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月亮升起来了。菜鸟A队排列成松散的战斗队形,在齐腰深的野草中穿行。

小庄还是尖兵,他双手已经打了绷带,步枪斜挎在胸口,嘴里叼着一根野草。

强子排在第二个,后面是老炮和两个队员,其余的菜鸟松散跟在后面,手持武器环顾四周。

小庄举目望去,都是夜色弥漫:“他们是不是想不到我们走这条路?”

强子说:“够呛……历年来的受训队员能想的招都用过了,难说他们在哪儿等咱们。”

邓振华笑:“别逗了,他们又不是神仙,这方圆几百公里的荒山,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走哪里?”

老炮看看四周:“安静得不正常啊?从昨天到现在,一次遭遇战都没打响,一个埋伏也没遇到。”

陈排很冷静:“保持速度前进,提高警惕。越安静的地方,越蕴藏杀机。”

邓振华笑:“什么杀机?我觉得他们压根就没在路上等着我们,这穷山恶水的,就是想在这里埋伏也得跋山涉水,他们傻啊?”

史大凡嘿嘿一笑:“别忘了,他们比我聪明,也就是说比你和马聪明。他们可是特种兵!”

“特种兵就是三头六臂?就是天兵天将?我就不信……”

小庄突然举起右拳。大家立即蹲下举起步枪,警戒四面八方。

陈排猫腰跑过来:“怎么了?”

“我觉得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

“好像有呼吸的声音。”

陈排四处望望,都是野草和灌木:“是我们的呼吸吗?”

“不是我们的……但是距离我们很近。”

陈排四周看看,他举起步枪挑开脚下的一团杂草,土狼的脸露出来,他怒吼:“动手!”

四周突然跃起七八个抖掉杂草的特种兵,怒吼着冲过来。菜鸟们措手不及,已经有两个被按倒了。

邓振华被一个特种兵从背后抱住,他挣扎着,史大凡一个擒拿手就把特种兵的下巴给拆了。邓振华趁机挣脱开他,回身就是一脚:“奶奶的,敢抓老子!”

陈排踢倒一个冲来的特种兵,他高喊:“跑——分散突围——”

菜鸟们急忙分散突围,他们两人一个小组散开,这是事先规定的逃跑方案。特种兵们在身后追着。枪声四起,一片混乱。

土狼高喊:“留下一个看俘虏,其余的去抓人!豺狼、海狼跟我走,我们一定要抓住那个干部!”

特种兵们怒吼着向菜鸟们冲去。土狼带着两个特种兵如狼似虎,豹子一样敏捷地追着小庄和陈排。

邓振华、观察手跟史大凡拼命奔跑,跃下山颠,顺着山坡滚落。观察手刚刚起身,一迈步就掉入陷阱:“啊——”

邓振华和史大凡回身想救,灌木丛里闪出一个特种兵来,他举起防暴射绳枪,邓振华吃过亏,他脸色大惊:“快跑——”

两人刚刚闪开,一个特种兵从斜刺里冲出来扑倒史大凡,史大凡措手不及被撞倒在地上。邓振华起身飞腿解开史大凡的围:“该死的卫生员,你欠我一次——啊——”

最后这声怪叫是倒下的特种兵抱住了邓振华的腿把他绊倒。史大凡二话没说伸手用擒拿招数拆了他的胳膊,特种兵惨叫着。

史大凡嘿嘿笑着拉起邓振华:“现在咱俩两清了。”

两人继续飞奔。


耿继辉纵身跳过小溪。老炮跟着跳。小溪里突然站起来一个湿淋淋的“水鬼”。老炮撞在他的身上,两人滚在小溪里面。

两个特种兵涌上来,几人撕打在一起。

耿继辉转身要冲过来,一个特种兵指着耿继辉:“全力抓住他——他是副队长!”

老炮嘶哑着喉咙喊:“跑——快跑——别都被抓住——”

耿继辉一咬牙,转身跑了。

挣扎着的老炮被按在水里,上了反绑。


山里。小庄在前,陈排在后,两人狂奔。土狼带人在后面几十米外追赶着。

前面是个小悬崖。

小庄纵身跃上。

陈排也想纵身一跃,却哎呀一声仰面栽倒。

小庄回头,陈排捂着自己的膝盖,一脸痛苦。他返回来:“陈排,你怎么了?”

“跑!别管我!”

小庄一把拉起他:“我背你走!”

后面的声音在接近,土狼和两个特种兵的身影已闪现在丛林里。陈排从小庄背上挣脱:“别管我!我掩护你!快走!”

小庄紧紧抓着陈排不放。陈排掰开小庄的手:“你听我说小庄!你不能被淘汰!你是苗连的希望!你要完成他的心愿!”

“我管球什么淘汰不淘汰的?”

陈排推开小庄,摘下步枪上膛:“这要是在战场上,我他妈的毙了你!”

“陈排!”小庄急了。

土狼高喊:“他们跑不动了!快!”

两特种兵跟着都往这里来了。

陈排挥舞步枪驱赶小庄:“走!赶紧走!”

小庄咬牙,转身上了悬崖跑了。

后面追兵越来越近。陈排靠在树上,望着特种兵们来的方向,满迷彩油的脸抽搐着,眼泪流下来。

特种兵如狼似虎地冲过来。陈排嘶哑着喉咙发出绝望的吼声:“啊——”他举起冲锋枪对天射击。枪口喷出烈焰。陈排的脸在烈焰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绝望。

山颠处,小庄突然回头,陈排绝望的吼声在山谷里回荡。他突然咬了咬牙,掉头就往回跑。

山谷里,土狼带着两个特种兵持枪围着陈排慢慢过来,陈排的表情很痛苦,却仍在坚持。

土狼脸色一变,甩开步枪,蹲下撕开陈排腿上的迷彩裤。他大惊失色地拿起对讲机:“土狼呼叫野狼,土狼呼叫野狼。这里有重伤员,立即调派直升机前来支援……”

山颠上。小庄滑下山坡,还在拼命地往回跑。

山林里。土狼带着两个特种兵抬着陈排。土狼小心地护着他:“你别动,别动。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土狼呼叫天狼1号,你们在哪?完毕。”

“我是天狼1号,我们已经起飞,在路上。完毕。”

“最快速度赶到U20,我们这里有重伤员!完毕。”

“天狼1号收到,医疗队在直升机上。完毕。”

小庄拨开树枝——陈排躺在担架上,被两个特种兵抬着走往开阔地。土狼高喊:“走走走,带他到开阔地上等直升机!他是重伤,需要马上治疗!”

土狼的话打消了小庄不顾一切去营救陈排的念头。他知道,陈排的腿肯定很痛,他确实需要及时的治疗。他也知道,陈排今年是注定实现不了特种部队的梦想了。可年经的他不知道,陈排以后永远也当不了特种兵了;他更不知道,陈排的军旅生涯,彻底结束了……

小庄看着远去的陈排,呼吸急促,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