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婷,中国的紧急避孕药得罪了谁

两周不到的时间全国的网络媒体上一篇《毓婷,究竟还要造就多少宫外孕?》的文章被以天文数字的转载量热炒。毓婷是国内一个已经使用了快二十年的紧急避孕药品的名字。文章主要罗列了该药品会导致宫外孕的一些证据与分析。

本人大学毕业4年在一家市级的计划生育服务站工作。毓婷是我工作中常常接触的产品。每个月初我们从上级部门领到这种药品,然后在按计划发放给我们辖区的育龄妇女。2008年不幸是我也发生了宫外孕,大出血,倒在家中。好在当时旁边有人,医院不远。才得到及时抢救,否则家人险些与我天人相隔。所以根据我个人的职业敏感度和亲身经历,立刻对这个话题立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国内的医疗卫生行业总在给国人意外的震惊和刺激。一开始,我也是抱着寻求新的感官刺激顺便进一步认识医药行业新花招的心态去关注这个信息的。可是读下去,却意外地品到了其它的滋味。通篇读完,按照该文作者的逻辑,可以得到以下的结果。

中国的紧急避孕药吃了可能没用,16-17%的人还会得宫外孕。可知,在中国就有十多个正规厂家正在生产和销售这类药物。文章中指出的不是该药品生产质量问题,而是药品本身成分的作用机理决定的。那么,先不说服药后没用的部分。仅仅关注宫外孕,我们就会被结果震撼。按照媒体公开的该品牌的避孕药销量8000多万盒计算,中国一年仅因服用该避孕药而发生的宫外孕病例就不只1000万例。而中国一年平安诞生的孩子才1500多万。宫外孕比例之高,实在令人结舌。按照宫外孕发生比例来看,宫外孕之患猛于车祸,生产能够导致宫外孕的避孕药之人早该拉出去毙了。而那些正规的批准文号是怎么拿下来的呢?这么大个漏子,难道药监局的人看不到吗?怎么十多年了都没人管呢?

外国人不吃紧急避孕药。文章指出,在国外此类药品必须得到医生处方才能买到,甚至日本人都不许销售。那么,简直太佩服他们了。以前一直以为在某些问题上他们远比内地更为开放随意。如果该文作者所述为实,老外们要么从进入青春期就开始见天儿吃长效避孕药度日,要么就是严格进行带套作业坚决不越雷池半步。否则,就不会出现人口负增长了。

因为生产这个毓婷的厂商每年生产并且销售了大量的避孕药,因为这款避孕药的知名度高,那么就可以认定,国内滥用避孕药或者不正确使用避孕药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好的,前些天我们家属楼有位饕客吃多了海鲜得了痛风,就应该去找卖海鲜的赔偿医药费了。谁让你卖海鲜,你不卖,你不吆喝,我就不会买海鲜吃了,也就不会痛风了。

以上论断显然都是不现实的,不可能出现在真实世界。那么一定是推演的方法,或者文章带给我们的数据和信息不对。其中对于所谓专家的出身、姓名描述模糊。列举的调查数据基数也少得可怜。观其文,如同一群绵羊团团围住路人哭诉被人宰割的痛苦,可不经意间总流露出嘴角那一抹刚吃过肥肉留下的油星,还有两腿间夹着的狐狸尾巴。

看过了这些,我不禁深思。那紧急避孕药对也罢,错也罢,留给国家有关部门去考证。可是,二十年后他们究竟为什么遭到高手的突然阻击?他们究竟得罪了谁?普通的群众没有这份财力与整齐划一的组织力量;国家机器要干预也没有必要绕这么大个圈子;国内同行也不可能,矛头指的是整个产业,帽子带上了谁也没好处啊?

某媒体的报道终于使这件事漏出了微妙的端倪。讲完了中国紧急避孕药的诸多“不好”,迫不及待的就搬出外资同类产品的软广告。差别说得很明白:外国的好,外国的规范,且是外国的医药机构认可了的。

我跑到楼下药店看看左右无熟人,红着脸问了一下。那些外国的,有洋文说明书的果然最近突然卖得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