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七章 第七章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伪装网下,菜鸟们坐在那里,看着前面的高中队。

高中队在讲解:“爆破技术是每名队员都要掌握的基本技巧。特种部队在敌后,经常面对需要采取爆破的情况;除此以外,在城市作战和反恐怖行动当中,经常需要定点定向破门、破墙等等作为开路手段。”

“特战队员由于经常在敌后长途奔袭,所以能够携带的弹药都是有限的。所以还要学会在没有炸药的情况下,如何获得必要的物品,并能用当地的资源制造炸药,完成爆破。”

高中队拿出一堆日用品,有洗发水、肥皂、食物防腐剂等等。他娴熟地组装在一起:“知道这是什么吗?”

菜鸟们知道这肯定是个炸弹,但都不说话。小庄问:“这个威力有多大?”

高中队笑笑,把一个旧手机用胶带粘在组装好的炸弹上,交给他:“你去,放在那部旧车里。”

小庄拿着炸弹快步跑到100米外的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边,把炸弹扔进去。

队员们在高中队身后看着。高中队拿起高音喇叭:“好了,你撤回来!”

小庄转身快步跑回去。

高中队拿起一个手机,拨打号码。车里的炸弹上,手机响了。电波引爆了炸弹,轰的一声,整部车被炸飞了,化成一团烈焰,片片废铁落下来。

队员们瞠目结舌。邓振华眨巴眼:“我没看错吧?那车就炸了?”

史大凡嘿嘿笑:“没看错,放了个二踢脚。”

高中队习以为常地笑笑:“你们爆破技巧的第一课是化学和物理。我知道你们大多数菜鸟的文化程度不高,来自农村的可能连高中都没上过。但是没办法,如果想在未来的行动中活下来,脑子不够数的还是自己退出吧。”他指着自己的脑子,“永远记住,特种兵最宝贵的武器是这个!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笨,就直接退出好了。这里不欢迎弱者,因为没任何一个指挥官想看见尸体被送回来,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尸体都回不来。只有强者当中的强者,才能成为特种兵!强者的概念,不光是体能,更重要的是——你的智商!”

队员们静静看着他。

“现在你们知道了?我们要的是什么人?不是超级战士,不是兰博,而是智商和体能、聪明和智慧、忠诚和狡诈等一系列的完美结合,加上严格的训练和精良的装备,我们就把他们称之为——特种兵。”

小庄的电话在响,他迷迷糊糊地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接电话:“喂?”

“你丫他妈的终于起来了?给你打电话打了八百六十次没人接!搞什么隐居啊?”是邵胖子。

“说吧,什么事儿?”小庄嗓子都是哑的。

“别说兄弟不够意思啊,你的工钱帮你要了!过来领吧,你直接找会计就得!”

“还有工钱?”

“废话,有哥哥给你撑腰呢!赶紧去领,别等制片人改主意!”

小庄懞懂地挂了电话,闭上眼睛在椅子上靠了一会,然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开着他的切诺基出去了。

小庄疲惫地开着车,车窗外的街道车水马龙,一片繁华。他开过一个娱乐城,到了剧组在的宾馆门口,拐弯进去。

娱乐城门口在装修。几个民工和衣盖着被子睡在工地上。老炮睡在其中。


宾馆走廊。小庄拿着信封从会计房间出来,邵胖子在旁边念叨:“你说我怎么说你啊?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各色?你就是大师,你也得先进这个圈子吧?一步一步往上熬吧?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你别着急,慢慢来啊……”

小庄没说话。

“哎,这几天你在干吗呢?怎么也没电话也没人影儿的?”

“我想把那个小说写完。”

“还写小说?我说你能不能务点正业啊?这都什么年月了?谁还看小说啊?再说你谁啊?谁给你出啊?写小说才能赚几个钱?这不是胡扯吧?得了得了,赶紧烧了得了,我再给你找个剧组干点正经事儿……”

小庄没说话,对面出现回来的剧组人员,录音小妹站在人群中,看着小庄呆住了。

人流跟邵胖子贫嘴打招呼过去,邵胖子左右看看:“那什么,你们俩聊吧,我有事先去了。”

他走了。录音小妹看着小庄。小庄干笑一下:“我走了。”

录音小妹叫住他:“小庄,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

录音小妹打开自己的房门:“进来吧。”

小庄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录音小妹关上门。

小庄局促地问:“找我有事吗?”

录音小妹盯着他:“没事我不能找你吗?”

“我还有事,先走了。”他转身要走。录音小妹一把从后抱住他:“小庄!”

小庄呆住了。

录音小妹的眼泪流了出来:“我真的那么差劲吗?”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我也觉得自己贱!找不着人了吗,还是没人喜欢我?没人追我?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别人了,我不在乎!”

小庄不说话,也不回头。

录音小妹哭着:“你还不懂吗?我真的不在乎!”

“我在乎。”

“你在乎什么?”

小庄嘶哑地说:“好多年了,我就这么胡里胡涂的混来混去的。我努力让自己把她忘了,我拼命让自己把她忘了……我以为我已经忘了,忘了她,也忘了那些一起走过的艰难岁月!我以为我把什么都忘了,可是我没有!我明白过来,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她是谁?”录音小妹抬起一双泪眼。

“我的梦。”

“你爱她?”

小庄没说话,长出一口气。

录音小妹流着眼泪:“你不能接受我吗?”

“我说过了,我在乎。”小庄慢慢掰开她的手,“我走了。”

录音小妹的手慢慢被掰开了,她哭着:“你不能抱抱我吗?抱抱我就好!”

“对不起。”小庄转身出去。

走廊上,邵胖子跟个女演员在贫嘴,女演员被逗得乐不可支。小庄出门,对邵胖子说:“我走了。”

“哎?不跟人再聊会儿了?”

小庄笑笑:“我还有事。”

邵胖子一脸纳闷:“这还是你吗?你会放过送上门的?”

小庄不语,落落地下楼。


宾馆对面的娱乐城。未到营业时间,大门关着,门内站立着两帮彪悍的打手。

烟雾缭绕中,两个老板面对面坐着。娱乐城的赵老板贪婪地吸着茶几上的海洛因。完了过瘾地打了俩喷嚏,靠在沙发上陶醉。

对面的马云飞年纪不大,却少白头了,好像经过太多的沧桑。他的眼睛带着忧郁,文质斌斌的脸上城府很深,看不出任何表情。

赵老板满面红光:“成色不错,上好的四号!真是虎父无犬子啊!这批货我都要了,我跟马家也算重新接上关系了!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马家振兴有望!”

马云飞笑笑:“赵叔,我这次回来,除了跟您这些老人接上生意的关系,还有一件事情。”

“年轻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家父曾经说过,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混的就是朋友。朋友有难,肯定是要伸手相助的。”

赵老板眯缝起来眼睛。眼神中带着凶光。

马云飞不卑不亢:“当年赵叔落难金三角,家父……”

“行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是就想要那笔钱吗?我告诉你小马,我跟老马的帐,还轮不到你来要!”

马云飞压根没着急,只是笑:“赵叔,这批四号的成色,在市面上根本见不到。这个你是清楚的。”

“对啊,我清楚。那又怎么了?小马,你刚入行,不是我这个叔说你,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有货?大不了我不要这个成色的,难道我还怕没人买我的货?可笑!”

“当然,市面上有货的不是我一个。但是只有我一个,敢用半价出手!你知道这是什么结果?就是一场价格风暴!内地的江湖大乱,注定要有一批老家伙被淘汰出局!”

赵老板站起来:“你在威胁我?”

马云飞气定神闲:“我只知道,我们马家失去的一切,我都要亲手拿回来!无论是钱,地位,还是尊严!”

赵老板冷冷看着他:“小马,你要知道你在和谁作对!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一群老家伙!而且这里是中国大陆,也不是你的地头!捏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马云飞也站起来:“看见我身后的这些人了吗?”

赵老板冷笑:“看见了,怎么了?”

“你先问问他们答应不答应!”

赵老板鼓掌:“好!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实在是好大的胆子!我佩服你,弄这么几个小混混就敢在内地叫板!你一定是周润发的黑帮片看多了,你怎么不去演《英雄本色4》呢?真是可惜了你这张小白脸!”

马云飞瞬间变了脸:“你给我听清楚了,每个字——20年前,家父在东南亚收养了一批孤儿,这个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赵老板愣了一下,仔细观察这些戴着默镜的年轻人。他们神色从容,但是带着凛然杀气。

“他们就是那些孤儿!他们成年后都去美国黑水雇佣兵公司接受了系统的军事训练,还在不同国家参过战——你现在该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小混混,也不是为了钱卖命的杀手!而是我们马家的复仇者!不要抱着侥幸心理,因为你跑不掉,凡是对我们马家下黑手的混蛋,一个都跑不掉!”

赵老板有点胆怯了,笑:“小马,咱们两家那么多年的交情,玩笑都不能开了吗?这些年我可是一直挂念着你爸,那是个好大哥啊!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样,以前我欠你爸的款子,这一周内凑齐;另外,这批货我要,你也别那么把我们这群老东西赶尽杀绝。后生可畏啊,老马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马云飞起身,淡淡一笑:“赵叔,话都说透了,以后还希望前辈多照应!我告辞了!”

赵老板满脸堆笑:“慢走,慢走……有时间来找叔玩啊!”

马云飞带着那群死士扬长而去。赵老板拿出手绢擦汗,低声对手下说:“这里不能要了,我们撤!动手!”


娱乐城门口,老炮跟那些民工起来了,在干装修活儿。

门开了,马云飞等出来。几辆轿车也开了过来。

突然几声枪响。一个跟班跃起来挡住了马云飞,中弹倒下。

现场一片混乱。

宾馆门口的小庄正在打开车门,他闻声抬头。对面,几个枪手冲出来,一阵乱枪。马云飞被跟班护住。跟班拔出手枪还击。

民工们抱头倒地喊着救命。老炮趴在地上,抬头看着马云飞。

娱乐城的大门开了,涌出一群人举着西瓜刀乱砍。马云飞措手不及,后背中了一刀。双方打成一团。

老炮突然一跃而起,他的格斗非常麻利,砍杀马云飞的几个家伙立即被放倒。

马云飞抬眼看老炮,老炮在人群中左突右杀。

小庄发现了老炮,惊讶地张大了嘴。

马云飞在保镖掩护下匆匆逃离。他看着还在亡命的老炮高喊:“给我查那个人是谁!我要他活着——”

两个保镖塞他进入车里。车队扬长而。

老炮仍跟那些打手格斗。一把刀扎进了他的胸口上,他后退一步,掉头就跑。后面一群人在追。

小庄翻身上车,发动车子追过去。

老炮在前面拼命跑,浑身是血,刀子还在胸口。后面一群人穷追不舍。小庄的车高速从路上追过来,跟老炮并驾齐驱。他对着老炮高喊:“上车!”

老炮看见了小庄,很意外。

小庄怒吼:“上车——”

老炮打开车门上车。小庄加速离开。

后面一片西瓜刀扔过来,砸在小庄高速离开的车屁股上。

老炮捂着伤口,浑身是血地靠在座位上。小庄急怒攻心:“你丫到底在搞什么?”

老炮不语,他的胸口上还插着刀把,血在流淌,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小庄心急如焚,加速离开。他一手开车,一手捂住老炮的伤口:“你给我撑住!马上就到医院了!”

“不……不去医院……我要下……车……”

“你他妈的会死的!”

“那就让我……死……”

“你他妈的胡说什么?你给我坚持住!坚持住!”

老炮哀求地看着他:“我……不能去医院……我不能再进去了……”

“你给我撑住!”他拿起电话,拨叫强子。

强子的声音传来:“喂?怎么了,小庄?”

啪!小庄突然一把按下。他看看老炮,再次拿起电话拨叫。

胡同片场。

邵胖子正在绘声绘色地跟两个女孩瞎贫:“要说这个艺术啊,就得好好搞……”

电话响了,邵胖子慢条斯礼接电话:“喂?”

小庄的声音急急传来:“老邵!说话方便不方便?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儿啊?火烧火燎的?我这正跟女孩搞艺术呢!你别着急,慢慢……”

“慢他妈的个屁啊慢?要死人了!”

邵胖子莫名其妙:“你又搞什么搞?”

“少废话!你上次不是吹你泡了个医学院的外科助教吗?”

“早吹了……”

“我不管你,你赶紧地找着人,你要不帮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好好,我欠你的,我该你的,得了吧?等着,我给你联系联系。”

小庄挂上电话,看看老炮,老炮的眼神已迷离,他在渐渐失去知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