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十章 第十章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一艘橡皮艇上,一个黑脸志愿兵抱着小庄在喂水。

小庄咳嗽,嘴里的水咳了出来。志愿兵惊喜地抬头:“他醒了,他醒了!”

小庄睁开眼:“小影……”

黑脸志愿兵憨厚地笑:“醒了就好了。”

“几点了?”小庄迷迷糊糊地问。

“11点!”旁边一个粗犷的声音说。

小庄一下子坐起来:“啊?”他想站起来,却脚一疼,整个人倒在橡皮艇上。

那个粗犷的声音骂:“妈拉个巴子的你干啥去?”

小庄回头,那人穿着老头汗衫迷彩裤,戴着一顶农民用的草帽,他头都不回。小庄看着他的背影说:“我天黑前就得赶回去!不然狗日的……高中队就要淘汰我!”

背影哈哈一笑:“你骂的对!他妈拉个巴子的绝对是个狗日的!” 他把没有钓上来鱼的钓竿拿起来,“饵又被吃光了!这是什么河啊河里的鱼怎么都光吃饵不上钩啊?尽是赔本买卖!”

小庄说:“班长,谢谢你们救我!我得走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

“你干啥去?”背影回头,是个中年大黑脸。

“我得回原来的地方!我得自己走,不能作弊!要不高中队要把我开回去,我不能回去!”小庄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起身四顾,“趁现在没人,班长你把我送回去吧?我从原来的地方走!”

大黑脸就问:“我带你一段不好吗?瞧你那个脚腕子,那么远,怎么能在规定时间走得回去?”

小庄摇头不迭:“不好。”

“为啥不好?”大黑脸有点意外。

“当兵的丢分不丢人,大不了明年再来,现在作弊就是赢了也不光彩。”

大黑脸看他半天。小庄的脸稚气未脱,却很严肃。

那志愿兵说:“那我们把你放下去你自己走吧。”

小庄一梗脖子:“不!我就要从我原来倒下的地方走!”

“那我们白救你了?”志愿兵有点不高兴了。

小庄也来了气:“我又没有让你救我!”

大黑脸乐了:“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鸟的!”

小庄看着他,没敢回嘴,低头掉泪了:“我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的,我不能被淘汰,我答应我们排长的……”

大黑脸笑:“妈拉个巴子还掉金豆了!多大了?”

“十八。”

大黑脸再看看:“有吗?”

“差半个月。”

大黑脸看他半天,低沉地说:“还是个娃子啊!”

小庄急了:“我不是娃子!”

那个志愿兵拽小庄。小庄不理他,对大黑脸说:“我不是娃子了我18了!”

大黑脸笑:“成成,你不是娃子是汉子成了吧?”

志愿兵对小庄怒吼:“你怎么说话呢你!”

大黑脸瞪他一眼:“妈拉个巴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志愿兵不吭声了,转身划船。

大黑脸转对小庄笑:“十八岁的列兵,能顶到‘流浪丛林’?不简单啊!”

小庄不屑地说:“这个狗日的特种部队又不是了不得的地方!我们夜老虎侦察连,个顶个都能顶下来!”

大黑脸爽朗地笑了:“小苗如今出息了啊!把个列兵都调教的嗷嗷叫!”

小庄惊讶了:“你认识我们苗连?”

大黑脸眨巴眨巴眼:“这个鬼军区有多大?我可是老资格的军工了!”

小庄松了一口气。

大黑脸看着他的浑身装备:“侦察兵?看你长短家伙都带着,会打枪吗?”

“那当然!”

“打两枪我看看?”

“我这都是空包弹,打了也白打。”

大黑脸转对志愿兵:“把你的王八盒子拿来!”

志愿兵赶紧摘下手枪递给大黑脸。 大黑脸不接,对小庄一努嘴。志愿兵犹豫一下,但是还是给了小庄,同时右手拇指一按按钮卸下弹匣。

小庄接过没有弹匣的手枪哗一声拉开空栓检查,熟练地整了一下回位了。他拿着手枪开始四处瞄准:“老班长,这班长的枪保养得不错!可是就是没子弹啊?难道要我把那鸟吹下来啊?”

他瞄准天空的鸟,枪口追逐着,不留神枪口转向了大黑脸。

志愿兵立刻跟豹子一样扑过来,扼住了小庄的咽喉。小庄没料到,在船上蹬腿翻白眼。

大黑脸一脚把志愿兵踹进河里:“妈拉个巴子的没子弹你瞎紧张什么?”

志愿兵掉进河里,眼巴巴看着大黑脸不敢上来。

小庄反过味道来,咳嗽着起身。

大黑脸瞪着志愿兵:“上来。”

志愿兵敏捷翻身上来,浑身湿透了。

大黑脸又转向小庄:“咋样?”

小庄摇头咳嗽着:“没事,老班长。”

大黑脸冲志愿兵伸出手:“子弹。”

志愿兵犹豫着,把弹匣递给大黑脸。大黑脸把枪和弹匣递到小庄面前:“拿着,打两枪我看看。”

小庄不敢接,看志愿兵。

大黑脸说:“别搭理他,他自己跟那边凉快呢。”

小庄乐了,一把抢过手枪和弹匣,快速合一上膛出枪。大黑脸笑:“样子挺花哨的啊?水平咋样?”

“那还用说!”

“打两枪我看看。”

小庄侧脸问志愿兵:“班长我可以吗?”

大黑脸挥挥手:“你别管他!他那个班长说了不算,我这个班长说了算!”

小庄看看四周:“老班长,我打什么啊?”

大黑脸看看四周,四周一片水茫茫:“打啥啊?刚才的鸟儿干吗去了?该用的时候就撂挑子不见鸟影了?跟那个狗日的小高一样!用不着的时候瞎在你跟前晃,用得着的时候不见鸟影了!”他摘下草帽,举起来问:“我扔出去你打的准吗?”

小庄点头。

大黑脸就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

小庄看着他“怎么赌法?我这个月的津贴刚刚领,你说咱们去哪儿喝酒?”

“我不喝,酒你最好也别喝。这个狗日的地方禁酒。”

“不是,我怕你想喝。”

大黑脸舔舔嘴唇:“我是想喝但是我更不能喝。”

“那咱们就偷偷喝?我到服务社买了到炊事班找你?”

大黑脸笑:“那就算了,我不喝酒了,说了不喝就不喝。”

“那怎么办?你说赌什么?”

大黑脸想了想,说:“一个弹匣里面有15发子弹。”

小庄一怔:“这么多啊?”

“重点不是这个——我这个草帽丢出去,你要是全打上了我就送你回原来的地方,要是打不上你就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不告诉你们那狗日的高中队怎么样?”

小庄犹豫着。大黑脸说:“那行!这个枪你就别打了,我送你回去。”他说着就过来拿枪。

小庄赶紧说:“我赌我赌!”

大黑脸笑:“愿赌服输?”

小庄点头据枪准备:“愿赌服输!”

“看好了啊——”大黑脸说着说将草帽甩出半空。

小庄据枪瞄准,扣动板机。

草帽在空中旋转,不时中弹。

草帽落入水里,最后一枪没有打中。

小庄傻眼了。

大黑脸一把拿过枪试试,枪已经空膛挂机,他把枪丢给志愿兵:“王八盒子还你,开船!”

志愿兵接过枪插入枪套,发动马达。

小庄还傻在那里。大黑脸看着他笑:“妈拉个巴子后悔了?”

小庄梗着脖子说:“当兵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后悔!不就是咱俩联合起来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吗?这事我干!”

大黑脸哈哈大笑:“对对!咱们联合起来作弊,骗这个狗日的高中队!”

小庄笑了。

“还是个娃子啊!”大黑脸陷入了沉思。

“我不是娃子,我18了!是列兵!”

大黑脸苦笑:“对对,是列兵!去年刚刚入伍的?”

“对!——班长,你当兵多久了?”

大黑脸看着两处的风景,迎面的风掠过他饱经沧桑的脸,许久,他说:“二十一年。”

小庄一怔:“啊?特种部队还有这么老的志愿兵?”

“我当兵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后来就不是兵了。”

小庄就点头:“哦,那你是老军工了?”

“对,老军工。”大黑脸爽朗地笑。

橡皮艇在河里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