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山路。一辆架着高射机枪的丰田皮卡粗暴地驶过,掀起一片灰尘。

车上的贩毒武装跟着车里的音乐在唱东南亚的流行歌曲。他们的发型五花八门,服装也是五花八门,武器更是五花八门,似乎全球的军火制造企业都跟他们有密切的业务往来。

后面跟着三辆同样破旧不堪的丰田皮卡。车上的贩毒武装也在唱歌,显然心情很好。

被俘的中国兵戴着黑色的头罩,什么都看不着,双手被小绳细密捆绑好。他们被解除武装,分散坐在几辆皮卡的车斗上。

车队开往前面的一处山谷,那里是他们的营区。

营区跟电影上的恐怖分子或者贩毒武装的营区没有什么不同,竹楼塔楼,电网沙袋。周围是散乱的贩毒武装分子。

车队一开进营区,立刻引起一片欢呼。贩毒武装们嗷嗷叫着,围拢过来。

蒙着头罩的特种兵和菜鸟A队被他们扔下来,贩毒分子喊着当地的方言,互相笑着,用拳脚和枪托招呼这些俘虏。

夏岚被贩毒武装们推搡着,衣服甚至还被撕开了,她怒骂着:“畜生——”

一个戴着红色贝雷帽的长发男人走出指挥部,他身边跟着的大胡子举起手里的56冲锋枪对天扣动扳机。

三声枪响。贩毒武装们散开了,如同退潮一般露出里面被打在地上的中国兵。他们还蒙着头罩,马达一声喊,老兵们迅速靠拢坐在一起,菜鸟们则散乱在周围。

红色贝雷帽是个独眼龙,脸上一道贯穿的刀疤。他挥挥手,贩毒武装们摘下了那些倒霉蛋的头套。

小庄的头罩被粗暴地揭下来,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耿继辉的鼻子在流血,老炮跟强子靠在一起,邓振华弯着腰睁着两只熊猫眼,被打破了的嘴唇还在滴血,他咬牙切齿地忍疼:“卫生员。”

史大凡环顾四周:“干吗?”

“他们打了我小弟弟,死疼,会影响我的生育能力吗?”

史大凡看着四周的贩毒武装:“有命回去再说吧。”

邓振华很震惊地看他:“你不觉得这是在训练吗?就算菜鸟A队会中埋伏,老鸟们……”

啪!一枪托砸在他的下巴上,邓振华仰面倒地。贩毒分子举起56冲锋枪,冷冷地看着他。邓振华艰难地抬头,吐出嘴里的血:“我要去军事法庭……控告你殴打学员……”

贩毒分子冷酷地拉开枪栓,对着他分开的双腿之间扣动扳机。

邓振华尖叫着往后蹭。子弹追着他的小弟弟打在泥地上。贩毒武装冷笑着蹲下,把枪口抵住了他的要害。邓振华睁着两只熊猫眼大骂:“操!有种你就开枪啊?开枪啊?我敢说,你会被军事法庭枪毙!来啊,打我啊?打我啊?”

贩毒武装冷笑着,用汉语说:“跟我耍流氓战术?”

邓振华怒骂:“就跟你耍流氓了!怎么的?来啊,打我啊!开枪,不开枪你就是鸵鸟!”

贩毒武装狞笑着:“那就别怪我了!”他准备扣动扳机。

红色贝雷帽哈哈大笑,用普通话说:“好男子!有胆色!给他特殊待遇,捆到那边去!”

贩毒武装冷笑着起身,两个枪手冲进俘虏群,拖起邓振华。

邓振华还在骂着:“开枪啊!你要不敢开枪你们全家就是鸵鸟——”

两个枪手把邓振华拖到空地边的一根柱子边上,直接就给他一阵拳打脚踢。邓振华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们利索地绑在柱子上。

哗啦——他的迷彩服上衣也被撕开,露出了结实的肌肉。

邓振华怒骂:“爷爷是伞兵!爷爷不跳脱衣舞!死了这条心吧!”

马达在那边喊:“伞兵!不要斗嘴!”

邓振华还在骂:“还有你,灰狼!奶奶的欺骗我们的感情,想虐我们就直接说啊!他妈的搞得跟真事儿似的,弄这帮狗杂碎来吓唬谁呢?老子是黄继光连的兵,流血流汗不流泪!我就操你们……”

咣!一枪托砸在他的小腹上。邓振华痛楚地惨叫一声,却弯不下腰。

菜鸟A队沸腾起来,他们想起身,却被贩毒武装们用枪托砸倒。

马达高喊:“坐下!不要做无畏的反抗!”

邓振华艰难地骂着:“我就操你们整个特种部队,老子要是生不了儿子,就告你们……”

一个贩毒武装拿起蜂蜜罐子打开,又拿起小刷子。

邓振华睁大眼睛看着:“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不是熊,我不喝蜂蜜!”

贩毒武装没说话,拿着小刷子开始往他身上暴露的地方刷蜂蜜。

“兔崽子,我的嘴在这儿!”

史大凡心急如焚:“伞兵!不要再斗嘴!”

“你怕死老子可不怕死,再说他们也不敢整死老子!这是什么?他妈的什么东西在往我的身上爬?”

成群的蚂蚁顺着蜂蜜,爬上了邓振华的身上。邓振华瞪着两只熊猫眼:“兔崽子,让这些该死的蚂蚁给我滚下去——”

贩毒武装笑笑,在他的脸颊上来了两刷子蜂蜜:“好好享受吧,不怕死的伞兵!”

邓振华还要骂,一个破布团塞进了他的嘴。他只好嗯嗯地使劲挣扎。

史大凡含着眼泪:“老伞!——啊——老子跟你们拼了……”

他刚站起来,就被几枪托砸倒,外加一阵拳打脚踢。

菜鸟A队沸腾着,都想起来,却被更多的枪托和拳脚砸倒。

马达高喊:“不要乱闹,不要乱闹——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邓振华全身爬满了蚂蚁,他已经昏了过去,

刀疤男人一直冷冷地看着,他笑笑,点燃一根烟:“同生共死?我就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多感人,可惜你们要下地狱!”

菜鸟A队鼻青脸肿地坐在地上怒视着贩毒分子。

马达低声说:“任何情况下不能冲动,保持冷静!这是特殊的战斗,不要做无畏的牺牲!”

菜鸟A队坐在他的身后,都咬牙切齿。小庄说:“难道我们看着老伞被折腾吗?”

马达转头:“记住四个词,自己好好琢磨——生存、躲避、反抗、逃脱!把这四个词在你们的脑子里面连接起来,好好记住我的话!”

菜鸟A队还是跃跃欲试。

耿继辉压低声音:“菜鸟A队,保持冷静。只有活着,才能战斗!只有不受伤,才能反抗!”

菜鸟A队逐渐平息下来,默默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刀疤男人慢慢走过来,站在他们跟前鄙夷地说:“中国陆军特种部队?”

老鸟和菜鸟们都不说话。

刀疤男人继续嘲讽:“来自地狱的勇士?”

还是没人吭声。

刀疤男人吐出一口烟:“欢迎回到地狱!”

马达抬起头:“我们是军人,所以你要按照《日内瓦公约》来对待我们!”

刀疤男人惊讶地说:“你们是军人?”

“是的!我们是军人,《日内瓦公约》规定要给战俘相应的待遇!不能虐待!不能杀害!”

刀疤男人蹲下看着马达:“那你看我是军人吗?”

马达看着他:“不管你是不是军人,都不能这样虐待俘虏!”

刀疤男人站起来哈哈大笑:“多好听啊!《日内瓦公约》?什么是《日内瓦公约》?你们知道吗?”

贩毒武装们一阵哄笑。

刀疤男人笑着抓起那个猎人打扮的情报副参谋:“好吧,我现在尊重《日内瓦公约》。他是军人吗?”

夏岚大叫:“小赵!”

刀疤男人抓着他到了兵们跟前:“回答我,他是军人吗?”

马达看着那个副参谋,说不出话来。

刀疤男人恶狠狠地说:“按照《日内瓦公约》,军人如果不穿自己的制服,穿敌军制服或者民用服装,可以按照什么处理?你告诉我?”

“间谍……”马达痛楚地说。

刀疤男人拖着副参谋到了前面的空地上,一脚踢倒他。

菜鸟A队震惊地看着。夏岚高喊:“混蛋!畜生——”

刀疤男人拔出手枪利索地上膛,对着地下的情报副参谋扣动扳机。砰砰砰!连续三枪,副参谋中弹倒在地上,胸口一片血迹。

夏岚哭喊着:“小赵——”

兵们只能默默地看着。

刀疤男人狞笑着:“把他拖走,喂狗!”

两个枪手拖着尸体,扔进狗圈。狗圈里立即传来一阵狂吠的声音,还有狗抢东西吃的喧闹。

夏岚哭着在地上拼命爬:“小赵——是我害了你啊——混蛋,你们枪毙我吧——我也是间谍——”

刀疤男人冷笑:“拖到我房间去。”

两个枪手拖起夏岚,径直拖向指挥部。夏岚挣扎着,尖叫着,头发都散了。

菜鸟A队都睁大眼,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刀疤男人关上保险,淡淡地笑:“我只是按照《日内瓦公约》,把他枪毙了!现在,执行《日内瓦公约》结束!把他们给我关起来,我要好好跟他们挨个谈心!先从那个女间谍开始!”

菜鸟A队和老鸟们被枪托和拳脚驱赶起来,分别被赶进了空地边的几个木笼子。

咣当,木栅栏门锁上了。刀疤男人笑笑,转身走向自己的指挥部。

小庄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围的菜鸟们也目瞪口呆地看着。

邓振华还晕在柱子上,浑身是蚂蚁。

刀疤男人走进指挥部,夏岚凌厉的尖叫突然变成惨叫:“啊——”惨叫声掺杂着踢打声、摔东西的声音:“混蛋——畜生——我跟你拼命——你休想得逞——”

咣!接着是刀疤男人的狞笑:“敢踢我?够味!”

然后又是一阵扭打和夏岚的惨叫:“啊——你杀了我吧——”

叫声越来越弱了,断断续续地有夏岚的哭泣声。

小庄的牙关咬得格格响,他抓紧了木栅栏:“畜生!”

老炮的双手抓着木栅栏,撞击着自己的光头:“操!为什么要糟蹋女人?”

强子急促呼吸着:“老子早晚要宰了那个狗日的!宰了他……”

史大凡也没了笑容:“我们不能这样看着吧?小耿?”

耿继辉在他的旁边,面色冷峻:“冷静,再冷静!我们还没搞清楚这里的状况,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冷静!”

邓振华慢慢苏醒过来,嘴里的布团掉下来,他眯缝着熊猫眼:“该死的,有本事就杀了我,别糟蹋老子的女人……”

“那是你的女人?”正在抽烟的贩毒武装很惊讶。

“你难道不知道吗?伞兵空降下来一百公里范围内,所有的女人都是老子的!”

贩毒武装被逗乐了:“那你知道你现在面临什么危险吗?”

邓振华咬牙切齿地说:“知道!被枪毙的危险!”

“你还知道啊?那就别在这儿废话!”

“如果老子要宰了你们,军事法庭会因为我屠杀你们这帮狗日的而枪毙老子!”

“到现在你都认为这是训练?”贩毒武装看着他,有点不可思议。

“在伞兵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训练!连你这只鸵鸟也是——你就是老子练割喉的活靶子!我会割断你的喉咙,把你的肠子拽出来!狗日的,你的死期到了!”

贩毒武装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好,有种!”

邓振华怒视他:“所以你最好趁老子没挣脱,先宰了老子!否则,我发誓你会死得最难看,连你家的狗都认不出来你!”

贩毒武装狞笑着:“想痛快地死啊?没那么容易!”他说着就抡起枪托砸在邓振华的小腹:“慢慢受着吧!”

邓振华惨叫一声:“老子早晚要阉了你……”他又昏过去了。

菜鸟A队看着伞兵被虐,都很激动。

史大凡泪流满面:“鸵鸟,你是勇敢的鸵鸟!”

对面笼子里的马达咬着牙:“冷静!A队,冷静!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冲动!”

小庄怒隔着笼子怒着他:“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整我们的人吗?”

马达仍咬着牙:“生存——才能战斗!不受伤——才能反抗!”

耿继辉沉着脸:“菜鸟A队,顶住!我们的考验刚刚开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顺心!他们会挨个折磨我们,还记得我们的入伍誓言吗?!”

队员们低声说:“记得!”

“跟着我,重新宣誓!”

菜鸟A队面对着地狱一般的营区,跟着耿继辉低声宣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我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

誓言的声音逐渐大起来。菜鸟们斩钉截铁地背诵着誓言:“……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宣誓完毕,耿继辉点点头:“现在,到了我们履行自己誓言的时候了!菜鸟A队!”

菜鸟A队齐声低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他们的眼神坚定而果敢。

对面的木笼子里面。土狼默默看着:“灰狼,你说得没错,他们是最棒的菜鸟。”

马达苦笑一下:“所以我很偏爱A队。”

“希望他们能生存下来。”

马达看着那边的菜鸟A队,脸色沉重。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