了理,开口道:“我一个老战友听一个从前线下来的伤兵说,他们连一直追着伪军打,沿途那些伪军怕死得很,只要见到我们的部队就跑,他们一直追到敌人腹地,实在追累了,就停下歇气,却有一个营的敌人从山沟里向他们冲来,他们就架起机枪把敌人放到面前才打,伪军在山沟里挤在一起躲不开,只一会儿功夫就打死了几百伪军,尸体都堆起老高。”

杨涵听小四川一会儿说苦的很,一会儿又说得这么容易,便有些怀疑他说谎,问道:“后来呢?”

小四川嘿嘿一笑道:“后来我就不晓得了!”

杨涵实在忍不住要弄个明白,便直接问道:“敌人这么好打,怎么你又说前线苦的很?”

小四川道:“这就是我们的部队和敌人的区别,不管鬼子还是伪军胆子都小,只要他们感到我们能要了他的命,他们就会甩开脚丫子逃跑,拼刺刀他们也不敢,比日本鬼子差远了。但他们的飞机大炮很厉害,咱们身上带的粮食弹药耗光了就没有了,后面的又送不来,所以苦的很。可我们不同,我们是为了祖国人民的和平来的,我们能吃苦,我们敢拼命,所以我们能坚持,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紧密团结在一起,所以才能打赢鬼子。如果我们也跟他们一样,早被他们杀干净了。”

事实摆在眼前,鬼子有飞机,有大炮,比我们强很多,不由得杨涵不信。鬼子是被从鸭绿江赶回去的,也不由得杨涵不信。除了小四川的解释,他实在找不出其它原因来解释武器先进的敌人为什么会被打退,但他也不会就这么放弃自己的固有观念,最好别人都团结不畏死,有他们和敌人拼命,自己哪有必要去跟着犯傻。不过场面上的话他还是要说的,道:“毛泽东主席告诉我们,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所以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我们都不能退让,只有敢于斗争,才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有通过斗争,才能将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在一起,从而打倒帝国主义反动派的剥削压榨,保护社会主义的胜利果实。”

小四川和马易军都是粗线条,自然不能通过平时的言行猜到杨涵在想什么,都对他这一番慷慨陈词大为认同艳羡不已。如果换成石大田甚至崔宇春,却未必不能看穿杨涵的小九九。

武进宝不甘就这么回去,打心里希望那消息是谣传,便问道:“班长,我们真的就这么回去了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