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鹰 天高任鸟飞 第五十五章节 安庆之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

江岸朦朦胧胧的一片薄雾中,突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呼啸声,日军掷弹筒射出的榴弹落在战壕里炸开,“哗”飞溅到空中的泥土带着刺鼻的血腥味,刚才那几名川军士兵在飞溅的血箭中变成筛子。

江边的几名川军士兵全部牺牲,但是他们的死却引起了城内守军的警觉,波田支队的偷袭计划已经事变,于是变成了强攻。

“鬼子来了!”得到了枪声的警报,守卫安庆的川军纷纷被惊醒。

“开火!日死这些龟儿子!”军官们大声喊叫起来。

城墙上射出数枚照明弹,顿时长江岸边被照得一片雪亮,站在江水中和已经爬上岸的日本人和台湾人顿时原形毕露,黄色军装在照明弹照耀之下显得十分醒目,刺眼的膏药旗被雨水淋湿,有气无力的耸拉在枪上。

黝黑的安庆城墙上枪声大作,川军手里不多的重机枪和轻机枪在城头发出咆哮声,子弹犹如炸开窝的蜂群一样扑出,一条条猩红色的火镰扫射在江岸上。成排的步枪喷出射击时的火光,一排子弹泼洒向敌群。

雨夜中的安庆城墙上猛然喷出一道道灼热的火焰,一排排子弹划出刺耳的破空声钻入鬼子人群中,那些刚刚下船日本人和台湾人有很多人还拥挤在江边,被一大排子弹扫过,当场就好像被割倒的水草一样倒在水中。

又是几颗照明弹打上天空,把江边照得透亮,江面上的巡逻艇、汽艇、橡皮艇和炮艇顿时现出了原型。

“开火!给劳资狠狠打那些龟儿子!”各级军官用浓厚的四川口音吼叫着。

马克沁重机枪吐出一条条修长的火舌,雨水淋在滚烫的枪管冷却套上,腾起一阵蒸汽,烟雾袅绕的安庆城头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喷出怒火,“哒哒哒”机枪子弹掠过江面,各种小艇上的日本人接连喷出血箭掉进江水中。

此时,闻讯赶来的肖柏站在城头,透过朦胧的雨雾,在照明弹的亮光下,江面上日军各种船拥挤在一起,映入肖柏的眼帘。

“可惜川军武器太差了!要是有几门加农炮该多爽啊!”一边的李振华道。

“有野炮也好啊!一炮轰过去,一艘小艇就沉了!”肖柏放下望远镜。

奇袭不成的波田支队只好改成强攻,负责攻击的日军指挥官高桥良大佐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杀嘎嘎!”

成群结队的台湾第二联队的台湾兵在日本军官指挥下,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式步枪没命似的向安庆城扑去,这些台湾人只能尽快离开江岸,散开队形,才能避免在对手的火力打击之下造成重大伤亡。

川军武器虽然极差,可是占据了有利地形,又加上集中使用自动火器,轻重机枪扫射到日军攻击的阵型中,成群的日本人和台湾人呐喊着冲了上来,却撞在弹幕上,顿时化为一阵阵血雨腥风。

被川军视为珍宝几门光绪三十一年式75毫米山炮爆发出怒吼声,呼啸的炮弹带着瘆人的尖叫声从天而降,落在日军人群中炸开。火光中飞迸出锋利的碎片带着死神的狰狞笑容四溅飞舞,痛苦的哀嚎声中血肉横飞。

雨水流淌的地面被染成一片血红,成片成片的台湾人倒下,就连日本军曹和日本军官也在炮击中倒下不少。

江面上犹如开了锅一样,弹雨打得水面水花四溅,不时有炮弹呼啸着落下,水面上“哗哗”腾起一道道冲天水柱。

城头的川军士兵不断射击,民元式单打一步枪射出一颗子弹,士兵又拉动枪栓,退掉弹壳,把下一发子弹装入枪膛,再合上枪栓,扣动扳机打出下一发子弹。虽然这种武器射击速度极慢,但是川军人数众多,又是采取密集的排枪阵,子弹下雨一样不断向城下的日本人和台湾人泼去。

日军试图架起机枪,试图用掷弹兵投掷榴弹,向城头的川军排枪阵进行火力压制,可是被肖柏派往城头的狙击手们早就盯死日军的机枪和掷弹兵。

97式狙击步枪和毛瑟K98狙击步枪不时发出一声一声枪响,尖锐的子弹不停掀开一个个日军机枪手和掷弹兵的头颅。

狙击手用自己精确的射击有效杀伤了重点目标,在极大程度上减少了川军的伤亡,增大日军的损失。

日军神枪手射来的子弹不断射入川军人群中,不时有士兵中弹倒下,可是一名川军士兵倒下,马上就有人补充进排枪阵中,继续用手里落后的步枪向敌人射击。

敌群中飞溅起一阵阵血雾,但是川军的排枪阵还是挡不住日军疯狂攻击。波田支队的日军很快就逼近城下。

“手榴弹!手榴弹!”各级军官发出吼叫声。

一排排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打着旋从雨雾中飞出,居高临下投出手榴弹落在城下,黝黑的安庆城墙下面腾起无数浓黑泛红的火球,一片片台湾兵在惨叫声中血肉横飞,被他们抬着准备攻城的云梯也化为碎木片。

遭到猛烈打击的波田支队暂时退了下去。

“哈哈哈!狗日的日本人不过如此!格老子猖狂!”城头督战的杨森和一批川军将领发出兴奋的叫声。

“川军要倒霉了!”肖柏小声提示了李振华。

雨雾朦胧的江面上,出现几条黝黑的庞大身影,小山一样的影子突然吐出数团猩红色的大火球,日本海军的127毫米舰炮和203毫米舰炮爆发出令人心颤的咆哮声,重磅炮弹排山倒海向安庆城头狠狠砸落下来。

当时的长江上没有后世的南京长江大桥,万吨级巡洋舰可以轻轻松松抵达安庆甚至是九江,日军强大的舰队拥有惊人的火力,当武器落后的川军面对日军舰队时,无疑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反击日军舰队?川军一共就几门光绪三十一年式老旧的山炮,就凭借那些武器最多给日本军舰挠痒!

肖柏他们几个人动作很快,几条影子迅速从城楼的台阶上冲下。

就在此时,日军驱逐舰的127舰炮和巡洋舰的203重炮炮弹已经落在城头爆炸。其中一枚203毫米炮弹落在城楼上,“轰”一团大火从安庆城门的城楼上飞迸而出,砖木结构的城楼顿时化为无数碎砖块和碎木屑,混合着川军的血肉在空中飞舞。

雨点一样的弹幕落在安庆城墙上,排着密集队形的川军士兵被炮弹炸得血肉横飞,一大片一大片在腾起的火球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落下的城砖和碎石中夹杂着破碎的血肉,充斥着硝烟味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刚才还在射出排枪的川军士兵一片片化为血雨肉末。

川军又何时见过日军军舰的厉害!密集的队形可以保证单打一步枪火力的密集,却在敌人舰队的炮击之下损失惨重。

落后的武器,无奈的川军在面临日军舰炮轰击时,只能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的疯狂进攻!

日军舰炮开始轰击城头的机枪火力点,川军第146师的机枪火力点一个接一个被打得熄灭了火焰。

“轰”一声巨响,日军驱逐舰射来的一发127毫米落在城头爆炸,一名川军机枪手和重机枪一起飞上天空。身子被炸成两截的机枪手落地时,他还没有完全断气。

肖柏走到这名胡子拉碴的老兵半截身躯面前,只见这名老兵躺在血泊中抽搐,两眼还瞪着天空,他不甘愿就这样死去。

肖柏伸出手,轻轻合拢了老兵的眼睛。

雨点一样的炮弹夹杂在暴雨中接连落下,川军少得可怜的那几门光绪三十一年式山炮早已变成一堆废钢烂铁,城头的火力被彻底压制住,很难再见到有吐出的火舌。

黑暗的雨夜中不停腾起火球,安庆城墙被轰得支离破碎。

几艘大轮船在码头上停靠下来,波田支队台湾山炮兵联队联队长中岛要吉中佐带着他的山炮兵联队,推着一门门75毫米山炮从船上下来。

几艘轮船还运来了日军步兵联队所属的92式70毫米步兵炮,越来越多的日本人爬上江岸,向城头发起猛烈进攻。

“杀嘎嘎!”各级日军基层军官挥舞着指挥刀。已经登陆的日军炮兵迅速架起各种火炮,向城头猛烈轰击。

步兵炮、山炮和江面上的舰炮一阵一阵疯狂泼洒弹雨,大大小小的火球在城头炸开,奋力抵抗的川军士兵化为粉末。

顶上来的日军轻重机枪疯狂射出子弹,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城头上火星四溅,怪啸的子弹镰刀一样划过城头,整个城墙上四处喷射出死亡的火光。

川军少得可怜的那点机枪自然是日军首先摧毁的目标,城墙上已经没有任何机枪火力。残存的川军士兵一枪一枪射击,把冲过来的日本人和台湾人一个接一个撂倒在雨水中。然而横扫而来的机枪子弹、呼啸着落下的炮弹和榴弹却把更多的川军士兵撕成碎片。

有鬼子从被舰炮炸开的城墙冲入,却有不计其数的川军士兵涌上来,他们面对着闪着寒光的刺刀猛扑过去。

一排川军士兵倒下,又是一排士兵冲上来同敌人展开肉搏。由于训练上的差距,在白刃战中每杀死一名鬼子,川军至少要付出十人的代价!

激战了一夜,随着天色渐渐亮起,形势对川军更为不利。

晨雾弥漫的江面上,庞大的日军军舰依稀可见。迷雾中不时飞出一团团巨大的火球,带着尖利的怪啸声砸在城头。

安庆城在炮火中颤抖,城墙上被炸开一块块新的缺口,成群结队的日军叫嚣着向缺口方向涌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