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六十六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下午四点钟时分,一长溜的卡车从远处而来,滚滚的烟尘中我依稀看到一些工程车辆。如果不是天线上飘扬着的军旗,我还真搞不清这些车辆是哪支部队。

“怎么回事儿?来增援部队了?”正在堆垒土袋构筑工事的冷班长放下手里的活儿,一屁股坐下,拍拍满手的泥污,手搭凉棚状地看着远处疾驰而来的车队,对我问道,“排长,排长,这是哪支兄弟部队啊!”

“我怎么知道?”我看着在尘烟中飘舞的军旗,也干脆坐了下来,“我想应该是路过这里的工程部队吧,前去支援124师的。”

“看样子是工兵13团”那烈烈飞扬在朔风中的识别旗让我大概地明白了这支部队的身份,那黑底白色鼹鼠的图案是工程第13团的团徽。鼹鼠,嘿,还真是形象贴切啊,会打洞、会钻地。

冷班长咕咚咚的仰头喝着水,顺手又将瓶子内剩余的纯净水一股脑儿浇淋在脑袋上,连呼“痛快”,当听到我的这番话语的时候,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他们来干嘛?帮助咱们修工事?”冷欣显得很是不解。

“我也不知道啊!”我干脆耸耸肩头,表示同样难以理解。我们连在接受了“就地建立据守点”的任务之后,从中午开始就在构筑阵地,到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师直属工兵营的两个分队被派了过来,他们携带有专门的工程技术装备,这使得我们的工程进度大大加快,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师联勤部门又派出车队送来了铁丝网、拒马等警戒用物料。虽然看规格和那些拒马上的涂色就知道这大概是联勤的那些家伙砸开了某家印尼人遗弃的军用仓库后淘来的东西,但这个时候,能够有这些东西,已经算是不错了。但这个时候,再派工兵13团过来干嘛?这边的防御工程又不是多么工程浩大,至于专门派个工兵团过来嘛。

“升起路障、升起路障”担任值班军官的二排长郭子理高声呼喊着,示意设置在村庄入口处的哨卡升起路障杆。

按照连里的部署和安排,整个村庄及其附近偌大一片地区都是我们的防御区,周围十公里的范围则是警戒区。其中防御区利用村庄本身的地理环境来构造,树林方向被开辟出来作为停车场,并就地构筑一些散兵坑,同时搭建简易的活动板房作为军营;沿着树林的外围,我们使用掘壕机挖出了一条蜿延数公里的堑壕,两壁垂直光滑的壕沟深三米、宽四米,完全就是一道人造天堑,而壕沟的这一边直接就是绵延的蛇腹铁丝网,敌人即使爬过壕沟来,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道高两米多的铁丝网,为了增加安全系数,我们还每隔一段距离就在泥土中插上一根红外感应报警装置,每一百米,便是有一个自动感应式监控器。

仅仅在最容易潜入的方向利用堑壕、铁丝网和电子设备来防御还是不够的,我们在一些地理环境有利于我们的地方则是构筑了哨位,譬如山坡等制高点上利用天然的优势来控制一片区域,同时在一些主要地段,我们还布设了地雷,同时修整出了一条巡逻道,这样我们可以利用步行巡逻队、巡逻车辆来增加机动巡逻力量。而在进村的主要通道,我们则设立了三道封锁线,路障、拒马、检查哨、机枪巢,还有哨楼。此时郭子理率队防御的哨卡不过是最外围的路障杆而已,再往里面还有阻车钉带,以及需要车辆走Z字线的隔离墩区。而交叉部署的机枪火力则告诉所有人,任何一辆试图强闯进来的车辆和人员都将会遭到机枪的无情扫射。

“果然是工兵13团”看着那一辆辆迷彩涂装的车辆卷起着尘烟从身旁呼掠而过,冷班长不由得自言自语样的说道。

我笑了下,没有接他的话语。车队很长,大大小小至少有近百辆车,除了打头的十余辆担任警戒任务的‘东风铁甲’之外,两侧还有轮式步兵战车压阵,这架势也忒大了点。我草草看了下,有搭载着履带式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的平板运输车,还有装满物资的十轮卡。除此之外就是搭乘工兵的运输车辆了。工兵13团是战斗工兵团,他们的有有些装甲车辆也不足为怪,可是在我看来,这架势似乎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折叠钢板铺设车、混凝土搅拌机,妈的,这都快是修机场用的了。果然并不是简单的帮忙修筑工事那么简单。搞不好前指还真打算在这里修个野战机场什么的。头顶上低空飞过的武装直升机掀起的尘灰迷茫了我的眼睛,我禁不住流下眼泪来。操,联指想要干什么?在这里修机场有什么作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不过几十公里的哥达巴鲁就有空军基地不用,在这里修什么机场,劳师动众的。

“物资运送?空运特殊部队或者武器?满足空军使用的临时机场?”我想来想去,几个理由都想了一遍,还是不得而知。但是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当一小队佩带着特殊臂章的陆军军官搭乘一架偏转旋翼运输机来到这座一片废墟样的村庄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为什么选我们连?一来是因为我们连的确需要休整,这二来,我想跟我们师、我们团一向是高层最信赖的英雄部队,“磐石师”、“铁拳团”,而我们一连又是“打不垮、砸不烂,功必克、守必坚”的“英雄铁一连,无论是作战意志、军事素养还是思想觉悟上都是最优秀的,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还干系上了保密性。

那群军官并没有和我们多接触,他们出了机舱后直接就被连部的车给送到了位于树林最深处的两座营房中去了,压根就没有和我们这些小排长们打个照面。晚饭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出现。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的臂章是一只黑蝙蝠。

“**的嘞,黑蝙蝠中队哦”刚回到营房,我就听到一班长钟飞大着舌头在胡说八道。还黑蝙蝠中队呢,他以为还是冷战时期啊,我们对印尼猴子需要什么电子讯号搜集嘛。

当年东西方进入冷战时期,CIA和台湾国民党政权签约,双方以“西方公司”为掩护,由美方提供飞机及必要器材,成立第34中队即黑蝙蝠中队和第35中队即黑猫中队,专门搜集中国大陆情报。其中第34中队由于出勤都在下午四时左右,黄昏以后进入大陆空域,然后凭借先进的电子设备和飞行技艺,利用夜幕掩护,按照“最低安全高度”准则,在一百米至两百米高度低空飞行,有时为了躲避雷达,甚至在三十米左右超低空飞行于茫茫夜空中。这种昼伏夜出的习性正与蝙蝠相同,于是该队就以“蝙蝠中队”命名,而执行此项任务的B-17、P2V型侦察机一边都漆成黑色,故亦称黑蝙蝠,而第34中队的标志也即为一只展翅的蝙蝠,在北斗七星之间飞翔;蝙蝠翅膀穿透外围的红圈,则象征这个部队潜入赤色铁幕。整体图案构图为“圆型、黑蝙蝠、北斗七星”,黑蝙蝠夜间以声波来飞行,和雷达工作原理相似;蝙蝠的翅膀突破夜幕,代表任务艰难,士气如虹的英勇精神;北斗七星代表方向和航行,三颗大星星和四颗小星星代表了第34中队。不过由于我人民空军和防空部队的打击,“黑蝙蝠”一只只悲壮地在大陆夜空折翼断尾,超过一百四十名国民党空军人员丧命,后来香港著名歌手-刘德华将翻唱的挪威传统民谣《Varsog》定名为《黑蝙蝠中队》。歌词大意也就是诉说黑蝙蝠中队的家眷是怎么样苦苦等待了三十年,最终等待到了遗骨回家的那一天。

不过显然今天那群军官的黑蝙蝠臂章并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本身“黑蝙蝠中队”这样的冷战需要而诞生的部队现如今已经不再需要了,其他的技术侦察手段已经取代了传统收集手段。也正是如此,我对钟飞的这番所谓的“黑蝙蝠中队”的言论感到可笑。再怎么说,电子讯号飞侦部队也不会在陆军中,要有也应该在空军的编制内。

然而此时我突然想起了另一个关于蝙蝠与军工的传闻。当年第34中队将自己命名为“黑蝙蝠中队”的原因,无非就是一来自己的活动规律和蝙蝠类似,二来是因为侦察机的机体涂成黑色,三来是电磁波和蝙蝠的声波相近。那么这些军官所佩戴的黑蝙蝠臂章是不是也跟这三点中的某一点相似呢?第一种的可能性不大,现代军事技术已经可以将黑夜完成变成了白天,除了隐蔽的突击行动之外,没有必要利用黑夜来完成一些白天可以完成的任务,第二点就不可能了,他们又不是黑人,难道是第三点?蝙蝠的声波?我陷入了迷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