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出兵剿奸——(5)敌诱敌

借着夜幕部队按照分工悄悄接近目标。敌因地处偏远且没发生过任何情况,又不是经受过正规训练的军队,因而麻疲的很,在睡梦中被缴了械还不知道。战士们也不叫醒他们,只是将他们的武器拿走,在他们的宿舍每门口留一个班替他们站岗,夜间有出来换岗、小解的出来一个就放翻一个。阎国庆他们特战队只用了35分钟就将敌团部拿下,只可惜的是死的多活的少。一个警卫连120人无一幸存。敌团长潘又生今天刚又敲诈当地商户2万银圆,准备明天送回在多伦的家中。一高兴喝多了酒酣睡在屋,被一名特战队员摸了进去一掌打晕用绳子绑的像一个大肉球放在地上。他还只哼哼以为碰到黑吃黑的了呢。

天色放亮,徐建来到敌团部,下令将敌全部唤醒集中关押,我军全部驻入敌原营区,大河口镇老百姓还不知道这里已换了主人,只是觉的今天街上怎么不见那些让人提心吊胆的大兵了。徐建和李安审问了敌团长,那敌团长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团1500多人就这样不声不响一枪未放就被人给收拾了。这些人是什么人,从哪来的?自己怎么就没得到一点情报?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对于徐建的提问他为了活命是有问毕答。最后他向徐建提问道:“我那知道你们是那部分的吗?”徐建答道:“我们是大日本皇军关东军军部直属队的。你们反复无常小人一个,统统该死了死了的。”那潘又生大喊冤枉。徐建用日语问他为什么冤枉,他一脸茫然的望着徐建,不知说的是什么。李安知道徐建又要打潘又生的主意了就问潘又生道:“大太君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潘又生道:“太君,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你用中国话问。”徐建道:“你能让刘桂堂旅长到这来吗?如果你能让他到这里,你不但能保住你的命,还让你接替他当旅长。否则你就是死路一条。”潘又生连连说:“能,能。我一叫他准来。真能让我当旅长吗?”徐建道:“根具你刚才所讲,反叛皇军的主谋不是你,是你们旅长,我们将抓他,抓了他为表彰你的对皇军的忠心,就让你当旅长。”一使眼色,一名战士给潘又生解开绳子。潘又生站起身揉揉被绑麻的胳膊点头哈腰的说:“谢谢太君,我一定为皇军效力。”边拿起电话要通县城旅司令部刘桂堂的电话讲道:“旅长,我是潘又生啊,我昨天又筹了两万大洋。你这么长时间也没到我们团来看过,你什么时间有空来一趟吗。什么?今天正好有空,马上来,那好我马上吩咐宰条肥狗,中午我们吃狗肉喝烧酒。好,好。”放下电话潘又生对徐建道:“他马上就来,一听有大洋他跑的比兔子都快。

徐建让人将潘又生押一边看管,他和李安马上制定了擒魔计划,向县城方向派出侦察兵。将团部全部埋伏好人员就等刘桂堂自投罗网。放出潘又生与他闲谈以消除其紧张情绪。侦察兵报告道,刘桂堂以到城门口,有60人,全部骑马。徐建又叮嘱潘又生一定要沉住气,不要露出马脚。潘又生为了这个旅长位子,今天是霍出去了,充分露出那土匪的习性。

刘桂堂的马队一阵风式的跑进潘团团部大院停下,刘桂堂翻身下马,潘又生上前敬礼,道:“旅座一路辛苦,请进,我狗肉都已准备好了。卫兵,快将旅座的随从送到隔壁饭店招待吃饭。”一名战士身穿潘团军服跑出答应一声领着那些卫兵向隔壁饭店去了。刘桂堂和两个贴身卫士走进屋里。刚一进门刘桂堂就被从屋里向外走的肖春一把掀翻,刘桂堂不亏是多年匪首,一觉不妙就地一滚手就掏枪。如遇一般人那刘桂堂有可能得逞,但他今天遇到的是后世特战精英,那能让他得逞,肖春一个跨步上去一脚踢中他的肩部,只听‘喀吧’一声马上刘桂堂的那胳膊就不会动了,人也晕了过去。肖春上去收缴了他的武器。那两名贴身卫士一见屋里动手,刚想掏枪就被门口两名假扮哨兵的特战队员一刺刀给结果了性命。看的潘又生心中大赅,暗道‘幸亏我昨夜喝醉酒睡着了,如醒着一反抗这那有我还手余地,怕不成我也如他一样将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