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衣衫褴褛的夏岚赤着脚,木然地走出指挥部。血顺着她破碎的裤腿往下流。

邓振华眯缝着熊猫眼,抬头默默看着夏岚被押着走过自己的面前,他嘴唇翕动:“你要活下来,不能自杀!”

夏岚脸色木然,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也什么都看不见。她被推进菜鸟A队旁边的木笼子,门锁上了。

夏岚慢慢走到角落坐下来,全身蜷缩成一团,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埋着头,肩膀颤抖,她慢慢地哭出声来。哭声压抑而绝望。

刀疤心满意足地走出指挥部,,他一边走一边还在系裤腰带。

菜鸟A队注视着他,恨不得用眼光杀死他。

刀疤笑笑,走到奄奄一息的邓振华跟前:“洗干净,丢进去!还不到弄死他的时候,让他先活着吧!”

手下拿起一根水管,打开水枪开关。水柱冲掉了他身上的蚂蚁和蜂蜜。邓振华抬起头,张开嘴大口喝着喷射过来的水流。

两个枪手用匕首割断绳子,把邓振华拖到菜鸟A队的木笼子前,打开门把他扔了进去。

菜鸟们急忙扶住他。

史大凡说:“快!脱下背心给他擦干净凉水,冷热相激会发烧的!”

大家脱下外衣给邓振华擦去身上的水。

耿继辉提醒着:“注意,这些水不能浪费!这是热带,我们需要水分!”

大家拿起湿了的衣服,含在嘴里吸水分。

史大凡拿战友们的迷彩服绑起来,给躺在地上的邓振华做了个简易的遮阳棚:“他不能暴晒了,把他弄醒,绝对不能睡。”

小庄拍拍邓振华的脸:“伞兵?伞兵?”

邓振华慢慢睁开眼:“我早晚要阉了那个狗日的!”

小庄握住他伸出来的右手,点头:“我们会宰了他的!”

“我要亲手阉了他……”

小庄握紧他的手:“没问题!你行的,伞兵!”

邓振华苦笑着,他咳嗽,咳出来一口水。

刀疤站在木笼子前观察着这群俘虏:“你们谁是头儿?”

没人吭声。

刀疤淡淡一笑:“你——出来!”

枪手打开老兵的木笼子,冲进去拉出马达。马达推开那俩枪手,整整自己的迷彩服站好了:“别拉拉扯扯的!”

刀疤笑笑:“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头儿?”

“对,这个突击队我负责。”

刀疤看看他的军衔:“你不是军官?是军士长?”

“志愿兵,你也可以理解我是军士长。你什么都不会得到的,别费劲了。”

“我知道特种部队的军士长都是素质最好的,也可以说是硬骨头。不过我这个人,就喜欢啃硬骨头!”

马达没有表情。两个枪手扑上来按倒了他,把他拖到空地中央的台子上。台子是专门刑讯用的,四周有坎,可以专门把双手放进去扣好。

菜鸟们心急如焚看着。

刀疤拿起马达的右手仔细看看:“果然是好枪手!虎口都是茧子!可惜,你再也不能打枪了!”

马达跪在地面上,双手被他们按在台上扣好。

“告诉我——你的名字,单位,以及你们的指挥官!”

马达不说话。

“这不是好办法,我再问一次——你的名字,单位,以及你们的指挥官!”

“名字——中国军人;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挥官——军委主席!”

刀疤的脸色一变,拿起地上的一把大锤:“他妈的!敢耍老子?”

菜鸟们激动起来:“灰狼——”

刀疤淡淡一笑:“你不说,他们说!”他转向那些菜鸟,“看起来你们的感情很好,告诉我——他的名字,单位,以及你们的指挥官!”

菜鸟们都不吭声,眼泪在酝酿。

耿继辉怒吼:“他回答的,就是我们唯一的答案!”

刀疤再也不问,举起大锤,对准台上就砸下去。

“啊——”马达惨叫一声。血肉飞溅。

刀疤再次举起大锤:“告诉我——名字,单位,指挥官!”

马达满头冷汗,非常痛楚地骂:“狗日的……老子是中国军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的指挥官是军委主席——”

咣!

大锤又砸下去,台上还是血肉飞溅。

“啊——”马达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菜鸟们哭喊出来:“灰狼——”

土狼在那边厉声说:“冷静!冷静!”

小庄怒吼:“操他妈的!我他妈的跟你们拼了!”

耿继辉把小庄按在木栅栏上:“我们要活着,才能战斗!”

“我看不下去了!”

老炮无力地看着他:“小耿说的对,我们别无选择。”

强子也骂了起来:“我他妈的攮死这帮王八蛋!”

史大凡神色黯淡:“他的手废了,快轮到我们了……”

小庄痛心疾首地泪流满面:“灰狼……”

刀疤丢掉大锤转向木笼子:“你们当中难道没有聪明人吗?”

没人吭声,都在默默流泪。

刀疤指着土狼:“你——出来!”

土狼被拉出来,站在他面前。

“你的名字,单位,指挥官?”

“中国军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委主席!”

刀疤拔出手枪,一脚踢倒他,上膛就是两枪。

土狼中弹倒在地上,胸口血红一片。

刀疤杀红了眼,又指着一个老鸟:“你——出来!”

老鸟被拉出来,刀疤举起手枪顶着他的胸膛:“名字,单位,指挥官!”

老鸟冷峻地看着他:“名字——你爹,单位——你爹家,指挥官——你娘!”

刀疤扣动扳机。老鸟胸部开花,猝然倒下。

刀疤转向菜鸟们举起手枪:“现在轮到你们了,说——你们的名字,单位,指挥官!”

耿继辉怒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菜鸟们一起怒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刀疤狞笑着看着他们:“很好,不错!看来你们还需要榜样!”他指着一个老鸟:“你——出来!”

几个枪手冲进去,把这个老鸟拖出来。

刀疤笑着:“直接扔到狗圈去,喂狗!”

他们把老鸟抬起来,一把扔进狗圈。狗圈里面立即热闹起来,一片狗叫人喊。

老鸟显然不容易对付,那边的狗发出惨叫:“呜——”一条被扼断喉咙的狗被扔出来,掉在地上。

里面还在扭打,老鸟很英武:“狗崽子!让你们知道爷爷的厉害——”

又是一声惨叫,又一条狗飞出来。

刀疤怒吼:“击毙他!”

两个枪手冲到狗圈的护栏外,举起冲锋枪两个点射。

下面的怒吼没有了,剩下狗叫和一片吃肉的抢夺声。

刀疤转向菜鸟们,淡淡一笑:“现在,告诉我——答案。”

没人回答,全都怒视着他。

刀疤指着耿继辉:“你——出来!”

两个枪手打开笼门,冲进去抓住耿继辉往外拖。

小庄怒吼:“***——拼了——”

菜鸟们爆发出来,打倒了那俩枪手抢过他们的冲锋枪。

小庄端着冲锋枪,第一个冲出来:“杀——”

耿继辉第二个拿起冲锋枪:“抢他们的武器——”

小庄对着刀疤,扣动扳机:“啊——”

哒哒哒哒……

邓振华扶着栅栏门出来:“那狗日的是我的——”

小庄打了半梭子,却愣住了。

刀疤还站在那里,带着笑容看着他们。

菜鸟们呆住了。

周围的贩毒武装都带着笑容,看着他们。好像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就差鼓掌了。

“空包弹。”耿继辉反应过来,他丢掉了冲锋枪,站起来。

邓振华盯着刀疤,艰难地冲过去:“老子阉了你——”

史大凡扶住他:“鸵鸟,鸵鸟!醒醒,醒醒……是空包弹!”

“该死的!你说什么我没听见!让开——”

“是训练!训练!”

邓振华震惊地看着他:“难道你不想阉了那个狗日的吗?”

“想啊……”

“那你还告诉我是训练!好歹让我去打他两拳啊!”

史大凡痛心疾首:“对不起对不起,这次你比我聪明!”

马达从台上爬起来,抖掉胳膊上残留的排骨,拿起哨子吹响:“考核结束!”

菜鸟们愣在原地。

周围挂掉的老鸟们鲤鱼打挺地起来了,胸口还带着血。土狼脱掉外衣,把胸口粘着的血包撕下来。

菜鸟们转身。

夏岚已经打开自己的木笼子门一脸平静地走出来了。

菜鸟们再看狗圈。

副参谋和那个老鸟飞身跳上来,身上什么事儿都没有。下面的狗都被圈在笼子里,旁边还放着以供狗群哄抢的猪肉。副参谋一边走一边撕开外衣,撕掉胸口的血包。

刀疤一把撕掉自己的假发,露出陆军和尚头,接着撕掉了脸上的刀疤——居然是个很英俊的青年军官。

高中队戴着黑色贝雷帽,穿着特种部队的迷彩服走出指挥部。

马达高喊:“集合!”

所有的贩毒武装都撕掉头套,提着武器跟老鸟们一起列队。夏岚也跑步入列,在队尾站好。

菜鸟们没有列队,都呆呆地看着高中队走下台阶:“欢迎体验中国陆军的SERE初级课程。SERE——SERVIVAL 、ESCAPE 、RESISTANCE、EVASION;生存、躲避、反抗、逃脱——训练课程,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

高中队走到菜鸟们跟前:“虽然你们的成绩不算及格,但是你们的表现说明——你们已经愚蠢到了不怕死的地步。也就是说,你们通过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进门考核。”

菜鸟们都呆呆地看着他。高中队看着他们,笑:“你们过关了。”

没有欢呼,没有沸腾,都是一片呆呆的表情。

“怎么?你们不想加入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吗?”

菜鸟们还呆在那里。强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把自己的军装脱下来往天上扔:“狗日的——我们成功了——”

队员们都反应过来,纷纷脱下衣服往天上扔。

邓振华身上基本没衣服了,他脱下自己的靴子往天上扔:“雄鹰——飞翔吧——”

欢呼中,只有小庄一动不动,一脸木然。

老炮过来笑着说:“怎么了?你还没反应过来啊?咱们过关了!”

小庄没有笑容,他看看老炮:“祝贺你。”

老炮笑着说:“什么祝贺我啊?是祝贺我们!我们终于过关了!”

小庄勉强地笑着,他心里已经作出的一个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