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幽冥鬼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项阳从操控台前站起来,走到指挥台前,拿起通话器道:“无人机分队,2号捕食者到达目标上空了没?”

“回王爷,即将到达,马上开始视频信息。”文慧在通话器里回道。

大屏幕一阵闪烁,战场信息又传回控制大厅。

萧佑素没想到,那位传说中的诸葛天机,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飞行机关,看来国师大人说得没错,大宋的诸葛王爷将是辽国的劲敌。看到飞行机关袭来时,萧佑素毫不犹豫的跳离了飞行恶鬼。

几百米的高空,若是直挺挺摔下去,那是必死无疑,若是自己的法力还在,还可以施展漂浮术,可惜为了大哥缴获的那一大坨东西,自己几乎耗尽了法力。

不得已之下,只好捏碎了骨杖顶端的魔法晶石,骨杖来之不易,除了可以提升魔法威力外,魔法晶石还可以储存魔力,可要瞬间提升魔力,只有捏碎魔晶石一途。

魔法杖在空中化为一丝黑气,萧佑素感觉一股强大的魔力涌入身体,瞬间补满了一半的魔力,萧佑素急忙对自己施展了漂浮术。

老师上物理课说,一团棉花和一块铁球,同样高度?哪个先落地?正确答案一般是同时落地,不过那是在不考虑空气阻力的情况下。

拿一张纸和一块铁皮,你同样高度往下仍试试,说同时落地的绝对读书读傻了。项阳从大屏幕上正好看到目标象一张纸片一样,忽悠忽悠的在空中飘落。

下面等待的周侗等人,已经拿起诸葛连弩对准了飘落的萧佑素,若是进入了射程,萧佑素绝对会变成刺猬。

项阳赶紧拿起通话器命令道:“周将军,目标活捉,重复一遍,活捉。”

这么古怪的事情,那李秉常跟着巴顿啥都没学会。正好有个送上门来的家伙可以拿来研究研究,光那个给物体减重的魔法就用处很大啊,正好还能了解了解辽国现在的状况。

“素弟。”萧佑丹闪过无人机爆炸的火光,看见萧佑素飘落在地,被宋军团团围住,急切的想要俯冲下来救援,却被一阵箭雨射得差点滚下来。

萧佑素看着大哥在箭雨中左突右闪,急忙扯着嗓子喊道:“大哥,速回上京,勿忘使命,小弟性命,微不足道。”

萧佑丹看实在冲不下去,便拉住缰绳,骑着巨型蝙蝠悬停在半空大声喊道:“下面的宋军听着,若敢对我素弟不利,佑丹定会率大军前来,踏平开封。”

周侗在下面听了冷笑一声,哼,败军之将,何足言勇。取出追月弩,对着空中的萧佑丹就是一箭,萧佑丹忙一拉缰绳侧过身,追月三棱箭从巨型蝙蝠的肉翅穿过,洒落几滴黑血。蝙蝠一阵狂扑,萧佑丹紧拉缰绳,方才稳定住躁动的飞行恶鬼,只是受伤之后,飞行有些呆滞。

看着萧佑素向自己直挥手,萧佑素只得恨恨的大喝一声:“走。”带着剩余不足十人,向着北方飞去。

萧佑素看着包围上来的宋军,却是怡然不惧,抽出一付镔铁双钩,向着走过来的周侗问道:“本将乃大辽魏王麾下定南将军萧佑素也,来将通名。”

周侗挥手制止了包围上前的士兵,一抖大枪,朗声道:“大宋平等王麾下轻骑车兵百人队,队长周侗是也。”

“一小队长,敢拦我定南将军的路,找死。”萧佑素大喝一声,挥舞着双钩就攻了上来。

“哼,便是平等王麾下的一名小兵,也强你辽狗大将百倍。”周侗大枪一抬,脚跟猛一跺地,人便如离弦之箭,直冲萧佑素。

大辽的萧家,萧佑素从小便是作为武将培养的,而萧佑丹是作为宰相之才来培养的,所以萧佑素的武艺比起大哥来那是出色了许多。居然能跟周侗有攻有守,一对镔铁双钩,舞得水泼不进,看起来颇具声势。

只是却不知此刻萧佑素心中大惊,萧佑素在大辽可以说是皇族无敌,便是整个大辽军中,武艺也能排入前三。这一个百人队长,居然还能跟自己打得有声有色,而且看起来还颇有后劲,那一杆大枪使起来神出鬼没,又兼势大力沉,每一枪都得全力应付。萧佑素本想趁其不备,绑架了眼前此人,好挟持他让这些宋军让开道路,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难道真的要出最后一招吗。

“周将军,王爷有令,让我们速战速决,需要方啸帮忙么?”方啸走过来问周侗道。

看着方啸走过来的步伐气势,萧佑素更是骇然,还有高手?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不用,且看我拿下此人。”周侗一边进攻一边回道。

刚才试出此人武艺不弱,只是比起自己来还是有些差距,抛弃了乱七八糟的招式,周侗简简单单的将大枪抡了个大圆收到背后有一枪刺出,不再枪头攒动,而是拧成一条直线,似慢实快,枪尖居然发出一阵雷暴之声,萧佑素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法抵挡的感觉。一咬牙,只得将镔铁双钩护住面门,双足牢牢站立。

枪钩相交,萧佑素忽然感觉一股大力从枪尖传来,还连绵不绝,如滔天大浪,如何能挡?

这厮刚才居然没有出全力,萧佑素被连续大力冲击,双足在地上划出一道沟壕,心中气血翻腾,大骇之下,急忙扔掉兵器,一个翻身,躲开锋芒,镔铁双钩落地时,以碎成铁片。

周侗收枪抚摸着这杆碳素纤维大枪,心中感叹,好在有王爷赐下的这柄宝枪,若是以前用得那敢白蜡大枪,使出这招惊雷破天,怕是自己的枪也会和那辽将的镔铁双钩一样的下场。

萧佑素半跪在地上,猛咳几声,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看上去倒有几分狰狞。

“果然好枪法,败在你手里,不冤。”萧佑素咳嗽着擦干嘴角的血迹道。

“还不束手就擒,等候王爷发落。”周侗将大枪收置身后指着萧佑素道。

萧佑素哈哈笑了几声,慢慢的站立起来,眼中异光连连,颇有些玩味的向周侗道:“这位周将军,单凭武艺,佑素不如你,可要想抓住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哼,那我倒想试试。”周侗冷哼一声,将大枪提置身前作夜叉探海式。

却只见萧佑素从怀中摸出一件黑乎乎的物什,然后抽出匕首,剁下自己一根小指,萧佑素倒也颇为硬气,虽然疼得浑身颤抖,冷汗直冒,居然一声不吭。

“这人怎么了,打不过也不用自残啊?咱又不虐待俘虏,犯得上么?”项阳看着疼得弯下了腰的萧佑素奇道。

“师傅,这个人一定用的是身祭。国师曾说过,亡灵傀儡术,有血祭、身祭和魂祭几种,那人的傀儡快要成型了。”李秉常指着屏幕上的萧佑素说道。

那黑乎乎的物什居然动了起来,成了一匹马的模样,只是额头生了双角,一口将小指咬了下去。

“啊,你怎么不早说。”项阳拍了下李秉常的脑袋,傀儡的厉害项阳是深有体会,赶紧拿起通话器命令道:“周将军,注意,你们即将面对的可能是死灵傀儡,赶紧攻击,不要让傀儡成型。”

可惜项阳此刻的提醒已经晚了。

忽然,小黑马散去,瞬间在萧佑素身前形成一股浓厚的黑烟,将萧佑素的身体全部包裹一起,不见身形。

周侗赶紧捂住鼻子挥手让众人退后,防止黑烟有毒。可眼前的黑烟却很诡异的凝而不散,浓厚得如同墨汁一般,最后凝结在了一起。

浓烟散去,一匹高大威猛的黑马站立其中,四蹄健壮,额生双角,本是眼珠的位置却是空洞的两点火焰不停跳跃,黑马在那里不停的刨着弟,鼻孔里呼哧呼哧,瞪着两颗鬼火般的眼睛盯着众人,仿佛要扑上来一般。

萧佑素坐在马上,捂住小指端口处,看着周侗冷笑道:“此乃我大辽国师赐下的幽冥鬼骑,凶若猛虎,快如疾风。将军今日所赐,本将日后定会一一讨回。”

萧佑素一夹马腹,幽冥鬼骑双蹄直立,长嘶一声,其声如九幽中传出一般,传到士兵的耳朵里仿佛直透灵魂深处,握着兵器的手也不停颤抖。

幽冥鬼骑载着萧佑素高高跃起,踢翻几个拦在面前的雷鸣车,往北奔去。

“哼,你逃得了么?”周侗收枪奔向最近的一辆雷鸣车,方啸抢先一步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发动引擎。

“哼,你追得到么?”萧佑素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倒想试试看。”周侗坐到雷鸣车上,方啸一把油门转到最大,长江750C的澎湃动力将周侗一下子打在了座椅上,周侗赶紧坐好。

方啸驾驶着雷鸣车紧跟在幽冥鬼骑身后,长江750C的优越性能此刻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幽冥鬼骑这种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生物虽然比起世间大多数骏马都要彪悍得多,可四个蹄子的东西毕竟比不过轮子。

萧佑素看着后面那位周将军居然能够越追越近,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的车能够自己行走不说,速度还如此快法,当真匪夷所思。萧佑素本以为得了国师真传,除了国师以为已是世间无敌,谁知今日在此连连吃瘪,难怪国师说大宋的诸葛王爷不可小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