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八章 第八章1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1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当所有的训练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时,第二阶段的考核开始了。与第一阶段的考核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是按小组逐次来进行考核。 夜。 菜鸟A队在帐篷前整齐列队。高中队冷峻地站在队列前:“我没什么可多说的,今天晚上是你们第二阶段的综合演练,也是考试。”他注视着眼前的队员们:“警方的一名侦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当所有的训练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时,第二阶段的考核开始了。与第一阶段的考核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是按小组逐次来进行考核。

夜。

菜鸟A队在帐篷前整齐列队。高中队冷峻地站在队列前:“我没什么可多说的,今天晚上是你们第二阶段的综合演练,也是考试。”他注视着眼前的队员们:“警方的一名侦察员在边境A32地区被贩毒集团绑架,你们的任务就是突击营救,再把他带回来。行动代号‘热带闪电’,小队代号‘闪电’。记住,被俘就没有机会继续考试。明确没有?”

“明确!”菜鸟们大声回答。

高中队看手表:“行动开始,这是你们的情报和任务简报。”他把一个牛皮信封递给陈排:“你们的时间很紧张,上车吧。直升机在机场等你们,在路上做行动准备吧。”

陈排接过信封,敬礼:“是!闪电小队,登车!”

菜鸟们快速上车。车粗暴地向着机场驶出去了。

高中队看着卡车开走,面无表情地拿起对讲机:“菜鸟出发,准备狩猎。完毕。”

“收到,完毕。”

丛林上空,直升机低空盘旋降落。菜鸟A队全副武装,满身满脸迷彩,手持步枪逐次跳下飞机。

直升机丢下菜鸟们就拔地而起。

陈排涂满迷彩的脸上眼睛很亮,他跪姿持枪打着手语。小庄会意,第一个跃出。其余的队员展开战术队形紧跟其后。

山谷深处。无线电天线在摇曳。

陈排戴着耳机:“菜鸟A队呼叫请回答,菜鸟A队呼叫请回答。我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请求下一步指示。完毕。”

高中队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菜鸟A队,这是鸟巢。你们在明天天黑以前到达B控制点,等待下一步指示。注意,这是你们这个阶段的综合考核,不合格者没有补考的机会。明确没有?完毕。”

“菜鸟A队收到,没有补考机会,明确。完毕。”他摘下耳机,打开塑料地图卡片。(为了地图不会受潮,所以特种部队的地图都采用了塑料卡片,组合起来就是一张完整地图。)陈排的眼突然直了。老炮凑过来看了一眼,用手在地图上量了一下,也是倒吸冷气:“90公里?!”

陈排苦笑,抬头看看队员:“从我们所在的位置到B控制点,直线距离是90公里。”他看看手表,”现在是11点38分,这个季节天黑一般是18点左右——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个时间内,到达B控制点。”

强子愣住:“直线距离90公里?!”

“我们这是山地丛林,要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冤枉路啊!”小庄也傻眼了。

邓振华不满地说:“路上还有那帮狗日的老鸟埋伏,说不好要打几仗!这他妈的根本就是完成不了的任务!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

“红军。”耿继辉淡淡地说。

大家都看他。邓振华问:“谁?”

“红军!长征时期,红1军团第2师第4团,两个昼夜行军160公里山地,中间突破敌人的阻击,十七勇士强占泸定桥。在任何军事专家眼里,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的前辈做到了。”

大家都不再说话。

陈排看看大家:“轻装。”

大家开始轻装,丢弃干粮和其余的生活物资。

陈排看看小庄:“你做尖兵,机灵点,”他又看看强子:“你跟着他。这会是我们难忘的一次山地徒步旅行。出发!”

小庄提起自己的武器,起身出发了。

强子跟上,后面的菜鸟们陆续跟上。他们在黑夜的丛林,用编组纵队,快速前进。


山间公路上的检查站,特种兵们牵着狼狗在巡逻。所有来往车辆都受到严格的检查。

山上,小庄轻轻拨开灌木枝叶,露出迷彩脸上的眼。

更多的眼露出来,排成一线。他们看着下面,强子吐吐舌头:“我靠!生生是天罗地网啊!”

邓振华端着狙击步枪在搜索,也在思索:“这帮狗日的老鸟肯定布置了埋伏等着咱们呢。”

史大凡嘿嘿笑:“等着吃鸵鸟。”

陈排思考着:“我们不可能绕过这个检查站,只有一条路。只能冲过去了……”

老炮看他:“怎么冲?下面起码有一个排,还不知道附近藏着多少老鸟。我们就一个A队,就这么冲还不给包圆了?”

耿继辉说:“他们想不到我们会直接冲关的,出其不意,险中求胜!”

小庄想了想,说:“我们需要高速的交通工具,靠走路是摆脱不了他们的追击的。”

陈排拿出塑料地图卡片,他戴着战术手套的食指在卡片上搜索着,点了点一个位置,那是边防武警中队。陈排笑着:“距离这里3公里,是边防武警的一个中队,他们在山地使用军马巡逻。在山里,这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邓振华小声地惊呼:“我们骑马闯过去?他们都是机动车辆,追上我们是分分钟!”

陈排说:“汽车和摩托车不能进入的地方,马可以进入!我们过了哨卡就直接进山!”

强子犹豫着:“武警可都是实弹,咱们去他们的营房偷马……”

耿继辉说:“军马是他们无言的战友。只要我们上马,他们不敢向我们开枪。”

陈排面对大家:“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没有?”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同意。陈排点点头:“好!现在明确一下,我们要潜入边防武警中队盗取军马。任何情况下不要开枪。如果招来边防武警部队的实弹还击,那问题就复杂化了。一旦得手,立即把所有马匹驱散,我们纵马进山撤离!明确没有!”

大家低声道:“明确!”

陈排挥挥手。大家无声滑下山坡,潜身进山。

三公里山路于菜鸟A队来说不在话下。一路奔袭,武警驻地很快就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陈排拿起望远镜,驻地门口,哨兵持枪肃立。他们身后是高墙电网。探照灯不时地扫来扫去。营房里黑着灯,武警们还在睡觉。他放下望远镜,用手语下着命令。小庄、强子、老炮会意,闪身下去。邓振华拿着狙击步枪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耿继辉拿出射绳枪,瞄准下面。

陈排拿出滑降环,套在自己手上,然后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

武警驻地的大墙下,三个黑影贴着墙跟慢慢移动。小庄抬头,电网上有电火花偶尔闪动。“通了电的。”他回头低声说:“得先把电卡了。”

强子看了看说:“他们肯定是自己的发电机,外面没电线。”

小庄看着大门口警惕的哨兵,在想着什么。老炮看看他:“你打算列队过去,打招呼啊?”

小庄笑了:“有何不可?”

强子也笑了:“好主意!”

三人当下里闪身走出黑暗,大摇大摆地向着大门走去。

哨兵看着三个走来的陆军士兵突然睁大了眼,他伸手制止他们:“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小庄说:“报告!陆军特种部队集训队的受训队员。”

“你们有什么事情?”

“我们迷路了,也没给养了。看见这里有部队,就过来想吃口热饭。”

哨兵笑:“想加入特种部队,还会迷路?等着,我打电话去。”

小庄他们已经走近,站在岗亭外面等着。

不一会,哨兵跑步过来:“你们进去吧——小高,带他们去食堂。别叫炊事班了,给他们找几个馒头热一热。”

另外一个哨兵答应一声,跑步过来:“跟我来吧。”

三个菜鸟大摇大摆地跟着小高进去了。小高走在前面,三个菜鸟跟在后面。小庄观察着四周。院子黑着灯,只有路灯孤独亮着。他头也不回,左手却在后面打手语。

两人会意。

三人走到黑暗拐脚,小庄突然出手,一个箭步把乙醚毛巾捂到小高嘴上。小高登时晕倒在小庄怀里。

三人把他拖进花坛,然后贴着墙跟走向马圈。

马圈边,一个武警正在喂马。一只手突然拿着乙醚毛巾捂住了他的嘴,直接将他拖倒。三人从黑暗中闪现出来。他们的迷彩脸在夜光下显得很怪异。马儿们惊了一下,后退着,打着响鼻,蹄声凌乱。

山坡上,陈排从望远镜里观察着:“他们得手了!射!”

耿继辉举起射绳枪,瞄准扣动扳机,嗖!飞虎爪带着细细的钢索脱膛而出,攀住了马圈屋檐。

一条黑色的钢索拉直了。

陈排把滑降扣套在钢索上。史大凡嘿嘿笑着也把滑降扣套在钢索上。陈排转头:“你们去门口接应。”

耿继辉点头,带着队伍转身下去。

陈排凌空而下。史大凡随即跟上,两人从钢索凌空滑下,如同两只黑鹰。

小庄三人打开马圈,正各自拿着马鞍等等弄马。陈排和史大凡凌空滑来,两双军靴前后轻轻落地。两人丢开滑降环,进入马圈。

五个人匆匆把十二副马鞍安在马背上,然后上马,拉着十二匹马的缰绳冲出去,陈排拿出催泪弹,回手直接就抛在马圈里面。催泪弹喷出白雾,马儿们受惊了,夺门而出。

营区里突然群马奔腾。五名菜鸟紧紧贴在马背上,混在马群当中,纵马冲出大门。

武警们被吵醒了,一片喧闹开灯出门。

大门外,耿继辉带着队员们从暗处一跃而出,上了那些戴好马鞍的马。

武警们从后追出来。一名武警举起步枪,军官一把推开他的胳膊,子弹打到空中。

军官怒吼:“不许开枪!绝对不能误伤马!赶紧报警,把马追回来!”

武警惊讶着:“谁会偷咱的马啊?胆子肥了?”

军官咬牙:“妈的!咱们中计了,原来那三个陆军的小子不是来蹭饭吃的,是他妈的来偷马的!胆大包天啊?追!”

机动车辆嘟嘟地开出来,武警们有的上车,有的抓住剩下的马,翻身上去,持枪追赶。

军官在车上对着电台吼:“给我接陆军特种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