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俘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萧佑素看着机关车越追越近,不得已玩起了捉迷藏,一会儿窜上小坡,一会儿钻进树林,幽冥鬼骑倒也诡异,速度奇快不说,腾挪跳跃也是敏捷之极。

好在方啸驾车技术了得,这一段路程还算平坦,总算没有追丢。可前面不远处出现一处密林,看起来延绵不绝,若是被其窜入其中,雷鸣车驾驶不便,莫要被其逃了。

萧佑素看到前方出现的一处森林,心中一喜,只要逃进此处,凭借幽冥鬼骑,还是可以逃出生天的。于是一夹马腹,直往密林处奔去。

“方将军,快追上去。”周侗一下子站在副座上,提起大枪。方啸一拉油门,瞬间速度被提至最大,直直的追了上去,眼看越来越近,可萧佑丹已经到了密林的边缘。

周侗深吸口气,一把将大枪举在手中,对着前方萧佑素大喝一声:“辽狗,看枪。”

两米五的大枪,重逾十五公斤,被周侗象标枪一样,大力掷出,大枪带着呼呼风声如闪电般扑向萧佑素。萧佑素转过头看着大枪居然被当作标枪投掷,还如此凌厉,心中骇然,急欲闪避。可忽然觉得屁股下面一滑,幽冥鬼骑仿佛被拌了一下,滚倒在地,萧佑素也被摔了个七晕八素,晃晃晕沉的脑袋爬起来只看见自己的幽冥鬼骑,被大枪从粪门处捅了进去,枪尖从口中钻了出来。

幽冥鬼骑虽生命力强悍,但遭受了如此重大的打击,幽怨而又不甘的看着萧佑素,几下颤抖之后,化成一股黑烟消散不见。

萧佑素挣扎着站起来,却看到一把黝黑的厚背大刀贴在自己脖颈处,刀柄在那冷酷的宋将车手手中。

“干得漂亮,周将军,把他给我带回来。”项阳在指挥大厅内向周侗命令道,今日总算有所收获。

“是,王爷。”周侗放下通话器,解开安全扣,从雷鸣车上走了下来,到萧佑素面前冷酷道:“萧将军,走吧,我家王爷有请。”

萧佑素虽被擒,可仍有不甘道:“尔等徒仗器械犀利尔,非好汉所为。”

周侗轻蔑的看了萧佑素一眼:“败军之将,何足言勇,便是放手一搏,尔也非本将敌手。”

萧佑素憋红了脸想要反驳,可事实却是自己技差一筹,但还嘴硬道:“哼,今日素虽被擒,可我大辽有百万控弦之士,且猛将如云,如今我朝陛下又得国师巴顿大人辅佐,尔宋若不向我大辽称臣,终有一日,我朝陛下定会放马中原。”

“这些话,你留着跟我们王爷说吧。本将只知道,大宋有王爷和官家在,何人想染指我大宋,都得付出代价。再说,就算你们不来,本将还想取回燕云呢。”周侗向萧佑素一瞥道,从车里拿出绳子扔给方啸道:“方将军,捆了他,咱们回去见王爷。”

紫金书院,指挥大厅内,赵顼仿佛看了一场精彩的演出一般,观看了项阳指挥作战的全过程,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位大宋陛下的心情那就是震撼,包括此刻侍立在旁的御内班直统领杨士芳,杨士芳比赵顼更了解战争,项阳指挥的这场战斗颠覆了传统的作战理念,第一次看到这种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斗,还有些转不过弯来。但即便如此,所有人都知道,军事变革即将开始,大宋的军队在诸葛王爷的带领下,将横扫天下,一改宋军懦弱无能的形象。

赵顼抚掌向项阳赞道:“御弟此战,当真令朕大开眼界。有御弟在,朕的江山无忧矣。”

项阳却不象赵顼如此乐观,那素未谋面的巴顿,神秘的魔法,若不是有牵挂的人在此,项阳都想卷了钱财跑路,回二十一世纪享福去了。不过想是这样想,嘴里却说着没营养的话道:“哪里哪里,全托陛下洪福齐天,臣弟才略有小胜。”

赵顼摆摆手道:“御弟还来这套,跟朕打马虎眼,朕又不是昏君,嫉贤妒能,喜欢听那等阿谀之词。”

项阳心中奸笑,面孔上却装出一付悲痛的模样道:“陛下乃千古明君,那就一定不会赖了臣弟的钱财。我算算看这仗的消费,四架天鹰无人机,六十万一套,二百四十万,一架捕食者无人机,一百二十万,加起来三百六十万,还有几套金属风暴和雷鸣车,就算个整数四百万吧,四百万可以买两百套全身凯夫拉服,按照上次拍卖的是十万贯一套,十万乘以两百.............。”

赵顼听得冷汗直冒,忽然看见几个士兵押解着披头散发失魂落魄的乐安郡王赵頵,大喝一声:“好哇,赵頵,朕待你不薄,你居然联合辽人谋害朕的性命。今日若不是王爷在此,朕险些遭了尔等毒手。来人,给我将这厮捆了,押了去见太皇太后。”

赵顼向杨士芳一使颜色,杨士芳会意,上前押起赵頵向门外走去。

赵顼面色一正向项阳道:“御弟,朕有家事需要处理,就不打扰御弟善后了,就此告辞。”说完,慌不迭的跟杨士芳向门外走去。

项阳撇了撇嘴对着赵顼的背影喊道:“陛下,你要不还钱,云萝郡主就押在臣弟这儿,啥时候还钱了,啥时候臣弟再将郡主还给陛下。”

赵顼踉跄了一下,心中暗喜,阿弥陀佛,两千万贯呐,御弟本事是不错,只是这花费也实在高了些。云萝郡主,御弟你喜欢就收着吧,女儿家,本就是赔钱货,如今还能赚钱,何乐而不为,还省了宫里一桩开销。

赵顼扳了手指头算道,唔,朕还有几个堂妹,十四娘还小,十一娘该到了及笄之年了,模样儿也不错,改天叫过来跟御弟勾搭勾搭,说不定还能剩下一笔军费开销。

项阳看着赵顼落荒而逃,心中不由偷笑,这古人倒是好骗,若是被赵顼知道,他随便那些锅碗瓢盆出来都能换下百十辆雷鸣车,不知作何感想。

“报,周将军他们回来了,还押了个囚犯。”卫兵在指挥大厅门口喊道。

“快请进来。”项阳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周侗和方啸从门口进来,啪一抱拳道:“轻骑车队,幸不辱命,辽将萧佑素带到。”

项阳微笑着摆摆手道:“两位辛苦了,先到边上休息休息。”

项阳看着这位辽将萧佑素一进来就好奇的四处打量,这座颇具现代化气息的指挥大厅令萧佑素心中大震。

项阳不急,等他看够了,便微笑问道:“你是萧佑素?看了有何感想?”

萧佑素叹了口气道:“你便是诸葛王爷?果然非同凡人,这里的一切,巧夺天工,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话一说完,随即萧佑素却又转了口风抬头盯着项阳道:“不过虽然诸葛王爷学究天人,可我大辽的巴顿国师也非一般人物,其魔法精妙,想必王爷已有所见,若是我等准备充分,今日一战,素未必会输。”

项阳摇摇头道:“败了便是败了,难道将军还想再来一次。打仗不是过家家,既然将军已是天机的阶下之囚,不知可愿回答本王几个问题?”

萧佑素抬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素乃辽国子民,自幼深受皇恩,若是王爷想要打探我朝机密,还是免开尊口的好。”

哈,碰到个硬骨头?要不要来点满清十大酷刑,项阳正为难时。方啸从旁站出来道:“王爷,请将此人交给末将,末将保证一个时辰之后,王爷问什么,他答什么。”

“哦,想不到方将军对逼供还很在行。也好,不过别弄残废了。”项阳颇为惊异。

方啸一抱拳道:“放心王爷,保证一根汗毛不少。还请王爷给末将准备一间静室。”

“准了,你去吧,本王等着。”项阳指着边上一间房间道。

砰的一声,小门关上,一阵异常响声之后,忽然从屋内传来杀猪一般的叫声,令人听闻不寒而栗。

项阳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是方啸手法精妙还是那萧佑素外表强悍,其实是银样蜡枪头啊?

(最新更新在幻剑: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83/852/index.ht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