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七章 第七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特种障碍场。一身泥水的菜鸟们爬出泥坑,冲向前面的低桩铁丝网。铁丝网上戳着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逼真假人。

远处的地堡里,黑色贝雷帽下的特种兵画着迷彩,面无表情地在调整机枪标尺。他拉栓上膛。咔嚓,子弹是实弹。他的眼睛从准星看过去,菜鸟们还在爬着,都进入了低桩铁丝网。

高中队拿起望远镜,漫不经心地说:“射击。”

机枪手毫不犹豫扣动板机。

枪声大作。子弹打在铁丝网上空立着的十几个假人身上,里面的血浆飞溅出来。下面爬着的菜鸟们被溅得一身血。有个菜鸟受不了了,抱住脑袋缩在原地惨叫着:“我退出——”

高中队拿着望远镜:“菜鸟八十一号,淘汰。”

机枪声中,一身是血的菜鸟们陆续爬出来,钻入满是泥泞的壕沟,躲在沙袋掩体后面缩着脑袋。

枪声终于停了。菜鸟们心有余悸,不敢出头。马达若无其事地站在壕沟外面:“起来起来了!列队!集合!”

菜鸟们胆战心惊地爬出来列队。小庄还在发愣,被老炮拽起来。

高中队走过来,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感觉怎么样?”

菜鸟们都不说话。

“就你们这个熊样子?还想成为特战队员?我告诉你们,这只是个开始!特种部队每年都有死亡指标的!不是战斗的死亡指标,而是日常训练的死亡指标!灰狼,告诉我大队牺牲情况。”

“是!我大队自组建以来,共牺牲22人。其中行动当中牺牲7人,训练当中牺牲15人!另外还有一条军犬,在搜爆行动当中牺牲。”

菜鸟们的脸色都很复杂。

高中队看着他们:“现在,谁还想退出?说,不丢人!”

菜鸟们无语。

耿继辉喊:“报告!”

“你想退出?”高中队有点意外。

“报告!不是,我有个问题!”

“讲。”

“刚才子弹的射击高度是多少?”

“水平高度,距离地面140公分。”

“是!谢谢首长!”

“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子弹这次从头顶掠过的具体高度。这样以后当有子弹掠过头顶的时候,我就有了判断值。”

高中队点头:“你还算有点胆色,肯动脑筋。”他语调一变,“你们以为完了吗?特种障碍,10个来回!现在开始!灰狼,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不想他们还能这样站在我的面前,有力气问我问题!”

“是!”马达喊着口令:“全体都有,10个来回!全速前进!”

菜鸟们懞懂地开始跑,脚步杂乱。

马达吼:“没吃饱饭还是怎么的?”

菜鸟们加快速度。

马达拿起高音喇叭:“跑完障碍以后到食堂集合。不是吃饭,是上课!我要考你们的化学和物理——再快点!”

他拿起一把56冲锋枪对着天空射击,哒哒哒哒……

10个来回终于完了,浑身泥泞的菜鸟又被拉到伪装网搭成的食堂里。他们累得两手都在颤抖。

马达把卷子发下来。

菜鸟们开始写。

两个特种兵拿着冲锋枪,在里面走着,不时地对天射击,以干扰队员答卷。

小庄稳定自己开始答卷。冲锋枪在他的耳边炸响,弹壳落在他的身上,卷子上,手上。他拂掉弹壳,继续答卷,嘴里念叨着化学公式。

喜娃看着试卷发毛,他的卷面上一片空白。

马达过来,不忍心地问:“怎么了?”

“就会两道,其余的看不懂了。”

“这是高中化学课本上的,你应该学过。”

“我是初中毕业。”

马达叹息:“退出吧,菜鸟。”

喜娃站起身,眼泪流了下来,

小庄看他:“喜娃?”

喜娃看着小庄:“我走了……”他径直出去了,在外面发出压抑的哭声。

“喜娃!”

马达看小庄一眼:“不许说话,继续答题。”

小庄起身:“报告!”

“你?”

陈排低声喊他:“小庄!”

小庄充耳不闻:“这种考试意义何在?我们是选特种兵,又不是选高考状元!”

高中队在后面一直不吭声,这个时候说:“你放弃了吗?”

小庄咬牙,沉默。陈排在他旁边咳嗽一声:“苗连!”

小庄怒吼:“没有!”

高中队指着自己的脑子:“永远记住,特种兵最宝贵的武器是这个!这里不欢迎弱者,因为没任何一个特种部队的指挥官想看见尸体被送回来。只有强者当中的强者,才能成为中国陆军特种兵!”

“可是不是每一个队员都是爆破手啊?!”

“我只要最好的!”

小庄转过头:“你的标准是什么?就是这样从肉体到精神,不断折磨我们吗?”

高中队冷峻地说:“我的标准就是——让我的队员在未来战争或行动当中,能够活下来!如果你放弃,跟他一起出去;如果你继续,坐下答题!”

小庄盯着高中队,咬牙,坐下答题。

高中队注视着他,久久地……

国旗前,喜娃含着眼泪摘下自己的钢盔,放在队列里。他咬了咬牙,转身提着自己的81自动步枪,背着背囊,上了一辆吉普车。喜娃在车里注视着特种部队新训基地,默默擦着眼泪。

吉普车渐行渐远,慢慢消失了。

只有国旗还在飘舞。

下面壮观的钢盔队列无言地陪伴着国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