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我在服役期间,共参加大型演习2次,3次外训。从新兵到老连队后,军营生活就是显得格外有规律,伙食也比新兵教导队里强一些,也有了更多闲余的时光看看书,弹弹吉他,打打球之类的自我分配时间。其它的事基本都不用人去操心,相对我来说,这种生活方式还是很滋润的。

但是离开了连队,外出演习和训练,一切规律就被打破了,吃,穿,住,行什么都要操心,还要完成部队下达的军事任务,这也是最考验人的时候。

对某些兵种的连队来说,即使是外训、演习,兵也不需要去考虑这些问题,但对于我所学习的通讯军事专业来说,就面临着这样的诸多问题,和侦查兵野外生存很是相似。

话说某次外训,我所在的班被打散了,在这里我要啰嗦的介绍一下自己。连队带兵是有学问的,不好管,不听话的,就要为他们找个好班长。我的班长是有9年兵龄的老兵,要转志愿兵了,很老实很本分,军事技术也过硬。他那年回家相亲去,可能正因为他不在,我们班就给打散了。我到了4班,4班班长和我同年兵,外加他的一个安徽老乡小A也是同龄兵,我的一个湖北老乡小B,再带了一个新兵,司机也是同龄兵是河南的,说起来也算是我老乡。可能是对我们不放心,放我们出去的时候连队安排技师跟车,技师是刚转志愿兵,说是到各班检查机器,但我根本不信。我不知道4班长对此有什么想法。放飞之前,领了一周的米和菜金(50多元)。

放飞了,我们按部署进入了溧阳市,哈哈,挺照顾我们的,有技师在,又是进驻城市,围着小城转了一圈,看见了一座工厂——溧阳纺织厂,老天惠顾啊,地形地貌都不错,技师的观点就在此地设站。技师怕单独进入交涉有困难,商量了一下,决定班长,我和技师一同前往他们厂部。

真是上天惠顾啊,我们的运气咋这么好!接待我们的厂党委书记听了我们的来意,先没说什么,我们还以为他有难处,没想到他拿出了他转业证,某部旅的旅级干部转业的,按当时转业政策,进入地方加一级,那也是正团副师啊,啪!我们一起敬了一个军礼。“首长好!”

接下来,问我们有什么难处,站点设置地方,技师心里有点虚,没有答上来。还是书记说:“你们自己到厂区勘查一下,看设置哪里合适。另外,给你们每个人每天补助5元钱。”天啊,5元钱补助,什么概念啊,我们一天的伙食费2元2角。

技师真是个笨鸟,围着厂区转一圈,班长和我的意见是将站设置到厂区宿舍大楼上,他硬是在厂区背后的荒地里架设站点,无语也没撤。车子在烈日下晒太阳,车内温度都有50多度。第一天值班就不好安排人,他技师是想不到这些的,可怜的班长和新兵。哦,说到新兵,这个班的新兵还听话,不然怎么会给他4班带。随队的一只56冲锋枪,每天就交给他了,我们几个是不愿意碰这玩意的,枪油又多,又麻烦。训练结束枪油都蹭干净了,枪身黝黑带着瓦蓝色的反光,新兵的作训服可以当迷彩服穿了。(我们那时作训服是单绿色的)我和其它几个人去安排整理住宿的地方,就在厂宿舍大楼。爽啊!!!

晚上,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纺织厂的团委知道我们到来了,当晚为我们安排了联谊会,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技师是我们连的团支部书记,只有接招。在厂食堂大厅里,我们6个人规规矩矩坐在一张桌子边,新兵留守没来。面对我们的是几百名年轻女工。女工们嘻嘻哈哈,确不敢近前。联谊会以厂团委书记首先讲话开始,也是个年轻女同志,讲什么都忘了,反正都是欢迎之类的话,随后是一位娇巧的女工主持,并唱歌。我们却失去了连队拼唱歌的勇气,技师不首先发话,我们也就干坐着,除了我的小老乡,虽是同年兵但他年纪最小,很是兴奋,满面桃花开,眼睛都没了。

尴尬的局面让对方团委书记很着急,一直是他们自演自唱,终于,她憋不住了,发起了总攻,抢过主持人话筒,宣布跳集体舞,让女工们来“请”我们上台。我的个妈呀,这一“请”,不得了啊,百十来人冲向我们,我就看见我们的技师,“唰”的一下,钻到桌子下面去了。面对如此景象,我是实在过意不去,也觉得很丢军人的脸,我不知道其它人怎么想,除了我的小老乡小B,他真不知道该牵谁的手,他半点推辞的动作都没有,即使是他上去以后不会跳,抓住的手也就没松开过。我和班长都是从省城当兵的,这让我们很轻易混过了过去,舞曲完了,回头看见几位女工还在捞桌子下面的技师。

我直接走到主持人身边,拿起了话筒,说的什么话,现在是记不起来了,表达了军民鱼水情深,建设祖国,保家卫国之类的内容吧?最后,我献上了一首歌,好像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有了我的开头,沉闷的会场有了点气氛。除了技师都上台来表演了节目,小B表演的最多,又是歌又是诗朗诵,真他-妈活跃。也就是在这场联谊会上我结识了三位朋友,不过都是男轻工,其中2位都是退伍兵,一位他自己说上过老山轮战。

就餐是在厂食堂为我们安排的小灶,那是为厂里营销会客,招待上级领导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吃到江南小吃“狮子头”,3菜一汤,一人一份。根本吃不完。第一次享受到这么“奢华”的待遇,心理还真不是什么滋味,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技师是没有这个口福了,第二天,他就到别的站去了,我也不需要和他商量什么了,通讯站的位置重新设置,班长和我的意见是一致,管他个球。

在我不值班的时间里,我一个人来到了食堂,师傅们看着我,我首先敬个礼,说部队安排我来帮厨。从他们的眼神里似乎还很狐疑,你能帮什么?我看见菜板上还有一些切片的芦笋,我当时就卷起袖子拿起了菜刀,啪啪,就切起来了,几个师傅一下就围过来了,从狐疑到惊异的眼神,我知道他们是对我的刀工技术是肯定的,几大盆生菜就搞定了。

在这三天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那是滋润着了!吃,住不愁,晚上,年轻的女工和我们年轻的战士一起弹吉他唱歌,谈理想。嚯嚯,还有的压马路。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滋润的日子一晃就过去了,我们要转移站点了。这次去的地方可就没有这般待遇了。站点位置离溧阳市有20多公里,离一小镇不远。有了这次经验,班长以为还能碰到好事,哪有天下的好事都让你一人碰到。他带着车找来找去,也找到一工厂,可惜是一家倒闭的镇办工厂,厂区荒草丛生,破败不堪。傻眼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下车去找吃的地方,他们就地设站。在厂区附近,我找到一妇女,问清楚了周边环境。向她借灶台。她告诉我,厂区里有废弃的灶台,可以做饭,离此不远有个集市可以买菜。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吃不愁了,睡觉可以睡在车上,车停到树荫下,这好解决。菜金不多,必须节约着用,集市上我用了2角钱买了螺丝肉,4角钱买了青椒,厂区傍边有个野塘,不值班的去钓小龙虾,搞了一桶。一天的伙食2个荤菜也还是有滋有味。晚上终于可以去了解周边情况了,进了镇子,才知道这里还有工厂正在生产,唉!真不知道他怎么带路的。他的老乡小A是一味的埋怨,想溧阳啊。班长就商量是否回溧阳一趟?我不好说什么,车是不能动的,回去也有办法,但留守人员怎么办?他们一听我有办法回溧阳,都很兴奋,对于新兵的处境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但班长决定回溧阳一趟,我知道他在抱着侥幸的心态,反正时间很短,不会出事。

第二天我们为回溧阳早早作准备,黄昏时分,我带上小A几个人,来到正在生产作业的工厂,我要向他们借自行车。没想到的问题来了,我一开口,遇见的这个人听不懂,对方明明讲的汉语,一开口,我也蒙了,一句也听不懂。我自信我的八一话还是挺标准的,汉语对汉语竟然讲不通。连比划带动作,对方终于明白了,帮我们找了5辆自行车。一路夜行狂奔,20多公里的路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溧阳,但我看得出来班长忧心忡忡,真是自找的。对了一下时间,要求不能超过半小时,各自行动了。我不知道我回溧阳干什么,要干什么?

想想去找那位自称从老山前线回来的退伍老兵吧。他在他表妹的租房里休息,每天去表妹那里混饭吃。不知道是真表妹还是假表妹。不过,我对他表妹是印象挺好,虽然长像很普通,但年纪轻轻就独自创业,让我对她印象不凡。那时的独自创业,就是个体户。她是一个农民,自费读了一个服装专业的中专,就到溧阳开了一家裁缝店。看得出,她很拼命,背有点驼了。为了自己的理想,她休息的时间应该不是很多。那天,我陪着这位姑娘一起在小城里散了一会步,为她买了一个冰棍。估计,我是第一个陪她散步的异性,第一个给她献殷勤的男人。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傻兵,我是不记得她的名字了,只能在这里祝福她事业竞成,生活美满。

半个小时,就只能做这点事了,回去时也是一路狂奔。还好,人没事,枪没事,机器也没事。此次外训就在这里结束了,我们连队集结回驻地了,我们班把剩余的菜金分了,米卖了也分了。其它班,就没有这么好运,有几个班是将菜金和米换了饼干,啃了5天的饼干真够心酸的,回连队首先想到的炊事班问吃的。有的班小日子也过得很滋润,回来我们就对着吹啊,你分了多少钱,我余了多少钱。

哈哈,对我来说,我希望外训、演习的日子多些,每次外训,演习,我的日子过得比在连队还滋润。

================================================================================================

还记得你当年的战友吗?。为迎接八一建军节的到来,欢迎参加蓝顿豪爵杯“我的战友”军旅征文,将你和战友的酸甜苦乐一并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有主题精制军表等你拿哦。

点击查看详情

陆军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本次活动由广州蓝顿豪爵钟表有限公司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报军表类产品独家运营商,中国最专业军表品牌-蓝顿豪爵军表官网

咨询热线:400-883-8181

官网地址:http://www.1927-81.com/zh-CN/index.html

本文内容于 8/4/2010 2:49:49 PM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