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席上的警察(三)

09年11月20日我被告上法庭,同时我的住宅楼被查封。当时我认为这应该是一种正常的诉讼程序和法律措施,我想人家可能不愿意调解,诉诸法律程序,那我就听着吧,我总感觉法律应该是公正的,判决以后,该我拿多少就拿多少就完了。


可是,事情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之后没几天,冠县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又给我送达了一份裁定书,又要查封我的老住宅,法院的工作人员其实也是我的老熟人,我问他:我的楼值二十多万,他们的诉讼请求一共才十四万,有必要查封我的老住宅吗?再说我的老住宅已经卖给孩子他姨了。那位工作人员说:你还没有过户,查封也就是个形式,不误你住,什么事都不误。我说:我知道,但是这违背了法律的精神,请你原谅,事实是房子已经不是我的了,我不会接受,也不会在这份东西上签字。我见他面有难色,心里也不是滋味,就安慰他说:老大哥,你把这份东西放在这里不就是完成了你的送达任务了吗?他点点头,有些无奈,笑着走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过了没几天,公安局纪检的秦秀江副书记又给我打电话,他说:东华,你开着警车撞人了?


秦秀江是我的同学,我的老大哥,说话从来直来直去。我说:秀江哥,别说我开警车,你见过我开车吗?


他说:没有。我就说没见你开过车呢,那人家还说你开警车撞人了?石局长叫查一下,看怎么回事。


本来,我是想把车方的责任担起来,因为车虽是我妻子的四姐的,但是她根本就没有钱,如果说让她承担相关的责任,那实际上等于不承担责任,伤者伤得那么严重,而且牵扯这样那样的关系,对于我来说,那是于心不忍的。可是现在问题复杂化了,本来是一起民事案件,现在人家找公安局说事去了,如果我再坚持说车是我的,公安局甚至都会受牵连。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石局长是一个严谨、正派、内敛、很注重形象而且循规蹈矩的人,同时他对待干警就象对待自己的朋友一样谦和。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怎么能够无端地给他惹来麻烦?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还是我吗?所以,我想我们与四姐的关系再近,也不能因为保护她而给公安局甚至石局长带来麻烦;所以,我向秦秀江副书记如实地说明了真相:车是我妻子的四姐的,是我儿子李方颖的同学(实为把兄弟)开车出的交通事故,并且他把车开出去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我儿子。


李东华于2010年8月3日


(原创纪实连载,自由转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