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过的岁月 第一卷 第一章 新兵是怎么样炼成的 第四章 “逃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9.html


后来在与母亲的通话当中了解到,父亲的这个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本来,父亲到附近的医院去检查的时候是被该院误诊了,现在爸爸已经转到了市里对肾病比较权威的中医院做了详细检查,确诊为尿毒症晚期。从病发到今天,爸爸已经在ICU(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三天。而我的年老的爷爷因为父亲的住院抢救,在家没人照料,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被妈妈送到了养老院。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营区的跑道上,脑袋里不断浮现出父亲的身影,从小到大的记忆不断出现在脑海里。我不能接受这残酷的事实,眼里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一个接近疯狂的想法慢慢浮现在我脑海里。

“现在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不能在这样下去,我必须回去、回去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想到这,我迅速的朝连部迅速走去。

正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几个连队主官正在针对我现在的问题展开了讨论。连长是司令部直属警卫连出生。“我认为现在这个战士的心理一定有思想上一定有问题,一个18岁的青年刚入家里就出现这样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有心理压力。所以我们作为连队主官必须要对这个战友做个心理摸底。然后我们在看怎么解决吧”

“新兵入伍以来都只是接受了身体素质训练和传统的军事训练,在思想和政治上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认识和,我觉得在下一步的工作应该适当开展这方面的教育”。指导员接着连长的话继续说着。

最后连队干部决定让指导员对我先进行思想摸底,然后再决定工作的安排。可谁知道指导员还没找我谈话,我就已经做了一件差点毁了我军旅生涯甚至是一生遗憾的事情。

吃了晚饭,做完了每天日常的身体素质训练,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班里,无聊的等待着洗漱号声。脑袋不断的想着今天晚上的计划……..

终于吹响了熄灯号,拿出身上带的电子表,把闹铃时间调到了半夜1点半。凌晨1点半是人一天里最困乏的时候,这时候人基本没有防备的心理。这时候我悄悄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眼睛盯着班长的床。观察了2分钟,我发觉班长是真的睡着了。我悄悄的下了床假装睡眼朦胧要去洗手间的样子,慢慢的朝洗手间走去。路过连队门口的时候发现连值班岗的战友竟然睡着了,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啊。

慢慢的我溜到了2楼的最后的一房间,这个房间一直都是空着的,房间外有一条水管是直接连接连部和食堂的。侧身从窗户翻了出去,我双手抓着水管慢慢的往下划。这时候我心理非常的紧张,生怕有人知道。看了下手表已经是1点40分了。顾不得喘气,直接跳下了炊事班的房顶来到了训练场贴着墙边来到了山边。这时候,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算是体现出来了,双手用力向上一拉整个人迅速消失在山里。上了山沿着山路我一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跑不动了,找了颗树我坐了下来。人经过剧烈运动衣坐下来都会感到窒息。靠在树旁大约坐了10分钟,感觉体力恢复了点,我又朝山上走去。一步三晃我爬上了山顶,俯视着我呆了一个月的部队,眼里开始湿润。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了下来,想起了这段时间陪伴我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想起班长一个月来对我们的“种种恶行”。这一个月来点点滴滴从我脑海中慢慢掠过。

这时候,我响起我的父亲,那个还躺在医院的父亲。这时候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心理想到既然已经跑了出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想办法回趟家,回去看看为了我们家操了一辈子心的父亲。想到这,我毅然迈出了脚步朝下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此时,天已经微亮。大概是5点半左右,最先发现我不在的我的老乡刘正。

“哎,张晋,程挚那小子跑哪里去了 ,今天早上怎么没看到他出来叠被子啊?”

“我不知道啊,我刚起来的时候我看他床上没人啊。我以为他出来了呢”

张晋看着刘正莫名其妙的说着。

“不对啊,我刚去洗漱的时候也没看到他,不知道这小子跑哪去了。”

刘正这时候也正莫名其妙的。这时候出早操哨声响起,这两个家伙也停下手上的活赶紧的跑了出去。

集合的速度是比原来快了不少,3分钟时间全连集合完毕。

这时候班长也发现我不见了,向刘正问道。

“怎么回事,程挚跑哪去了?”

“报告班长,我不知道,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没看他。”

刘正老老实实的回到。班长这时也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简单吩咐了五班长两句朝了连部大步走去。

五班长带着部队慢跑在部队的营区。班长这时已经来到了连部,正在和指导员汇报我不见了的消息。

“指导员,你怎么看这事。”

指导员坐在办公桌前沉思者,过了几分钟,猛的抬起头对班长问道。

“程挚这段时间的思想动态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应该没有啊,但是他这一周的训练比每个人都要认真,原来要教半天的动作,他很快就能掌握了。”

班长绞尽脑汁的想着,但却没有想到哪里出现了问题。

指导员这时叹着气慢慢说道:“事情是这样程挚的家里出现了问题,我破例让程挚与他母亲联系了一次。估计他是不想让我们看出他有什么想法,看来他这是早有预谋啊。”

“指导员,那你看这事我们怎么处理,是上报营部还是怎么样啊!”

“这样,你现在把手头上的工作全都交给五班长,这段时间让五班长帮你训练,你马上沿着后山这条路去找一下,我估计不错的话他现在应该不会跑的太远。”

“是,我马上去办”

“等一下,这个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你在后山没有找到他的话马上坐最快的班车到L市,和程挚的母亲联系。但是不要告诉他母亲程挚私自离队的事情。”

“是”班长带着任务出了连部。回到班里拿上了必要东西就匆匆出发了!

这时候我已经下了山,带着为数不多的钱往车站赶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