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6

举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这是一座独立的部队库房。从外部看上去,就是一个油料储备仓库。门口有哨兵把守,并不严密。

两辆越野车开进来。六个菜鸟提着自己的背囊等下车,好奇地打量这里。

高中队和马达下车。马达笑:“欢迎来到狼牙特种大队026后勤仓库。”

邓振华打量四周:“该死的,真的当后勤兵了?”

史大凡嘿嘿笑:“看来这里还真的挺神的。”

“有什么神的?这不就是一个……仓库吗?”

高中队看着他。邓振华马上不吭声了。

马达笑:“下面跟我去参观这里,顺便收拾你们的宿舍,跟老队员们见面,其中有些队员,你们认识。”

高中队说:“我在简报室。”

马达笑:“是,我们一会到。”他冲菜鸟们挥挥手:“跟我走,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狼牙特种大队最秘密的地方。不想长长见识吗?

菜鸟们背上背囊,提起行李包,跟在马达后面,走向中间的仓库。

马达按下密码锁。仓库的自动门慢慢打开了。

里面果然是个仓库,堆满了各种军用品的箱子。马达带着六个菜鸟走到第一排货柜的尽头,上楼梯。

二楼的角落,有一道铁门,是指纹锁。马达把指纹放上去,铁门滑开了。他回头说:“回头你们的指纹也会输入进去。”

他带着队员们走进去。

队员们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宽敞的室内特种战术射击场,用轮胎隔开了许多特种战术射击场地:办公室、卧室、车间、医院病房、野战指挥部等等。十几个房间,不一而同。而且还有真正的家具,窗帘,甚至还有破旧的冰箱之类的电器,墙上和家具上密布弹洞,散乱着不少有坐有站的假人模型。

马达介绍说:“这是孤狼突击队最核心的秘密——杀人屋。”

菜鸟们好奇地看着。邓振华惊奇地喊:“是让我们在这儿住吗?我要那个有席梦思的房间……”

史大凡嘿嘿笑:“估计这次你肯定浑身是洞了。”

“卫生员,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特种部队吗?他们就是把屋子都炸了,我躺在那也能安然无恙!”

小庄问:“是反恐训练设施吗?”

马达摇头:“不完全是,也有野战指挥部、雷达基地、机场塔台等等军用设施。”

“Delta Force……”耿继辉说。

马达看看他:“可以这样理解。室内作战需要的爆破开路到行动结束,这里都可以完成训练;而且是实弹训练——有一点伞兵没有说错,孤狼特别突击队是真正的反恐怖行动专家,你躺在床上睡觉会安然无恙,前提是你是人质。如果你是恐怖分子或者敌人,会有不多不少两个弹洞:一,眉心或者咽喉,二,胸口。”

老炮四处打量着:“是在这里进行爆破吗?”

“对。”

强子也问:“如果……行动中破坏了这里的设施了呢?”

马达笑笑:“如果是你们的愚蠢造成的——工资里面扣!”

邓振华夸张地喊:“天那!最后的退伍费也没了!”

马达看他:“没事,如果训练失误,还有抚恤金。”

邓振华呆住了:“抚恤金?怎么还有抚恤金?什么意思?”

马达笑笑:“走吧,我带你们去宿舍安顿下来。”

邓振华追着问:“训练失误,怎么还有抚恤金?难道要给那些假人抚恤金吗?这有点不合算。灰狼,这些抚恤金不如我们改善伙食……”

队员们哄笑,跟着马达走出去。

宿舍是一个库房改成的,显得有些空空荡荡。马达带着他们进来,他指着那些空床铺说:“你们就在那里住,旁边是你们的柜子。这里是中国陆军,所以执行中国陆军的内务条例。你们别偷懒,因为我每天都要检查内务,我的标准就是内务条例。”

队员们提着东西过去,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床铺上。

小庄看着床铺那边的两排空荡荡的架子:“那是放武器的地方?”

“对。”

“武器就在宿舍?”

“对。”马达说:“孤狼特别突击队,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最精锐的特别突击队——我们不能和武器分开,如果必要,我们要抱着枪睡觉。”

邓振华看着枪架问:“灰狼,这里还有别的单位住吗?”

“目前没有,就你们六个新兵。”

“可那些枪架可以放足够装备一个连的武器!”

“我说了你们只有一把长枪了吗?”

邓振华目瞪口呆:“那我们早上五公里武装越野,不会是要背着所有的枪去吧?”

“不啊,背最重的两把长枪;不过你可以全都背着。”

邓振华马上不吭声了。

耿继辉笑笑:“我们收拾吧,老队员还等着我们见面呢。”

马达说:“我在外面等你们,五分钟后去刚才的杀人屋跟老队员见面。”

他转身走了。大家开始利索地收拾床铺。

小庄拿出那束野兰花,插进带来的铁皮罐头瓶子,放在窗台上。他往里面倒水,闻了闻。老炮笑着看着:“还留着呢?”

小庄笑笑:“还挺香的,我想亲手给小影。”

邓振华一边收拾着床铺一边说:“然后告诉她——小庄勇士,通过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选拔考核,成功来到了狼牙特种大队的026后勤仓库,当了一名保管员!”

史大凡嘿嘿笑:“主要看管鸵鸟。”

邓振华震惊地看他:“鸵鸟不是在动物园吗?怎么会在仓库?”

强子笑:“把鸵鸟做成标本就可以放进仓库了。”

兵们哄堂大笑。

小庄笑着收拾自己的床铺,迅速叠成方块被。

耿继辉看看手表:“快,我们别迟到!第一次亮相,咱们可要注意!”

大家赶紧收拾。

五分钟后,马达又带着队员们回到室内战术训练中心。

训练中心仍像他们刚才来过的样子,压根看不见人。邓振华纳闷地问:“不是跟老队员见面吗?他们在哪儿?”

马达在一间屋前停下,打开门:“在他们该在的地方——进去。”

大家看着里面。这是一个客厅,里面有五个假恐怖分子,面目可憎地手持武器,有坐有站。

马达笑笑:“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好,或者站好。”

小庄看看马达:“里面没有老队员啊?”

“进去吧,这是孤狼的入门仪式。”

耿继辉进去了,小庄也跟着进去。老炮随后,强子也进去了。邓振华看马达:“灰狼,总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吧?”

马达笑:“进去吧,别多问。”

史大凡一把把他推进去:“鸵鸟,走吧,伞兵不是总是空降在未知的地域吗?”他也随后进去了。

小庄站在客厅里左右看看,一屁股坐在门边的椅子上:“这是什么见面?我们怎么见面?”

耿继辉坐在沙发边的恐怖分子旁边,拿起一本杂志随便翻着:“不是说了吗?让我们或坐好,或站好。”

老炮蹲在电视跟前打开电视,居然还能看,是动画片。

史大凡嘿嘿笑:“《蜡笔小新》,我喜欢!”他说着,一下坐在地板上看电视,又随手拉过一个恐怖分子按倒,当作自己的枕头躺下了。

强子打开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假的啊?电都没通。”他失望地走到沙发上坐下,身后就是一个恐怖分子,“可惜没带相机,要不我跟他合影留念。”

邓振华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旁边坐着一个恐怖分子。他打了两下:“软的?”说着就分开恐怖分子拿枪的右手,躺在他怀里,把右手的枪对准自己的脑门,“来吧!让我们尝尝当人质的感觉……”

话音未落,门突然”轰”地一下被炸开了。一颗筒状物体被扔进来,在空中爆炸。

啪!闪光震撼弹在空中爆炸,一片白光。

啪!啪!啪啪!啪啪!接着是一阵急促而有序的枪响。

枪声停下来,菜鸟们的视觉逐渐恢复了。四个戴着防毒面具的老队员手持92手枪,成战术队形站在屋子的各个角落。

“清场!”

随着马达一声下令,几个老队员迅速在屋内搜索,枪口对准已经头部中弹的恐怖分子在头部和胸口又补射着。

菜鸟们被震得一愣一愣的,都不敢动。

清场完毕,马达起身摘下防毒面具,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三个老队员跟着起身摘下防毒面具,一脸笑容地看着这些脸色发白的菜鸟们。

小庄心有余悸地回头,看身侧站着的恐怖分子。

老炮还蹲在那,手还在电视的换台键盘上。

史大凡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脑袋下面垫着的恐怖分子头部中两枪。

强子眨巴眨巴眼,苏醒过来。

耿继辉还拿着杂志,侧脸看看假人。

邓振华张着嘴,脸色还很白:“该死的,子弹就从我的鼻子上面打过去……”

马达笑:“欢迎加入孤狼特别突击队!”

菜鸟们陆续反应过来,都慢慢站起来,看着这四个老鸟。

马达笑看看他们:“这是孤狼突击队的入门仪式。也会是你们日常训练的一部分,以后你们要轮流扮演人质和突击队员。营救人质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从训练开始,就要你们知道——绝对不能出错,出错就是要死人的!”他看邓振华,“当然,如果出错——你们会得到抚恤金。”

邓振华眨巴眨巴眼:“我不需要抚恤金,灰狼,我就想知道,你们刚才用了多少时间?”

“三秒。”

“三秒?”

“对,三秒。从主攻手进屋,到行动结束,一共三秒钟。”

小庄张大了嘴:“在我脑子里,比一个世纪都要记忆深刻!”

“你们也要做到,从进屋到完成——三秒钟!闪光震撼弹的效果只有三秒钟,否则就是伤亡!而我们,承受不起任何伤亡!无论是人质还是手足,绝对不能伤亡!明白了吗?!”

菜鸟们齐声说:“明白!”

“现在给你们介绍老队员,走吧。他们在外面等你们!”

马达转身出去了,后面跟着另外三名老鸟和六名菜鸟。

院子里,土狼等老兵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一脸笑容。

马达带着队员们过来:“孤狼突击队原来只有一个行动组,现在你们来了,我们就有了两个行动组:A组和B组。不过你们B组暂时还不能执行战备值班任务,还要继续训练,有些简单的任务可以由你们去执行。”

“灰狼,我们没有干部吗?”邓振华说,“我是说……总得有一个队长什么的吧?”

“你们很熟悉啊,高中队,他平时还是二中队的中队长。日常训练我负责,战斗行动他带队。”

“问了等于白问。”

史大凡嘿嘿笑:“那你还问?”

“我心存侥幸不行吗?”

马达对老鸟们说:“兄弟们,这六个是新人——行动B组。”

老兵们鼓掌,很热烈。

马达又转向菜鸟:“你们以后都要起个代号,方便电台通讯。现在,我们去食堂会餐,庆祝一下我们的队伍壮大了!”

老兵们带着新兵们笑呵呵地走向食堂。邓振华左右看看:“不会还有个下马威什么的吧?”

马达笑:“有,食堂里面有炸弹。”

“哈!老炮上!”邓振华说。

史大凡嘿嘿笑:“如果有夏参谋呢?”

“我上!”

小庄笑:“如果有恐怖分子呢?”

史大凡嘿嘿笑:“关门,放伞兵。”

老兵新兵都哄堂大笑。一切看起来那么和谐美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