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七章 第七章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障碍场。四面都有炸点在爆炸。老鸟们手里拿着自动步枪不时地对天射击。菜鸟们疲于奔命。小庄疲惫地跟在陈排后面。

陈排起身跳上木板墙,却撑不上去了。小庄急忙在下面扶他。

陈排的膝盖在发抖,他咬牙,一使劲翻了过去,栽在地上,他艰难地爬起来,继续前进。

小庄跟着翻过去,追上他:“陈排,你没事吧?”

“没事,膝盖磕了一下!”

马达拿着高音喇叭喊:“菜鸟,你行不行?不行就滚出去!”

陈排高声喊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他蹒跚着往前跑。小庄跟在后面。

马达对着小庄的耳朵:“你他妈的磨蹭什么?”

小庄急忙往前跑去,不时回头看陈排。

菜鸟们气喘吁吁,都陆续到了终点,正顽强列队。小庄担心地看着陈排蹒跚地跑过来。

“要不要去医院?”马达发现了陈排的异常。

“报告!我只是膝盖磕了一下,没事!”

“硬撑着不是英雄,是傻瓜。”

“报告!我真的没事!”

小庄心急如焚,嘴唇噏动想说话。陈排用眼色制止他。小庄咽口唾沫,咬住了嘴唇。

“没事就入列,一会去我房间拿点红花油。”

“是!”陈排坚持入列。

马达看看夜光表,挥挥手:“带回吧!”

值班老鸟跑步过来,喊着口令。菜鸟们按照口令向右转。陈排又蹒跚了一下,但是顽强站直了。小庄在他侧面,心急如焚却不敢说话。

“齐步——走!”

菜鸟们齐步走。陈排努力让自己站得很直,走得很稳。小庄一直注视着陈排。陈排满是泥泞的脸上强忍着痛楚。

军靴整齐地走过泥水。走回住地,走进宿舍。


入夜,菜鸟们都已入睡,鼾声四起。

黑暗中,急促的呼吸声伴着清晰的咬牙声断断续续传来。小庄在上铺睡不着,看看大家都睡了,悄悄起身下床。

陈排在黑暗中躺着,圆睁双眼,咬紧牙关,嘴唇都咬出来血。小庄小心地看着他:“陈排!”

陈排转向他,没说话。

“疼得厉害,就叫医生吧……”

陈排咬牙摇头。小庄关注地看着他:“陈排,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陈排说不出话来,他咬住嘴唇,鼻子急促呼吸着。

“陈排!你怎么了?”

陈排伸出食指放在嘴唇,示意他收声。

小庄不吭声了,靠近陈排。陈排的双手抓住左腿膝盖,牙齿喀吧喀吧响。小庄抬头。陈排一脸痛苦,汗如雨下。

“我去把史大凡叫起来!”小庄要起身,陈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咬牙说:“你敢出声,就不是我的兄弟!”

小庄张着嘴不敢出声。

陈排长出一口气,痛苦过去了,他大口呼吸着平缓自己。

“陈排,你到底咋了?”

陈排苦笑:“我可以信任你吗?”

“我可以把命都给你!”

陈排闭上眼,再睁开:“答应我,替我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到底怎么了啊?你不能硬撑着啊!你得退出训练,去看病!”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

小庄点头:“当然!”

“其实,我得了强直性脊柱炎……”

小庄眨巴眨巴眼:“什么脊柱炎?”

“没事,就是一种关节炎。”

小庄放心了。

“关节炎是侦察兵的老毛病,睡觉吧。我好了。”

“那你也得治啊?”

陈排苦笑:“我都熬到这个时候了,难道要现在退出?放心,我自己知道自己。睡吧,明天还得起来训练。”

“那你要答应我,如果……不要硬撑!”

陈排笑笑。小庄懞懂地把那当成回答。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床铺。

噼哩啪啪的键盘敲击声停下了,小庄停止写作,眼泪默默滴落在键盘上。他点燃一根烟,让自己沉浸在烟雾中。

电脑屏幕上,读者的留言纷纷跳出来:“天那!不是吧!这么优秀的军人哥哥,怎么会?”“他的病后来好了吗?”……

小庄的手哆嗦着,在键盘上敲击:“晚了……我那时不知道什么是强直性脊柱炎,我只知道侦察兵的老毛病是关节炎,但是什么是脊柱炎,还是强直性的?如果当时我知道,我一定会赶紧去报告的,我一定会的!请相信我!”

他趴在键盘上,泪如雨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