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十章 第十章2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0 3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军区总医院大楼前。挂着伪装网的吉普车高速开来,在楼前急刹车停下。穿着常服的苗连跳下车,大步走进去。他心急如焚,满脸焦虑。

医生办公室里,高中队穿着常服,坐在医生对面听着介绍。

医生皱着眉头:“他的情况非常糟糕……”

高中队着急地说:“能不能再想想办法?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特战军官的苗子!”

医生苦恼地摇摇头:“同志,现在不是他还能不能当特种兵的问题,是他还能不能站起来的问题!你明白吗?”

高中队失神了:“怎么会这样?”

“病人的病情已经扩散,他一定忍耐了很长时间的病痛,甚至可能好多年了……”

门咣当推开了,苗连怒气冲天地站在门口:“小高——”

“老苗……”高中队起身。

苗连冲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我把我最好的排长给你,你他妈的给我练废了?”

高中队很内疚:“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不是你错不错的问题!他是我的兵——我的兵!他要是有一点三长两短,我把你告进军事监狱去!他还是个孩子,才23岁!他军校毕业刚刚一年,他的军旅生涯才刚刚开始!你他妈的怎么就能把他练废了?你说,你说——”

高中队低下头,无话可说。

医生急忙拦开苗连:“同志,同志,你冷静点,这不是突发性疾病!”

苗连看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他的连长,带了他一年了!告诉我!”

医生看着他,也火了:“你还好意思说?责任都在你,都在你!”

“医生,我告诉你,你注意措辞!”

“强直性脊柱炎是一种慢性疾病!你是他的连长,你早就应该发现!这个病已经在他体内潜伏很久了!他一直在忍耐着巨大的痛苦!我都不敢想象这样的病人,是如何在基层侦察连当排长的!他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军人!按照他现在的病情,换了别人,早就全身瘫痪了!”

“这不可能!他一口气能踢碎四个酒坛子,他是佛山无影脚!”

“他站不起来了!”医生无奈地说。

苗连被击中了一般,摇晃几下。

“他可能……真的要全身瘫痪了……”

苗连失神了:“一排长,一排长……”他转身就往病房跑。

高中队戴上帽子:“我去看看他!”他转身也出去了。

病房。

陈排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正失神地看着窗外。

门被轻轻推开。陈排回过头。苗连站在门口。陈排露出笑容:“连长……”

苗连慢慢走进来,站在陈排的前面摘下军帽。

陈排笑:“你这么严肃干吗?我不习惯。”

苗连看着病床上的陈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在打转。

陈排努力支撑自己想坐起来,苗连急忙扶着他:“别动……”

“连长,对不起,我不能立正,给你敬礼了。”

苗连的眼泪终于出来了:“你是个好兵,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侦察兵!”

陈排看着苗连:“对不起,连长……到最后,我也没做到……”

苗连含泪摇头:“不,你做到了,你让我们都知道了,什么是钢铁意识铸就的钢铁战士,你比所有的特种兵都勇敢,都顽强!你是我最好的兵,最好的!”

陈排突然哭出来:“我再也当不了特种兵了!”

苗连一把抱住陈排,泪如雨下:“你是我最好的侦察兵!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坚强的钢铁战士!”

“对不起,连长……”陈排在苗连的怀里很伤心地哭着,“我再也当不了特种兵了……”

走廊。

陈排的哀嚎传出来,高中队站在门口,他一把捂住自己的脸,眼泪从指缝中无声流出。

许久,病房里的哭声总算停歇下来,高中队擦擦眼睛,深深吁了口气,推门进去。

“高中队!”陈排脸色苍白,坐在病床上想起来,一双眼睛哭得红红的。

高中队连忙过去按住他:“别动别动,你得躺下休息。”

他和苗连扶着他重新躺下。两人站在病床两侧。高中队看看他,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刚才大队长打电话给我,大队常委已经决定授予你狼牙特种大队‘钢铁狼牙’的荣誉称号。这个荣誉称号,我们只授予过三个官兵。”

陈排看着高中队,惊讶地问:“我够格吗?”

高中队点头:“绝对够格!”

陈排露出笑容:“谢谢!”

苗连拍拍他:“你在这里安心养病,我带了二班长过来。他会在这里照顾你,一直到你出院。”

“连长,不用了。我又不是坐月子,用不着还派个人照顾我!咱们连是全训连队,尖刀连队!我倒了,一班长在参加选拔,二班长你又派来照顾我,一排不就散架了吗?让他回去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苗连佯怒:“我不是跟你商量,这是我的命令!”

陈排不敢说话,只是苦笑。

“这段时间我代理一排长,怎么——你还信不过我?”

陈排差点没疯了,赶紧点头。

“你好好养病,安心养病!我不会要别的排长,就等着你——你必须给我养好!”

陈排苦笑一下:“连长,我的病我自己有数,只要我倒下,我就起不来了。”

“胡说!”

“你别安慰我了,连长。我自己去看过专家,也查过资料。我敢说对于这个病,这里的医生都未必比我知道的要多多少。我……废了!”

“你没有!你给我听着,你必须重新站起来!不许倒下,你是我的兵!你要服从我的命令,明白没有?”

陈排看着苗连,片刻,点点头:“是!”

“不许胡思乱想,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一定会治好的!”

陈排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了,连长!”

高中队看看手表:“我要走了,你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给我的吗?”

陈排转向高中队:“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庄。”

高中队看着他。

“我了解他,他要知道了我的病情,很难说会搞出什么事儿来。他绝对是那种不管不顾,干了再说的主儿。”

“你是说他会闹事?”苗连也忧心忡忡。

陈排点头:“会的,而且会闹很大的事。到时候,可能你们二位首长都保护不了他。军法无情,而他现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兵。他的脑子里面,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这是个浑不吝的主儿,别看他不怕苦敢吃苦,但是他压根就不是一个军人的头脑!”

高中队想了想:“那你说怎么办?”

“让他来看我。”

“让他知道你的病情?”

“与其现在瞒着他,等到他自己发现,跟特种部队发飙,搞得不可收拾,不如让我来告诉他。他会听我的话的。”

高中队看看苗连。苗连看陈排:“你有把握吗?”

“有!他可以为了感情去死,绝不眨眼。我的话,他会听进去的。”

高中队点点头:“明天他就来看你。”

陈排还是忧心忡忡:“苗连,高中队,我还是要讲明白,小庄听我的话,也是权宜之计。无论他留在特种部队还是回到侦察连,你们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除非你们打算开除他的军籍,那我什么都不说了;如果想要他继续留在部队,必须让他明白过来,他不是一个人!他不能我行我素,他属于一个纪律严明的武装部队!要在骨子里面培养他的军人意识,纪律观念。我在还能压住他,不让他闹事;我不在,如果他还没有这些意识,这个二百五,一定会出事的!”

高中队想着什么,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关注他的。”

“小庄的优势在于逆向性思维,不按常理出牌。这是他的天分,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常理的概念,就喜欢跟权威对着干,这是典型的顺毛驴,就能听好话,不能听坏话,一激就炸,你越不要他怎么着,他非要怎么着。如果他怕苦也就算了,随便一个新兵班长就直接给他治服了,问题就是他不怕苦,不管怎么着,不管吃再多的苦,只要你让他觉得你在欺负他,他一定要让你不好过。所以,培养他的纪律观念和军人意识,真的是个漫长的过程。”

苗连叹口气:“你别担心那么多了,必要的时候我会跟他谈话的。”

陈排长出一口气:“一旦他真的从根上扭转过来观念,会是一个难得的好兵,一个出色的特战队员。只是这个过程,真的很漫长。”

高中队点头:“我会认真思考你所说的一切,并且会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陈排点点头:“我相信,小庄这块好铁,终究会炼成好钢的!我只能完成第一步,剩下的,只有看你们的了。把一个桀骜不驯的艺术青年,锻造成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全靠你们了!”

高中队和苗连看着病床上的陈排。陈排好像压根就没有担心过自己的身体,诚恳地看着他们。

高中队点点头,看了一眼苗连。两个厮杀无数战阵的老兵一起退后一步,啪地立正,举手敬礼。

陈排呆住了。

苗连说:“这是我们哥俩,给你敬礼!好兵!”

陈排的眼泪出来了,他慢慢抬起右手,颤巍巍地敬礼。

宿舍。菜鸟A队正在准备睡觉。小庄躺在床上着想心事。邓振华在玩哑铃,呼哧呼哧地喘气:“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卫生员,看看我这肌肉练得怎么样?”

史大凡一边洗脚一边看《七龙珠》,他抬头嘿嘿笑:“驼鸟肉有点硬,不好吃。”

耿继辉在看书,是英文原版的特种部队回忆录,不时还翻翻字典。

老炮在设计图纸,还翻阅着建筑图册。强子擦着脸走过来:“真漂亮啊!”

老炮一本正经地说:“这是非洲风格的造型,看看怎么样?”

邓振华听了就玩着哑铃过来:“非洲风格?哪儿呢哪儿呢?我看看!”

老炮拿起来图纸,邓振华看看图,又看看老炮:“你建这么漂亮,不怕明天舍不得炸?”

老炮一把夺过来:“你管呢!干一行就得爱一行!”

邓振华还在玩哑铃:“可是你是爆破手!不是工程师!”

耿继辉抬头:“特种部队的爆破手,也必须是工程师。不会盖,怎么知道怎么毁?”

“可是老炮也设计的太漂亮了吧?这是什么?是装饰画吗?”

老炮笑:“一只鸵鸟。”

兵们哄堂大笑。

马达进来。

大家立刻起立,小庄也翻身起来。

马达看小庄:“你跟我出来,高中队找你。”

小庄出去了。

帐篷外。高中队站在国旗下的钢盔方阵前面,想着什么。

“你过去吧,他要和你单独谈话。”

小庄跑步过去,立正敬礼:“高中队!”

高中队转过身,看他:“稍息。”

小庄背手跨立,目不斜视。

“明天给你一天假。”

小庄瞪大眼,不敢相信。

“你搭炊事班买菜的车进城,去军区总医院看看你的排长。”

“高中队?”小庄简直是惊喜了。

高中队点点头:“晚饭前必须归队,否则按照出局处理。解散。”

小庄敬礼:“是!谢谢高中队。”

高中队看着他兴奋地跑回去,转回脸看着那片钢盔的方阵。月光下,蒙着迷彩伪装布的80钢盔方阵,仿佛在无言诉说着什么。

高中队突然立正,庄严敬礼。

钢盔方阵还是无言。国旗在猎猎飘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