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杀手 白令海峡 四!鱼死网破!!

phenry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URL] “来吧!别这么消沉!”我回头一看,是伊万!拍打过了我,他跨了进来,我则溜出了驾驶座。 车子有点摇晃,可能是伊万还没有扶稳方向盘,这车底盘和双前轮本来就挺活的,我趔趄着斜跨过副驾驶座的靠背,尼古拉拿不准往哪个方向腾挪,我怕踩疼了他,一手扶住了靠背,边上似乎有什么动静,眼睛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


“来吧!别这么消沉!”我回头一看,是伊万!拍打过了我,他跨了进来,我则溜出了驾驶座。


车子有点摇晃,可能是伊万还没有扶稳方向盘,这车底盘和双前轮本来就挺活的,我趔趄着斜跨过副驾驶座的靠背,尼古拉拿不准往哪个方向腾挪,我怕踩疼了他,一手扶住了靠背,边上似乎有什么动静,眼睛十有八九都盯着它。


我才注意到对面的峭壁,那儿也不断易峰突起,一发连绵向前,可能是中间夹杂了太多的雾,方才并未给及目穷尽!现下倒似开阔了些,那儿对称得就像是同一本书的书脊,笔挺甚至隽永、高傲进而欺下!我们的道路渺小得就像是其中的一角折页,车身微一打晃,前路也开阔了些。我是通过倒退的路面看到的。


尼古拉挥了挥帽子,这时我才看见一门巨炮,那东西就在对面,翻书般腾挪了出来,我甚至看到了粗大的炮口,拿不准是否要对准我。


尼古拉放下了帽子,在厚实的坐垫上拍了拍,我坐了下去。怪不得他不肯为我挪窝,我的胳膊又抵上了车门,和对面山坡上的巨炮毫无遮拦。它原本该是藏在山壁之间的掩体内,山洞或是石台保护色下。这会儿大剌剌地有了转向,老实说我拿不准这个动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发现没有一条胳膊搭在车的这一侧上,接着余光上尼古拉的帽子招魂似的飘了飘。难道有什么情况吗?这里是俄罗斯,而且完全是内陆!我似乎又觉得身后、身后的身后依次要翻箱倒柜了。


我也索性拉回了胳膊,兜里的枪口对着尼古拉的胸口,只要它再招魂,我一定洞穿他的脑壳。


“那门炮真不对劲!”我嚷了起来,“你知道怎么深入在敌区防御上做手脚吗?”


“他们要是连这个也做到了,那就真是绝了。”尼古拉激动地说。


“小心点。我们打的就是情报。”身后有人翻出了压箱货,戳了我脊梁一下。我回头看去。


我希望炮打他个稀巴烂,而从我身边擦过去。


“该死的,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一定是从卫星开始切入的。”有人说。


“最好别这么说,他们要是真来这一下,那么,在阿拉斯加,就要变成我们惯用的技俩对付他们了。”卡谢夫爬上了车屁股炮台,贞节牌坊还在那有气无力地挂着,慢吞吞的。


言下之意是说,还没人这么干过。这不够让人松口气的。


“那我们就来试探试探他吧。”伊万瞄了眼后视镜,加大了油门,车子开始像箭般飞驰。可能是我太狐疑了,几次发现伊万都在瞟后视镜。


接着我发现那面后视镜是斜下冲着谷内的。


事态要越发蹊跷了!


“嘿,他们还真有可能破釜沉舟来这一下了。恐怕已经动用了卫星干扰,如你所说,彼得,你的耳朵还疼吗?”油门踩到了120迈,伊万仍闲敲着方向盘的边。


“轰”的一声,那门炮已经发射了。倒退的路面向后,传来了一阵山体滑坡的哗啦声,不过这还只是开始,为了向那门炮致敬,伊万也手忙脚乱地带车开出了个狂乱的八字。


“彼德的耳朵八成是听不清楚我在说什么了,那个新来的。”伊万回头瞟了我一眼,我豁地觉得眼前瞪我的是敌人。


“小心点,这顿炮击还只是个开始,我记得这一路上都预伏了好几排炮的,多得就像古希腊的船桨。”


我说,“但愿刚才那一炮不是像向我们致敬的。”


“不是向我们致敬的。”


和伊万一样,我也抽了抽鼻子,嗅觉告诉我,我们已达成共识!


“大家都注意了。”伊万仰身踩死了油门,天上压下了第二门炮,他车开得这般飞快,好像对面的大炮都能把炮杆抵上来似的。其实山道如此复杂多变,山势这般微妙险峻,炮一旦出膛,想打中我们事先都不用考虑脱不脱臼的,一拳就能把我们拍死在山崖上,或是滚下身后的万丈深渊。


“嘭”,这一次炮击离我们很近,在爆炸的塌方中,我们的车飞身划了个弧,眨眼从底下穿过。


身后的碎石就像是瀑布,乒乒乓乓地击下悬崖。我回头看着腾起的蘑菇云,和那门昂首的大炮,它又在溜滑的碎石中腾挪出来,又射来一弹。


与此同时,伊万也双手招架,黑压压地撞进了我的余光。同时我觉得天上都烧着了,转瞬又冷却成海,一浪拍在了车头前。我埋头在伊万的靠背上,觉得自己快被两股交错的力绞碎了。


尼古拉也和我一样无能为力,他的脚都扫到了车外,接着我就听见了剧烈的爆炸声。我抬起头来,因为自身也受到第三股力的推动,直接搡我出了对抗的炮弹,我瞟了一眼,尼古拉的双腿还翘着,天上也没有了火烧火燎,尼古拉也被加速压死在座位上,呻吟、喘息皆不可能!


我伸手触到了车门,简直火烫无比,多亏没打开,不过再打开已经不可能了。就这门,已经被重铸、重新锻打过了。


我抬起头,总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送我们离开的两发炮弹就像是甩圆规一样把我们甩了出去。前边的打身后,身后的又打身前,加上开车的伊万又见缝插针,趁势逃我们出了一劫!


火炮正在抬头,可我们车速很快,比它转脖子快!卡谢夫借着车轮在乱石上的一跳,点燃了一枚火箭炮,正好打爆了巨炮。


接着我又看到伊万擦了擦后视镜上的污垢,瞧了瞧自己的脸,接着又像之前那样调整了角度,他咬着牙缝说,“卡谢夫,别在那些废铜烂铁上浪费炮弹,我们是打不过来的。而且,雅库布会找我们报销这些国家财产的。”


“我可还不起这笔钱。”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伊万露出了沾满油污的脸,两眼和牙齿闪着兴奋的白光。



轰的一声,车子飞速向前,后视镜往下压着,他时不时在瞟,说,“没说的,美国人是要绑票。这会儿该是希尔那小子被押过这里了。”


“希尔,您不是在说楚季科夫的儿子希尔吧?他不是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了吗?”有人打岔说。




“对,在他身上,我们半年啥也没套出来,这会儿正在押送转移,很可能要叫我们碰上。”



“你们看着,这是我按雅库布的吩咐得到死者瓦西里的指令,”伊万对着观后镜晃了晃手中的一只蓝瓶子,在前台上磕打了磕打,裸出了那张纸条,挡了半面说,“按说他的命是够硬的,这我们大家都知道,可他已经死了,让我们看看事情会坏到什么极致吧。”


他把那张折着的纸条一抖,在风中张开,回头对我们说,“果不其然,我们上路,他也不甘寂寞呢。难怪美国佬这会儿都动用了卫星,国防部的快速反应是惊人的。可既然他们有这个预谋,那一定自信具备更快的出击能力,既然他们敢对我们下手,也不怕打草惊蛇了。他们准备多久了?”


他盛气凌人,我只有嘟囔,“恐怕已经很久很久了。”


“你再说一遍!”


“恐怕已经是什么都准备好了!长官!要不然,他们不至于这么炮击过来,简直鸣炮庆祝呢。”


接着,我看到伊万埋下了头,果然,炮火已经孱弱了很多,如果能以此换来片刻安宁,我才不管希尔的死活,和我关系没有。不过情报特工是要较劲的,吃这碗饭的才能深切体会到打击力度。就像冷战时一样,你给我一拳,有可能我回你一拳!



可伊万是不服输的,他瞟着后视镜说,“听着,那家伙终于来了!大家靠后。”他说的简直兴奋极了。


直到那架红色的“飞艇”从身后的崖底升起,我连忙扭头看去,需要站起来才能瞧清楚。这个通红色主体的飞艇正在爬升,从我们的身后接近,而且分裂般地拍打着双翅,它飞快逼近,越来越像是一只瓢虫,接着我的脖子就扭到了头,我感觉到了座下的震撼,感觉飞驰中的汽车简直是被托举了起来。


而且,耳畔随之而起、震耳欲聋的是引擎的咆哮声!


她直接撼动着遮在下方的悬崖。


阳光投射在我们的车旁,就如死水一汪!悬崖也似乎意识到了脚下的解体,顶部也在一片死寂中瑟瑟发抖。脚下一定是崩溃的洪流,被那死东西搅成了一锅粥。这随手能抓下一把来的空气在极力抗拒着加入飞滚而下的骚乱,会一发不可收拾!这要我们抗拒不抗拒了!


这东西是结结实实地敲门了。


接着他像瓢虫般飞跃腾起,露出了曾经被我们打成了筛子的底壳!红色的车体轮廓、一对橙色的喷射引擎掀开了两旁的车门,与之交相辉映的是天顶的太阳!而令我如芒在背的那两个喷射引擎,已经齐齐地、无比压抑地罩在了上方,没说的,这就是那辆小消防,如今已经打开了密封,成了这副样子!


我拿不准,伊万是不是有兴致朝里边的希尔问好?


克格勃,干他们这一行的,回击不力只有被进击!这下可好,欺到顶门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