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北京电视台文艺频道的报道,“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的家人打记者应该是个事实。我们不妨退一步远观之,不速之客——那位记者能不能打?采访是要事先约访的,即便是舆论监督或社会调查也需征得被访人的同意,否则,也可以去采访调查周围的人和事来从侧面进行,这位记者硬闯的做法是不合适的,也是有违行业操守的。无论到谁家,找茬儿式的采访都是不受欢迎的,别人直冲冲去那记者家采访也是如此,拒绝采访的方式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也因人而异,现场情势激化则打人之举绝非不可能,在中国,打人事件屡见不鲜,打记者之人之事更是层出不穷。对错则要冷眼旁观找出根源才能分辨清楚。


并不是所有的记者所有的言行都是正义的化身,把无冕之王的招牌用来招财和谋私的也有不少。言语是非多源自素质和经验,比如曾有个女记者和某个“开车女”厮打的新闻,源起那女记者开口便问开车走错路逆行的女司机:“你这样是不是在给全市抹黑?”这样的白痴问话对于急脾气又在紧急情况中着急的人来说,第一反应可能就是暴怒回击,一点都不奇怪。女司机若是个新手刚上路,发嗲走错路是不奇怪的,记者借题发挥并拿一顶大脏帽子给人是不合适的。白痴记者的白痴提问数不胜数,记者满天飞的现代社会,有人提出“防偷防盗防记者”不是偶然的。记者的采访和言行都应受到约束,而不是任意妄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乃至加入私人恩怨和一己偏见。


那位记者是文艺频道的专业记者,为何要直冲冲地采访物业纠纷?不务正业了吧。北京90%的小区连业委会都没有,文艺记者为何要盯住郭德纲家与邻居的绿地纠纷?看记者和节目的说辞,明显是要给自己戴上一顶正义者的帽子,这非常的让人不齿。这只能说明,那位记者是去找茬的,而且是直捣黄龙兴师问罪式的,挨打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这还能说明:北京电视台文艺频道和郭德纲有恩怨,不然,怎会发生冲突。北京电视台文艺频道作为当事者是不该以裁判身份做报道的,这明显于理不公,有失水准,有操弄舆论之嫌。记者不是法官,更不是上帝,职务行为必须规范。我到中国记者网查证,被打的周光甫确实没有记者证,根本没注册。北京电视台应该出来解释一下,平常的采访工作是不是也这样随意进行?那所谓被打的“记者”的表演也太过了。


郭德纲在大兴的别墅据说价值千万,腰缠万贯的郭德纲早已脱离了草根情怀而变成了“相声暴发户”。听郭德纲的相声给人的直观感觉就是“损”,拿别人开涮从来都不留底线。曲艺演员都是媒体和观众捧起来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大放厥词和猖狂霸道终究不会有好下场。艺德是演员的生命线,眼下龌龊肮脏的演艺圈中,清流不得势不得财,大放异彩的都是些什么人?有多少脏口、黑手、乱情泛滥成灾呢?大家可能早就见怪不怪了。


一句话:打人者和被打者其实都不冤枉,也都不清白。


本文内容于 2010-8-5 23:04:40 被游_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