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七章 第七章2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医学院手术室。小庄把昏迷的老炮小心放在手术台上。邵胖子在旁边心急如焚:“你这是搞什么搞啊?” 女助教戴上口罩:“我一个人做不来啊。” 小庄说:“我学过战地救护,这样的外科手术我可以帮你!” 邵胖子不好意思地说:“小杰,我真的不知道,这……” 女助教不理他:“先救人要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医学院手术室。小庄把昏迷的老炮小心放在手术台上。邵胖子在旁边心急如焚:“你这是搞什么搞啊?”

女助教戴上口罩:“我一个人做不来啊。”

小庄说:“我学过战地救护,这样的外科手术我可以帮你!”

邵胖子不好意思地说:“小杰,我真的不知道,这……”

女助教不理他:“先救人要紧,把那个给我推过来。”

邵胖子赶紧去推。小庄捂着老炮的伤口:“医生,他还在流血啊!”

“必须马上输血!”

邵胖子说:“还是送医院吧,咱们这哪有血给他输啊?”

小庄一下子撕开自己的袖子:“我的血型和他一样!抽我的!”

女助教看看他,示意他躺到另一张床上,她拿起一支大针筒,熟练地扎进小庄的血管……

手术很顺利。女助教摘下口罩手套,她皱着眉头看看还在昏迷的老炮:“他现在生命没危险了,但是很容易感染——必须马上送医院!”

邵胖子一把拉她出去,不好意思地说:“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你……”

女助教冷若冰霜:“我这只是一个医生的职责,跟你没关系,我不能看着伤员死在我的面前。”

邵胖子满脸堆笑:“对对对,你是个好医生!我……”

“什么你,什么我?我们之间早就完了,我只是出于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天职,遵守我的诺言。现在人已经活了,该通知急救中心来把人接到医院了。另外,你也该通知警方,他的伤明显是斗殴造成的。我觉得,虽然你是个混蛋,但是你应该不是法盲!”

女助教扬长而去。

邵胖子一想:“对啊!我得报警啊!”他手忙脚乱拿出电话,拨出110。


110指挥中心。女警接线员态度和蔼地说:“好,谢谢!请你不要挂机,稍后有警员跟你联系……1102注意,有市民报警,一名不明身份男子身受刀伤。请你前往以下地点……”

街道。一辆警车在巡逻。车内警员拿着对讲机:“1102收到,我们马上过去查看。完毕。”

他拉响警笛,警车加速离去。


一间灯光昏暗的仓库里,噼啪作响的无线电台传出警方的内部通讯。马云飞抬起眼:“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你们知道怎么做了?”

面前几个精干的小伙子颔首,转身离去。

医学院手术室。老炮微微睁开眼睛:“这是在哪儿?”

小庄看着他:“你现在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炮坚持要起来:“我不能再进去……”

“这不是医院,是医学院,今天周末没人来——我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炮看他:“我跟你没关系……”

“你的血管里有我的血,你再说一次——你跟我没关系?”他看着老炮闭上眼睛,“你说过,要死就死在一起!我想知道,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

老炮不说话。

“班长!”

老炮睁开眼睛:“别再叫我班长,我已经变了。”

“不!你没有!你还是老炮!你他妈的还是那条汉子老炮!”

“我不是!”

“是你教会我怎么去当一个兵的!你现在他妈的告诉我,我曾经为之感动为之牺牲的一切,都变了?”

老炮刚想说话,突然呆住了:“警车!”

小庄竖耳一听,的确隐隐有警笛传来。他一愣。邵胖子在外面探头。小庄一跃而起,踹开门:“老邵!你报警了?”

“啊,是我报警了。你也不想想,这能不报警吗?”

小庄气急败坏:“我他妈的现在连一个信任的人都没了!”

邵胖子苦着脸:“兄弟!你是前特种兵,我是老百姓啊!我交你这么个朋友我容易吗我?”

小庄把邵胖子按在墙上,邵胖子害怕地捂着脸:“别动手别动手!别着急,慢慢来啊!”

小庄举起拳头却砸不下去,他直接砸在墙上:“操!”

一把手枪突然顶住了他的太阳穴。这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他用低沉的声音说:“你们什么都没看到,别逼我开枪。”

然后几个精干的年轻人冲进了手术室。小庄愣在原地:“你们想干什么?”

“带走我要的人,别找麻烦。子弹不长眼!”

老炮已经被扛出来,扛走了。

小庄红着眼:“放下他!”

墨镜举着手枪缓缓退后:“记住,别找麻烦——你们什么都没看到!”他说完转身跑了。

小庄转身就追。

墨镜甩手两枪。小庄就地卧倒。子弹打在邵胖子耳边的墙上。他尖叫一声捂着脑袋蹲下了:“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别着急,慢慢来……”

小庄已经起身追出去了。

教学楼门口,警车拉响警笛高速驶来。那几个墨镜青年出了大门,举起手枪一阵乱射。警车急忙拐弯,车身几个弹洞。

警员急忙翻身下车找掩护,对着电台呼救:“1102呼叫支援……”

老炮已被扛到车上。车门关上。两辆轿车高速离开。

浑身是血的小庄手里提着棍子冲出大门。

“别动!”两名警员闪出来举起手枪。

小庄傻眼了,呆在原地。

派出所门口。强子的轿车高速驶来。强子下车,跟门口的所长打了招呼匆匆进去。所长跟在他身后进去。

强子大步走着,“有老炮的消息没?”

所长跟在旁边:“没有。不过你那个战友看来确实是路过,有证人的证词。”

“那他没事了?”

“对,不过他最好别离开本市。需要的时候,要他配合调查。”

强子点头:“我会叮嘱他的。”

走到预审室门口,强子自己进去了。

预审室里,小庄浑身是血地坐在椅子上,强子推门进来。他都没反应。

“小庄……”

小庄不语,看着一个地方出神。

“你可以走了,我是来接你的。”

小庄还是不说话。

“我的心不比你好受,但这个事情真的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你别管老炮的事情了。”

“如果今天我不管他,他会死的……”

强子不说话。

小庄转过眼,盯着强子:“他会死的!不是死在敌人的炮火下,不是死在杀敌的战场上,是死在街头的斗殴!他不是为了保卫祖国,不是为了赢得战争,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死?你告诉我——”

强子错开他的眼:“你现在离开派出所,不要出城,警方随时会找你协助调查。我还有事,先走了……”他转身就走,嘴角在抽搐。

“强子!”

强子站住了。

一间简陋的库房。消毒塑料布围着成一个简易的手术室。马云飞站在外面,还是那么冷酷。他身后站着那些精干的枪手。

医生出来,摘下口罩,点头:“马先生,他醒了。”

马云飞问:“情况怎么样?”

“他的身体非常好,没有什么危险了。安心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

马云飞点点头,进去。他径直走到老炮跟前,看着微微睁开眼的老炮:“说,为什么救我?”

“你是谁?”

“马云飞。”

“我……不认识你……”

“所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救我?”

“我……”

马云飞突然一把按在他的伤口上。老炮惨叫:“啊——”

马云飞怒吼:“谁派你来的?说!”

老炮痛苦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谁派你来的?谁派你来接近我?是警察?还是那帮老头子?”

老炮惨叫着,咬住了嘴唇。

“你以为我就那么傻?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圈套?谁派你来的?”

老炮忍不住了,张开嘴惨叫:“啊——”

马云飞目光冷峻,不为所动。

“是你爹!”

马云飞呆住了,松开手:“你说什么?”

老炮急促呼吸着:“是……你爹……”

马云飞怒视他:“你要是敢骗我,我宰了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退伍以前,负责看守你的父亲……我们感情很好,他临刑前委托我……保护你……”

马云飞的表情很复杂。

“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杀了我。总之,老顾拜托我的事情,我做到了。至于你如何处置我,都不重要了。”

马云飞看着老炮:“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你父亲说过,你们兄弟三人,他最器重你。他说你从小最喜欢看文学名著,梦想是成为一个文学家,却没想到自己生在这样一个家族,是没有选择的……”

马云飞不说话,脸上表情越来越复杂。

“你第一次杀人,是为了救他。那时候你才11岁……”

马云飞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

“还需要我说什么来证明?”

马云飞睁开眼:“不需要了……会有人治好你的伤,把你送到境外去。安家费会打到你的帐号上,足够你下半生的花销了。”

“你不需要我保护你?”老炮很意外。

“你为什么还要继续保护我?”

老炮坦然看着马云飞:“因为……是你父亲的临终瞩托!”

马云飞的眼神终于变得柔和,他伸手右手。老炮伸出右手。两只手握在一起。


“我们一起走过的艰难岁月,你们都忘了吗?”

强子闭上眼睛,不说话。

“我们一起在国旗下的誓言,你们都忘了吗?”

强子睁开眼,径直走了。

小庄失落地坐在那里。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