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政府疑与森林公安勾结毁林建800座高价墓

天涯马甲铁血背心 收藏 0 180
导读:  高价公墓十倍利 镇府墓商二八分   2010年6月15日,南方农村报第三版曾以《毁林百亩造800座高价墓》为题报道了惠来县红岗公墓打着公益性生态公墓的旗号,大肆高价贩卖“阴宅”的问题。   此前,揭阳市纪委、惠来县民政局等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针对红岗公墓的问题,由揭阳市纪委牵头,包括民政、国土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将展开调查,相信会将情况搞清楚。   然而,一个多月过去,并没有任何责任者为高价公墓事件埋单。记者顺藤摸瓜深入调查发现,在座座高价墓的背后,还隐藏着当地镇政府与县森林公安

高价公墓十倍利 镇府墓商二八分


2010年6月15日,南方农村报第三版曾以《毁林百亩造800座高价墓》为题报道了惠来县红岗公墓打着公益性生态公墓的旗号,大肆高价贩卖“阴宅”的问题。


此前,揭阳市纪委、惠来县民政局等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针对红岗公墓的问题,由揭阳市纪委牵头,包括民政、国土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将展开调查,相信会将情况搞清楚。


然而,一个多月过去,并没有任何责任者为高价公墓事件埋单。记者顺藤摸瓜深入调查发现,在座座高价墓的背后,还隐藏着当地镇政府与县森林公安工作人员的一桩交易:镇政府负责圈地,毁坏耕地、林地400亩;县森林公安分局一工作人员做墓园老板,未经物价部门批准,以超过成本10倍的高价卖墓,牟取暴利;其后双方坐地分肥。


“这原本是红岗农场,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风景优美、鸟语花香,如今却变成了高价墓园!”6月11日,村民吴利民(化名)引领记者,指着已竖起排排墓碑的山坡,一连用四个四字词语表达惋惜之情。


风水塘中养活祭


墓园全名为“惠来县神泉镇红岗公益性生态公墓园”。山前,约560座坟墓依山而建,旁有宽阔水泥路,井然有序,蔚为壮观。从山脚往上看,群墓在满眼绿色中十分扎眼。


翻过山坡来到山后,仍是一片在建墓地,约有250座。周边,树木新伐痕迹在目。暴雨过后,大量红色泥土血迹般沿山坡流失。


不远处另有安放骨灰的福安堂。旁配两口巨大的风水塘,占地至少百亩。新鲜的泥土显示出水塘刚刚经过精心雕琢。当地人介绍,墓园配套这么大的风水塘,是为了显示其高档,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塘内还专门放养一群鸭子与游鱼,据称可作为鲜活祭品长年祭祀此处的魂灵。岸上不远,一座座豪华大墓正森然盘踞。


记者掏出相机拍照,惊动了不远处守墓的中年男子。记者迅速乘上采访车辆,准备离开,但这时墓园铁门已被锁上。守墓人冲了出来,用当地方言对记者严加盘查。所幸,与记者随行的本地报料人开口应对,始得“侥幸过关”。


“墓园之前是一个农场,曾种了好多果树。”守墓人放松警惕之后告诉记者,“老板姓朱,其它不好往细里说。”


征地手续疑不全


红岗公墓号称惠来县神泉镇唯一公益性公墓,但每个墓穴的价格却高达3至4万元,每座每年还要交2000元的管理费。虽然墓园距神泉镇横山村不过1公里路程,如此高价却让依赖种地为生的当地农民很难承受。


根据国家、省有关规定,公益性公墓园经营者只能收取适当的成本费,不得开展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性收费。而且,收取的成本价格也应当报物价部门审批,并应使用专门发票。然而,惠来县物价局陈局长此前向记者表示,神泉镇红岗公益性生态墓园墓穴价格并没有获得审批,如此高价卖墓实属违规。


而根据部分村民的说法,红岗墓园由公墓变成高价墓的背后,隐藏着神泉镇政府与当地森林公安某工作人员的一场交易。


经记者调查,守墓男子口中所称的朱姓老板名为朱桢坚,现为惠来县森林公安分局工作人员。而在红岗公墓建设过程中,神泉镇政府也没有对此重大工程进行招、投标。“显然与其有利益勾结。”一位村民说。


记者获得的证据表明,2003年4月7日,神泉镇政府(甲方)与朱桢坚(乙方)签订《合作建设红岗公益性公墓骨灰楼堂合同书》,进行“长期合作”。合同规定,神泉镇政府负责提供土地,朱桢坚负责投资,建成之后由朱桢坚独立管理,自负盈亏。利润分配方式为,乙方收取每平方米600元、每穴3000元配套费,并与神泉镇政府按比例分成,“乙方得80%,甲方得20%。”此外,乙方每年还要向神泉镇政府上缴福安堂管理费2000元。


2007年3月30日,神泉镇党政联席会议决定正式将墓园土地“移交”给朱桢坚。


根据双方合同,红岗公墓四至范围为:东至前湖村界圆山仔水库尾边,西至红岗场场部、老羊舍面前、黄溪蓝水库边,南至黄溪蓝水库边、张厝山坡边,北至赤山村山界边。墓园毗邻水库,占地达400亩。


按照一些村民的说法,红岗公墓园区内,原有不少耕地,此前种植地瓜、木薯、花生等作物。横山村村民高桥(化名)称,红岗公墓至少占用该村60亩耕地、40亩林地,补偿也很低,“一棵果树才补5元钱”。因怀疑墓园的相关征地手续不完善,村民曾向县有关部门反映多次,但一直石沉大海。


后台老板未现身


8月2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当事人朱桢坚的电话。对方承认存在与神泉镇政府合作经营红岗公墓一事,但同时辩称,合同签订时,他还没有进入森林公安系统,而是一名“无业人员”。而现在的他,也只是惠来县森林公安分局的一名职工,“不是公务员”。朱桢坚同时表示,他并不是红岗公墓的“真正老板”。


在当地部分村民眼中,与朱桢坚合作建设公墓,表面上是神泉镇政府为贯彻殡葬改革精神出台的民生举措,但实际上却是借机敛财。合同中“每穴墓地3000元”的配套费价格在实际操作中被放大约10倍,每穴实际售价超过3万元。如此一来,镇政府的“分肥”标准也随之提高到每穴6000元以上。


此前,神泉镇政府方镇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红岗公益性生态墓园已经过揭阳市民政、国土部门的审批。而对于高价卖公墓的问题,他表示“镇政府不清楚,并且绝对没有参与其中的经营性活动。”


当地一名张姓镇干部日前告诉记者,半个多月前,有关部门已下发整改通知,要求红岗墓园停止一切营利性活动。但村民发现,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因为红岗公墓问题而受到查处。神泉镇政府大院内,设于此处的红岗公墓收费办事处仍在照常营业。来源:南方农村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