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不是那个歌星):正视凤姐的智力和品格

无论情愿与否,凤姐成为公众人物,已是即成事实。权力介入“封杀低俗”的结果适得其反,由此引出的“公权边界”、“低俗的权利”等重大话题,扩大了凤姐知名度,使其“网络红人”的地位得到了巩固。


超出大众常识范围甚至想象力的任何一场“炒作成功”,其中都有一定的智力与技术含量。说白了,“炒作”即是一场以社会理性与大众心理为对手的智力、心理较量。显然,面对无数次意图“影响人”的信息制造或传播,传媒和学界有必要处在公益或超脱的立场,尽量准确地分析一个个热点和一轮轮热议,而客观估价热点中的核心人物,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凤姐,就是一位被大众严重低估了的人物。这里,我要说凤姐的智力的确在大多数社会成员之上;尤其是几乎所有的鄙视凤姐的男女,所表现出的思维与表达能力,其实都和凤姐相差甚远。我更容易招人非议的还有这个看法:多数人若与凤姐比品格,也比凤姐低俗的多。


凤姐的征婚要求与现实条件形成强烈反差,是吸引了大众眼球的决定因素吗?这么说不能说是错的,但这只指出了表面现象,而大众接受这个肤浅的解释,也只因这解释与大众理解水平相称相当。其实,搅动了大众的是精心制造的另一个“强烈反差”——一个“应该自卑”、“应该羞愧”的丑女,居然自信、自恋!居然反传统、反习俗地如此张扬


我们社会中,有许多人同情弱者、穷人和“丑陋者”,但这种同情,是“有条件同情”——被同情、被可怜的一方,必须承认我方的优越,必须低眉顺眼,仰视我们,以羡慕和祈求的下位姿态出现——否则,他们就是不知好歹、不是东西!


凤姐精确地掂出了这些人的品格分量,也准确估价出了大众智商,由此选择以“大话”和“自恋”为武器,无情地刺激着受众那潜意识中的野蛮和低俗。凤姐胸有成竹,知道那些人必然关注,因为我凤姐这种被你们瞧不起的人平视并俯视了你们,挑战了你们那虚伪的同情心和那可怜的一点优越感。


看看凤姐的身世和她上的那乡下学校,她能获现有学历已属不易。许多经济状况和教育环境都好的青少年,和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凤姐比学历或学力,也是该有愧疚之心的。再看看凤姐对官权的那有条有理、掷地有声的抗议言论,足可证她是个凭自身努力超越了环境局限的智者、强者。


我想,凤姐鼓吹的“非北大、清华毕业生不嫁”的择偶标准,极可能与她当年的奋斗志向有关。她很清楚自己作为一介农村丑女,其扭转命运轨迹的唯一途径是什么,所以在而后获得非著名学历成为她一个长久的心病。若乡下的教学质量好一点,凭这位女青年的智力和意志,是很有可能考进北大、清华的。县乡的中学教师一般有这个经验:少见光彩照人的靓女考出最优成绩,而其貌不扬的女生,往往在考学上表现出超常的意志和能力。


若不认可凤姐智力,我再摆事实。一则,凤姐的诗歌能赢得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鄙视凤姐的人有此实力和自信否?二则,有一位不怀好意的某频道主持人自我介绍说“我是一名间歇性精神病患者”,而凤姐立即反击道:“我想问一下,你现在是处于发病期间还是处于正常期?”此时的得体应对,事后可列出几十句之多,但这句是最妙、最聪明的一句。凤姐在一秒钟内甩出了这句话,急智与机锋明显比那位主持人高出N个档次。试问那些嗤笑凤姐不智的人,你行不行?


炒作中的凤姐,是大度和宽容的。至少有两次可以提出诉讼的机会,她都没追究。央视《焦点访谈》在说到“节目嘉宾身份造假、情感故事造假、编假”时,播放了凤姐讲述自身身世的画面,有媒体据此报道“凤姐身世造假”,而事实是凤姐并无身世造假情节。还有一次,就是凤姐在节目现场遭鸡蛋袭击。这两件事,都涉嫌侮辱、诽谤,打起官司来,凤姐是不会输的,而她连受害颇深的样子都不装,这里的凤姐很高贵、很大气了。


浏览相关文章后的大量跟帖后,我只能认定,鄙视、谩骂凤姐的那些男女,智力和文化水平、文明意识均处在社会底层。因为,这些男女的言论,唯一的突出特征就是不知所云。所以我有了这个判断:“蓄意弱智”的官方学者和最愚昧的那部分社会成员,因共有的低下素质而结成了“反低俗同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