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八章 第八章5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这是一间幽静宽敞房间,拉着厚厚的窗帘,里面只有台灯和电脑屏幕的光线。周围十多个监视器屏幕,显示着不同的场景。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戴着耳麦,在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小庄的小说。 男人的下巴胡子拉喳,带着一种特殊的苍凉。男人的眼,隐隐有泪光闪动。 男人点燃一根烟。烟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这是一间幽静宽敞房间,拉着厚厚的窗帘,里面只有台灯和电脑屏幕的光线。周围十多个监视器屏幕,显示着不同的场景。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戴着耳麦,在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小庄的小说。

男人的下巴胡子拉喳,带着一种特殊的苍凉。男人的眼,隐隐有泪光闪动。

男人点燃一根烟。烟头一明一灭。

那张脸,是大胡子的陈排。

他在小说后跟帖:“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而为了梦想去努力,虽然没有达到却无怨无悔。虽然他没有达到,却会永远无怨无悔。”

他敲击回车。名字是“永远的侦察兵”。

小庄家。小庄默默注视着电脑,他叼着一根烟。烟头也是一明一灭。

小庄匆匆回复:“侦察兵读者,你知道陈排现在的消息吗?”

陈排的回贴很快出现:“他不过是沧海一粟。在人民解放军的数百万官兵中,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尉排长。你还记得他,我相信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安慰了。继续写下去吧,我们都在期待着。侦察连——杀!”

小庄看着屏幕,眼里含着泪,他写下几个字:“侦察连——杀!”

山地。拂晓。林间小溪潺潺流过。

小庄踩在水中间,顺着小溪,手持步枪警惕潜行。

静谧的山林,突然响起两声青蛙叫。

小庄靠在岩石旁,回了两声青蛙叫。

邓振华在树上露出脸,招手。

小庄快步上岸,跑过去钻进灌木丛。

灌木丛里,史大凡、耿继辉等四名队员在里面。史大凡嘿嘿笑:“你也来了啊?”

“就你们几个了?”小庄问。

耿继辉避而不答:“陈排呢?”

小庄默然半晌,道:“折了……”

“陈排怎么会折了呢?”

小庄内疚地低下头:“他有什么强生性脊柱炎,我没报告。我们逃跑的时候,他的病犯了……”

史大凡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强生性脊柱炎?是强直性脊柱炎吧?”

小庄看他:“对对对,你怎么知道?严重吗?”

史大凡呆在那里:“啊,啊……我是医生……”

小庄抓住他:“告诉我,严重吗?”

史大凡看看他,想想:“不严重,不严重……你怎么不早报告?”

“陈排不让我说的。他说特种兵是他的梦想。”

史大凡看着小庄,不知道说什么好,脸上没了往日的笑容。

耿继辉没想更多,他忧心忡忡地说:“我们只有六个人了,折了一半兵力。突击营救任务,只有我们六个人,无论如何都完成不了。”

小庄气恼地说:“看来他们是铁定要淘汰我们了!那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耿继辉摇摇头:“拼不是办法,都被淘汰了就随了他们的愿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六个人去救人,一样是被淘汰!”

邓振华滑下来,把狙击步枪递给一个队员:“你上去替我。”那个队员起身上去了。他走过来,“真热闹!讨论什么呢?”

史大凡这次没跟他贫,还在想什么。邓振华有点不习惯,看史大凡:“嗯?你个死卫生员,这次哑巴了?”

史大凡叹息一声,回过神来:“我们在商量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既然我们救不出来那个倒霉蛋了,就冲过去给他一个痛快的!然后一起死战到底,GAME OVER!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打道回府,明年再来!”

耿继辉笑笑:“那是蠢主意!我们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了,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邓振华睁大了眼睛:“可是咱们六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够去救人啊?杀了他还差不多!”

小庄想想,说:“除了陈排,咱们还剩下十一个人呢!”

耿继辉眼睛一亮,看小庄。小庄继续说:“剩下五个人,都没受伤。我看着他们被押走的,咱们为什么不把他们救出来?”

邓振华哈哈一笑:“他们正在到处找咱们呢,咱们去自投罗网?”

耿继辉在思考。史大凡抬眼看小庄,又看看耿继辉:“这样做算犯规吗?”

邓振华说:“当然算了!换了你是老鸟,你能受得了吗?”

小庄说:“我们都背过集训队规定,里面没有说训练时不许主动攻击他们!”

“规矩还不是他们给订的?他们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邓振华还在狡辩。

耿继辉说话了:“我们也能解释规矩!”他拍拍小庄的肩膀:“好主意!我们动手,突击营救!”

邓振华看他俩:“突击营救还是突击送死?我们六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救出那些倒霉的侦察员的!”

耿继辉看看他:“我们是救不出来那些侦察员,但是我们能救出来我们的弟兄!”

邓振华摸摸耿继辉的额头:“卫生员,给他拿退烧药来!”

史大凡在思索什么。邓振华又喊:“还等什么啊?我们的副队长发烧了!”

史大凡抬头:“他说的对——我们能救出来自己的兄弟!”

邓振华瞪大了睛:“然后我们都被那帮该死的老鸟给开除!”

小庄摇摇头:“他们不会开除我们的。”

“为什么?”邓振华看着他。

“因为这是他们教给我们的,我们只是拿来还击他们罢了!”

耿继辉点头:“是的,他们不会开除我们的,只要我们能成功。这会是一次漂亮的兵不厌诈,出其不意!我敢说自从建队以来,就没有菜鸟主动攻击过他们!这是第一次,我们肯定能成功!”

邓振华呆了:“你疯了吗?他们人多势众,会吃了我们的!”

“他们的主要精力在围剿我们,防御B点!押送俘虏的兵力肯定是最少限度的,而且他们的心思也用在防范俘虏逃跑上!他们想不到我们会突击营救,我们只要埋伏好了,就一定成功!十一个队员团结起来,我们就能完成营救侦察员的任务!”

史大凡举手:“我同意!”

小庄也举手:“我也同意……陈排走了,我就剩下一个班长了,还有强子,我不想他被淘汰。”

“菜鸟的胜利大逃亡?”邓振华睁大眼看着耿继辉,耿继辉反看他:“现在多数同意了,伞兵?”

邓振华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我能有什么意见,你们这帮笨蛋都要去送死,我肯定不能看着你们送死!不然留下我太孤单了,要干就干,奶奶的!天天受虐,我快憋坏了!”

耿继辉伸手:“拿地图来。”

史大凡拿出地图,大家拼接起来。

耿继辉的手指在地图上划拉着:“这是B点,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这是3号山路,他们要被运回去的必经之路。两地之间直线距离10公里,我们正好在中间。我们埋伏设在这。走直线,能抢在他们前面!”

邓振华问:“可是我们动手以后呢?剩下的时间就不多了?我们怎么能在中午12点赶到B点?还是一样要被淘汰啊?”

小庄提醒说:“他们有车!”

邓振华笑:“抢他们的车?更热闹了!本来是袭击特种兵,现在又加上个抢劫军车?我们够当场击毙的罪了。”

耿继辉也笑:“他们是贩毒武装,伞兵!我们才是特种兵!”

史大凡嘿嘿笑:“所以说你的智商在我和马之下嘛!”

小庄说:“我们开车不走山路,他们的越野车可以从地图上的这里直插B点。当然车就废了,不过我想中国陆军出得起这笔经费。”

耿继辉颔首:“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干!让他们这帮老鸟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菜鸟也疯狂!”

小庄伸出拳头:“锤他狗日的老鸟!”

几个人的拳头也碰撞上来,齐声吼:“锤他狗日的老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