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三卷 海心之旅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旗急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旗急信

无双与飞凤、兰亭、公主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天山天池。

无双道:“听闻天山天池的池水乃是仙露所凝,常引得仙女下凡沐浴,青春不老,是不是真的,飞凤姐姐?”

飞凤笑道:“那是世人胡传而已,哪有这回事?我天天在天山,怎就见不着仙女下凡?”

无双又问:“那飞凤姐姐可曾在天池沐浴过?”

飞凤道:“还真未曾试过!”

“哎呀!”无双大为惋惜道,“那真是可惜!有机会去天山,飞凤姐姐一定要带我去天池沐浴仙露?”

兰亭笑道:“你不怕冻僵么?”

飞凤道:“天池之水四季常温,池面浮烟,不会冻的。”她这一说,无双更加向往,连公主、兰亭亦大有憧憬之意。

无双道:“虽然去不了天池,不过我们唐门后山也有一个凝脂潭。潭水柔滑如脂,可比太真浴过的华清池。我听太君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老太婆身体不爽,就在那潭水泡了三天,不但百病全好,连肌肤也回复十八岁般的青春细嫩。所以我小时候常常到那游玩。”

飞凤、兰亭、公主一听,登时双眼生光。能不能治病倒是其次,关键是可以滋润肌肤,那个少女不动心。

无双道:“反正离试剑之会还有数天,不如我们先去凝脂潭泡它三日?”

飞凤、兰亭、公主即时同意了,这时楚枫恰好走来,听她们说什么泡三日,连忙插口道:“去哪里?泡什么?我也泡!”

四人即时满脸绯红,飞凤一瞪凤目:“关你臭小子啥事?你掺和什么?我们要出去三日,你别跟来,也别寻来。闷着自找活儿干去!”

说完四人撇下楚枫,嘻嘻哈哈着去了,连精卫也跟着而去。楚枫一个人闷着,自是去寻唐拙把酒论剑。谁知唐拙一早已经有事出门,更加百无聊赖。

他独个儿饮了几杯闷酒,又想起妙玉,心中恼道:“无尘这个峨眉掌门真是无情,妙玉救了她,还要她面壁思过如此受罪!”

想起妙玉柔弱样子,那心一揪,一连喝了十几杯,即时酒意上头,把心一横:“哼!反正这里离峨眉不远,我索性去把这个峨眉掌门痛骂一番,消消气!”

刚站起,又想,这里离峨眉虽不远,少说也有三、五百里,怎去?不过他立即想到了火云驹和骕骦,嘿嘿而笑:我有千里马。

他果然来到了马棚,想解下火云驹,一想,不行,要是飞凤回来不见了火云马,那可不得了。于是解下骕骦,悄悄出了唐门,径朝峨眉飞马而去。

……

大漠,飞鹰堡前,一道身影闪至,是飞鹰。石堡大门依旧敞开着,飞鹰闪入,显然对飞鹰堡十分熟悉,一直来到了最顶层那个巨大的圆形平台处。

她抽出一封信,丢在平台上,转身离开。

“飞鹰!”

身后传来一声呼喊,是北堂傲的声音,北堂傲的身影亦出现在平台上,望着飞鹰。飞鹰没有回头,也没有停顿半刻,径直出了飞鹰堡,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

青城山,离峨眉山不过二百余里,同为蜀中两大门派。

青城山是道教发源地之一,被道家推为“第五洞天”。当年张道陵修道于鹤鸣山,以老子《道德经》为经典,创立“五斗米道”,又称“天师道”,张道陵被尊为天师,即张天师。后来张天师显道于青城山,并在青城山羽化成仙,于是青城山乃称为张天师的祖山。

天师道后来发展为正一教派,唐末全真道龙门派道士杜光庭至青城山传述上清道,言“上清天”比天师道之“太清境”更高,于是青城山天师道与上清道柔合,但仍自称天师道。

所以青城派掌门有时被尊称为天师,当然,这也需要有极高的道行。

青城山上,青平君正与其父青南天商议试剑之会的事情。

青南天问:“平君,试剑之会准备如何?”

青平君道:“已准备妥当,各门派精英弟子正赶来赴会!”

青南天点点头,道:“今次试剑之会是你们年轻弟子之会,我也不便出面,一切就交由你来处置!”

“爹放心,孩儿一定会借此机会显一显我们青城之威名!”

“嗯!我们韬光养晦多年,也不宜过分显露!”

“孩儿明白!孩儿有一事与爹商量!”

“何事?”

“我想将那面铜镜作为剑主之赠,这样更能招引天下人士赴会,爹以为如何?”

青南天沉吟道:“主意虽好,但这铜镜似有神奇之处,我想好好研究一翻!”

青平君胸有成竹道:“爹,当今有能力争夺剑主者,不外乎武当宋子都、峨眉妙玉、少林无戒、华山华杨飞、崆峒梅大小姐、恒山吕桓、东阿剑派谷阿、点苍派苍止雍、天山飞将军、谪仙子、姑苏慕容、浔阳南宫、庐江西门、唐门兄弟、以及丐帮伯叔敖。”

“妙玉如今被罚面壁,未必能来;飞将军是使枪的,唐门兄弟暗器见长,唐拙虽使得一手醉剑,也难争剑主;无戒是和尚,不会争剑主之名;伯叔敖现为丐帮帮主,恐怕不会参加今次试剑之会;”

“至于华杨飞,他本来就不是我对手,不足为虑;梅大小姐、吕桓、东谷阿、苍止雍等亦稍逊一些。”

“所以真正能争剑主之名,只有宋子都、谪仙子、慕容、南宫缺、西门伏,还有孩儿。论实力,宋子都胜算最大,听闻他太虚剑诀已经开始突破第八重,孩儿亦自认弗如。谪仙子剑法虽高,论内力难以相比;慕容紫隐神功虽厉害,却从未用剑,到底吃亏,且他素来不喜欢争名;南宫缺陷于情苦,沉溺消怠,难言斗志;倒是西门伏似乎一直深藏不露,难知虚实,不过估计亦非宋子都对手。”

青南天道:“按你说,今次剑主必属宋子都?”

青平君道:“没错!所以我跟宋子都商量过,我以铜镜为剑主之赠,如果他夺得剑主,答应会将铜镜奉还给我们?”

“哦?”

“宋子都发起今次试剑之会,也想把本次大会办得有声有色,以长其声名。”

青南天道:“平君,江湖上卧虎藏龙,你不可坐井观天。你至少看漏了一个人。”

“谁?”

“楚枫!”

“楚枫?”青平君不禁笑道,“爹,那小子武功进步再快,亦无法与宋子都相争!况且他如今还是武林公敌,未必敢来!”

“平君,你不要小看此人。他可以在回龙寺逃脱,又逃过天下武林截杀,接连有惊人之举,声威日响,已不在宋子都之下,必有过人之处。你与他有过节,务必小心在意!”

青平君一脸轻蔑道:“爹放心,楚枫根本不堪一击,他若敢来,孩儿必定让他瞧瞧青城掌剑之威!

说着一举右掌,竖成剑状,泛起一层青锋。

青南天没有再作声。

……

武当山上,宋子都正打算赶去青城,却忽然接到一封急信,是大旗门的求救急信,使他不得不思虑一番。

大旗门是北方一大门派,盘踞在燕云十六州,每州设一旗,所以大旗门又有燕云十六旗之称,统领着燕云十六州的江湖武林。

信是大旗门门主的亲笔所写,说魔神宗正密谋联合飞鹰堡灭杀大旗门,求宋子都马上出手相救。

大旗门虽然盘踞北方,却一直依附中原武林,现在探得魔神宗要灭杀自己,自是向武当求援,因为武当是现今武林盟主。

宋子都执着书信,有点踌躇:要是自己赶往大旗门相救,则不能参加试剑之会,这剑主之名自是落于他人之手。

正思索之间,蒙面道人出现在他身后,问:“子都,你还不赶去青城?”

宋子都道:“前辈,弟子刚收到大旗门急信,说魔神宗欲灭杀大旗门,希望武当马上援救!”

“你认为呢?”

宋子都道:“大旗门一向依附我们武林正道,武当身为武林盟主,要是不出手相救,是为不义!”

蒙面道人道:“子都,如今试剑在即,天下武林精英已经赶赴青城,以待剑主之出。魔神宗虽然要灭大旗门,也不是一两日能做到。你可以先夺剑主之名,然后乘机号令试剑精英相救大旗门,一举两得。”

宋子都一时沉默。

蒙面道人又道:“况且,就算大旗门被灭,也未必不为好事。大旗门被灭,更显魔神宗猖獗,天下武林更惧其威,到时你更容易号令天下,与之对抗。”

宋子都将信收入怀中,然后下了武当,向青城方向而去。或许魔神宗不可能在一两日之间就灭了大旗门,或许自己夺得剑主之名后,还有足够时间号令天下武林赶赴大旗门相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