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十章 第十章6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河流。橡皮艇默默开着。 小庄擦了一把眼泪:“……这就是我的陈排,我的兄弟!” 大黑脸一脸黯然地感慨:“真汉子啊!” 小庄抬眼:“老班长,强制性脊柱炎到底是什么啊?” “你不知道?” “是啊,陈排不肯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我长大了就知道了。” “我的答案和你的排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河流。橡皮艇默默开着。

小庄擦了一把眼泪:“……这就是我的陈排,我的兄弟!”

大黑脸一脸黯然地感慨:“真汉子啊!”

小庄抬眼:“老班长,强制性脊柱炎到底是什么啊?”

“你不知道?”

“是啊,陈排不肯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我长大了就知道了。”

“我的答案和你的排长一样,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大黑脸一伸手,志愿兵急忙把一个军用酒壶递给他。大黑脸打开,把酒往河里倒。

小庄抽抽鼻子:“白酒啊?”

“我跟你们陈排不认识,但是我敬他一壶酒!下辈子我跟他作兄弟,我带他作战杀敌!”

“你不是不喝酒吗?那带酒干吗?”

大黑脸还在倒酒:“我是不喝。”

“我不信!”小庄鬼笑:“我明白了,你自己偷偷喝的!还不敢跟我说,你怕我给你反应出去!放心吧,我小庄不是这种人!”

大黑脸不说话,仍沉浸在悲凉的情绪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无可奈何啊……”

志愿兵一旁道:“我们大……他是不喝酒,他的左腿受过伤,里面还有小鬼子的地雷弹片,一有潮气就疼。这酒是医务所特批的,顶不住的时候擦擦腿去去寒气。”

小庄仍笑:“我不信!看你的样子就是馋酒的,带着酒怎么会不喝呢?你跟我说,我不告诉别人!”

大黑脸倒完酒就把酒壶那么一甩,那个志愿兵赶紧熟练地接住。

大黑脸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了,笑:“我说不喝就是不喝——咱是个爷们,要说话算数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特种部队?什么叫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就是24小时随时待命——在这个地方喝酒,抓住了是要狠狠收拾的!”

小庄纳闷了:“军工大哥……”

“嗯?我这年纪作你爹都够格,怎么叫我大哥?叫我大叔才对。”

小庄认真起来:“那不行!战友就是兄弟哪儿有战友是叔侄的?”

大黑脸哈哈地乐:“成成!你小子还真是鸟啊!就叫大哥吧。”

“军工大哥,你们军工还上那么前的前线啊?”

大黑脸不说话了,好像很多事情压在了心底,他的眼睛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小庄问:“是开车还是抬伤员?”

大黑脸想了半天,才低沉地说:“抬伤员……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兄弟。我回头讲给你听吧。”

“嗯。”小庄不说话了。

监控帐篷里,队员们都看着监视器,目瞪口呆。高中队也默默地看着监视器,没有表情。

马达看高中队:“咋办?”

高中队失望地摇摇头:“让他滚蛋。”

“大队长在那儿!”

“大队长也得遵守集训选拔的规定!大队长也不能作弊!”

“我是说,谁去让他滚蛋?”

高中队看看他:“你的意思呢?”

“我觉得我们都不能去,只有你……”

“废话!这个时候我敢去吗?等小庄归队,就让他滚蛋!”


河边。橡皮艇靠岸了。三人下船。

志愿兵收拾橡皮艇,放气。小庄跟着大黑脸有说有笑地上岸。

一辆迷彩色的吉普车停在树林里,车窗后贴着带军徽的通行证“狼特001”。

小庄突然停住了。大黑脸看看他:“怎么了?”

“那狗日的大队长要看见我作弊我不完了吗?”

大黑脸左右看看:“那儿有什么狗日的大队长?”

“那不是他的小王八吉普吗?人肯定在附近!军工大哥我得自己走了,你这么帮我,要是被看见了,我就彻底歇菜了!这辈子都别想再来了!”

大黑脸恍然大悟:“哦!你说这车啊!我是车辆维修所的,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这辆小王八吉普坏了,送我那儿修!我修好了,就开出来钓鱼了!”

小庄感叹:“你胆子真够大的!狗日的大队长的车都敢开出来玩!”

大黑脸挤挤眼:“我不是老军工吗?妈拉个巴子的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

小庄附和:“就是就是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军工老大哥比他鸟!”

志愿兵正在折叠放了气的橡皮艇,一听这个忍不住噗哧就乐了。 他抬头看大黑脸。大黑脸跟他挤挤眼。他就忍住笑低头继续折叠橡皮艇。

大黑脸扶着小庄:“走!我带你坐坐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小王八吉普!”

小庄又跟着他走,却突然又停了下来:“不行不行我得回去!”

大黑脸有点意外:“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

小庄急赤白脸地说:“兰花丢了!”

“什么兰花?”

“就是我给小影摘的兰花啊!丢了!不行,我得回去取!”

“哦,这个啊?那种野兰花这个狗日的地方多的是!我让人给摘一筐子来!走!”

“不行不行,这是我给小影摘掉!我就要我自己摘的!军工大哥谢谢你!我就是明年再来我也得把兰花找回来!”

大黑脸怅然若失:“哎!你站住!你走了我怎么办?”

小庄站住,回头:“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大黑脸有点着急:“我跟谁说话去?好不容易今天礼拜天,我还有个人说话,你这走了我跟谁说话去?”

小庄一指那个志愿兵:“他啊!”

大黑脸急了:“他会说个鸟啊他!他要会说话我能成天闷的要命!他就跟个影子一样就会跟着不会说话!你不能走!”

“那不行!花儿是我给小影摘的!我一定要找回来!”

志愿兵不乐意了:“你这个兵……”

大黑脸一瞪眼。他立刻住嘴,低头把叠好的橡皮艇往自己肩上扛。

大黑脸插着腰一幅命令的姿态:“反正你不能走!”

小庄不搭理,掉头就走。

“哎哎!”大黑脸在后面无奈地喊,“你怎么去啊?”

“走着去!”

“你这不要走到明天吗?”

“走到明年我也要走!我不能把花儿丢下,那是我给小影的!”

“好好你回来我给你想个办法!”

小庄回头:“你有什么办法?”

“反正就是有办法,你这个样子不能走回去!”

“那你开车送我回去啊?”

“我也不回去了,咱俩开车耍去!这边林子可漂亮了,保证你没有见过!”

小庄掉头就走:“我不耍,我去找花儿。”

“那行我给你找!”

小庄回头:“怎么找?你也不肯开车送我,我自己走又不让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大黑脸指那个志愿兵:“他去找!”

志愿兵刚刚把橡皮艇往车上放,他吓了一跳。

小庄看看他:“不合适,干吗要人家跑那么远啊?”

大黑脸就说:“他最近就闲着发毛,想运动运动,业余爱好就是操舟!今天为了救你没有玩爽。让他回去玩玩吧——”他看那个志愿兵,“你说是不是?”

志愿兵一敬礼:“是!”

他马上利索地从车上取下橡皮艇气管船桨什么的,开始吭哧吭哧地打气。

大黑脸过来扶小庄:“咱们走!开车耍去!”

小庄犹豫地看志愿兵:“这合适吗?这个班长……”

“他就想运动运动操舟玩。——你说是不是?”

志愿兵立正:“——是!”

他居然没有任何不愿意!小庄纳闷地看着他。

大黑脸拉他:“走!汉子,我带你打兔子去!这山里兔子可多了!”

小庄跟他走向越野车。

突然他又停住了。

大黑脸纳闷了:“这是怎么了?”

小庄看着车窗上的特种部队通行证的军徽,脑里突然电光火石一闪,唰——他看见陈排点着自己的大檐帽:“你的脑袋上是什么?”

“军徽啊?”

“军徽在你的脑袋上,但是你的心里有它吗?”

……

小庄眨眨眼,看着那个军徽。

大黑脸看着他:“怎么了?拿着钥匙上车啊?”

小庄不说话,仍看着军徽。

军徽也在看着他。

唰——

陈排说:“知道那么多的好汉,为什么不顾一切要参加特种部队吗?”

小庄看着陈排。陈排点着他头顶的军徽:“为了它……”

“排长……”

“也许你要以后才能理解我的话,但是我要你现在记住——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乌合之众!我们有崇高的信仰,有坚强的信念!还有钢铁的纪律,钢铁的纪律!你知道什么叫纪律吗?”

……

小庄眨巴眨巴眼:“陈排……我错了……”

大黑脸纳闷地四处看看:“哪儿有你排长啊?”

小庄注视着军徽。

军徽也在注视他。

唰——

陈排严肃地看着小庄:“你必须知道什么叫纪律!”

“排长,你别生气,我马上背军规给你听。”

“那是你的嘴皮子功夫,你根本就没有刻到骨子里去!你的灵魂里,没有纪律的概念!你我行我素习惯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你穿着军装,却不是一个兵!”

“你不是说我是一个侦察兵吗?”

“但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兵!”

……

小庄注视着军徽:“对不起,陈排……我错了……”

“怎么了?”大黑脸彻底纳闷了。

“我不该作弊。”

大黑脸看着他转身:“哎!你干吗去?”

小庄回头:“军工大哥,谢谢你带我。但是我还是要回去,重新开始。”

“为什么?”

“因为……我要做一个有纪律的兵,一个合格的兵!”

大黑脸有些感动:“你就这样走回去?让他送你一段吧?”

“不了,我走错了路。我在哪里走错的,就从哪里重新开始。”

大黑脸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好汉子!”

“我不是什么好汉子,我只是一个……不争气的兵……再见!”

说完,他转身,挎着自己的步枪,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去。

大黑脸看着他的背影,长出一口气:“小苗子果然没看错你啊!”

小庄坚定地走着,走向自己走错路的原点。

监视帐篷。高中队看着监视器,没说话。

马达看看他:“我去让他滚蛋?”

“为什么?”

“他作弊了。”

“但他付出了代价,走回走错路的地方了。”

马达于心不忍地说:“他受了伤,这一个来回,要多走四十多公里啊!”

高中队淡淡地说:“有的人,走错一生也不会明白;有的人,走错一步,就能明白。他走错了四十公里,总算明白了,还不算晚。”

马达看着他,心里若有所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