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六章 第六章3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2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这是一处建筑工地。大吊车在工地外伫立。先赶来的警车包围了这里,巡警们如临大敌,手持微型冲锋枪和手枪对准工地。 老炮隐身在建筑物里,左手还挂着绷带,右手拿着一个狙击步枪,他凑在瞄准镜上看着下面的阵势。那辆卡车在警车引导下开进他的视野,后门打开,黑衣特警们跳出来。带队的是强子,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这是一处建筑工地。大吊车在工地外伫立。先赶来的警车包围了这里,巡警们如临大敌,手持微型冲锋枪和手枪对准工地。

老炮隐身在建筑物里,左手还挂着绷带,右手拿着一个狙击步枪,他凑在瞄准镜上看着下面的阵势。那辆卡车在警车引导下开进他的视野,后门打开,黑衣特警们跳出来。带队的是强子,他指挥着队员们隐蔽接近。

老炮皱起眉头,狙击步枪瞄准镜追随着强子。强子果断地指挥队员们展开警戒线,低姿进入现场。

老炮露出一丝苦:“好小子,果然长进了。”

强子猫腰手持05微冲,带着自己的特警小组来到警车后面。巡警队长在等待他:“强队?亲自出马了?”

强子脸色复杂点点头:“他是很强劲的对手,你们的人没受伤吧?”

“没有,他没有开枪。但是这孙子逃命极快,一不留神就没影了!”

强子拿起望远镜观察:“他不想和你们发生冲突。”

“你认识他?”

强子放下望远镜:“是我特种部队的战友。”

巡警看他,没再说话。强子拿过现场地图,仔细看过:“狙击组,你们到A控制点待命,现在就去。完毕。”

“收到,完毕。”狙击手小组的狙击手和观察手起身,跑向旁边的建筑物。

“突击A组,C控制点待命;突击B组,D控制点待命。完毕。”

“收到,完毕。”后面的八名特警队员起身,分成两组快速进入阵地。

警车开来,小蕾换了便装跑过来:“强队!”

强子看着她:“你怎么来了?这里没人质,没有谈判小组的事儿!”

“郑三炮的资料我看过了,他以前是军人!”

“对,是我的老战友。”

“我知道。他是军人出身,还是受过多年教育和训练的特种兵,跟他谈谈或许会有帮助!”

“他根本不会跟你谈的。”

“我是谈判专家,对暴力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我研究的比你透彻!”

“他不是暴力犯罪嫌疑人,他是特种兵的老班长!你明白吗?!你根本就不知道特种兵的大脑里面在想什么。他接受过最残酷的反心理战训练,没有人可以说服他放下武器!”

“你对我吼什么?我是想帮你,难道你要真的打进去跟他厮杀吗?如果能兵不血刃,那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强子看着小蕾,目光转向大楼:“我们抓不住他的!”

“我们这么多人抓不住他一个人?”

强子神色暗淡:“他接受过最好的训练,除非战死,他不会被抓住的。”

小蕾同情地看他:“那你打算怎么办?带人进去,跟他……”

强子摇头:“不,那会是死伤一片。我一个人进去。”

“你?一个人?”

强子点头:“我去跟他谈。”

小蕾抓住他的作战背心:“你疯了?你刚才还告诉他接受过最好的训练!”

“他不会对我开枪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发誓——同生共死!”

小蕾愣住了。


楼内,老炮藏在柱子后,他伸出一个小镜子,镜子里出现对面楼顶狙击手小组的黑脑袋。他缩回镜片,随即拆掉左臂的绷带,稍微活动了一下,很疼,但他顾不上那么多,右手握紧了手枪,在紧张思索着。

他的目光转向了楼外的吊车。老炮想着什么,突然看见下面有动作。他拿起瞄准镜观察——强子把枪甩在身后,赤手空拳地走进来,没戴头盔和面罩。

他上了工作电梯,电梯在上升,强子脸色复杂看着下面,警察很多。他苦笑。

电梯停下,强子出来。狙击手在观察他:“恶狼,我看见你了,我会给你提供火力支援。完毕。”

强子走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完毕。”

狙击手纳闷地问:“如果我锁定目标呢?完毕。”

“我的话从不重复第二遍,完毕。”

狙击手回应:“收到,完毕。”

强子慢慢走到楼中间,站住了。老炮拿出镜子,晃了他两下。强子慢慢走过去,伸开双手:“山狼……”

“想说什么?说吧。”老炮藏在狙击手射击的死角,没有露头。

强子慢慢走着:“放下武器,你被包围了。”

“这是不可能的,你了解我。”

强子没有停步:“你也了解中国警察。”

“能抓住我的警察,还没生出来呢!”

强子走到柱子前面:“警察可以击毙你。”

老炮笑:“那就让你训练出来的特警来试试!”

强子慢慢绕到柱子旁边,看见了老炮。狙击手看见的是强子的背面。

老炮抬头看着强子。强子苦笑一下按住对讲机的通话键:“我的装备是你的,别的我帮不了你。”

老炮点点头:“明白。”

强子松开右手的通话键:“山狼,你投降吧……”

老炮的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绝不!让你的人撤离,否则我打死你!”他随即一把拽掉了强子的耳麦,砸碎。

楼顶。狙击手耳麦里传来出无线电尖锐的杂音,他大惊失色,连忙转换到备用频道:“恶狼被劫持了!重复一遍,恶狼被劫持了!完毕。”

地面上,副组长也转换到了备用频道:“能不能狙杀目标?完毕。”

“我看不见目标,恶狼挡住了!完毕。”

小蕾着急地问:“怎么回事?”

副组长咬牙道:“突击A组,B组准备——跟我打进去!完毕。”

突击A组和B组都起身,举着防弹盾牌猫腰按照战斗纵队紧密向前行进。

小蕾焦急地喊:“强队会出事的!”

副组长反问她:“那你说怎么办?!”

小蕾冷峻地说:“现在现场出现了人质劫持事件,按照程序,谈判小组应该首先介入!”

副组长苦笑:“你去跟他谈?”

小蕾注视着他:“难道你要修改应急事件处理预案吗?”

副组长无奈地说:“传我命令——待命,待命!”

突击A组和B组停下,找到掩护藏起来。小蕾拿起高音喇叭喊:“老炮?你真的要劫持自己的战友做人质吗?”

楼内的老炮愣了一下:“你们的谈判专家?”

强子苦笑:“对。”他把身上的微冲和防弹背心都交给了老炮,帮助受伤的老炮穿上。

“听起来是个美女,她好像是真的很关心你?”

强子把对讲机给他:“转换到02频道,是我们的备用频道。你带着吧,用得着。”

老炮拿起对讲机,摘下上面的无线耳麦连接线,按下通话键:“山狼呼叫警方,完毕。”

副组长一惊,随即高喊:“我是黑鹰特警小组的副组长,恶狼是不是在你手上?完毕。”

“正确,完毕。”

“你听着,他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发誓会让你生不如死!完毕。”

“我只和谈判专家谈话,完毕。”

副组长看看小蕾,小蕾着急地摘下他的耳麦戴上:“我是谈判组的,你有什么要求?”

“我要一辆车,你们的人撤离现场200米以外。完毕。”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不能有点建设性意见?完毕!”

“我不再重复要求,完毕。”

小蕾着急地说:“我没有这个权限!完毕。”

“那就让狙击小组先撤下去,完毕。”

小蕾按住耳麦停止通话,看副组长:“他要求狙击小组撤离。”

副组长摇头:“那不可能!我们不能对犯罪分子妥协!”

“那是跟强队一个部队出来的老特种兵,强队会没命的!”

副组长咬牙:“但是我不能妥协!如果是强队,他也一定会这样做!”

“你们现在能抓住目标吗?”

“抓不住,他很狡猾。”

小蕾果断地说:“让他下来,去上车。”她看着副组长,冷峻地说,“在路上狙杀他!你们的狙击手在高处,他再怎么用强队做掩护,还是会被狙杀的!只要他们训练过关,这不是什么问题。”

副组长看她:“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头脑?”

“我在侦察队跟他做了半年搭档了。”

副组长点头:“好吧——去安排一辆车,记住把油箱指示表破坏!里面的油最多能跑五公里,五公里以外就是开发区,车少人少,我们可以在那里展开行动。明确没有?”

“明确。”一名特警起身,快速猫腰跑去准备车辆。小蕾松开耳麦:“山狼,收到回答没有。完毕。”

老炮的声音传来:“山狼收到,完毕。”

“狙击小组马上撤离,车辆也在给你准备。你不要伤害人质,完毕。”

“收到,完毕。”他关掉通话键,“用语还挺专业。”

强子苦笑:“是我的搭档。”

老炮点头:“还行,没忘记自己从哪儿出来的。”

强子认真地说:“下面你就得自己小心了,黑鹰小组是我训练出来的。”

老炮笑笑:“那我倒真的放心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有人接你吗?”

老炮点点头:“他们在外面。”

“你打算怎么出去?真的开车出去?车会做手脚的。”

老炮看着吊车:“这点我清楚,汽油肯定是开不了五公里的——入地不行,我只有上天了。”

强子看他的左臂:“你受伤了,能行吗?”

老炮笑笑:“别忘了,疼痛是我们的家常便饭。”他说着,摘下强子身上的攀登装备和攀登绳检查了一下:“果然不错,你还算是懂行,不愧是孤狼出来的。”

“你自己小心吧,下面我帮不了你了。保重!”

老炮淡淡一笑,右手拿起攀登绳绕在自己的右臂上,抓住了攀登绳尽头的飞虎爪,他突然起身,飞奔向楼边,一跃而起,在空中飞出去。同时他右手的飞虎爪甩出去,勾住了吊车的长臂。老炮借助惯性甩开往下滑落,将自己的身躯往远处荡过去。

楼下。小蕾和特警们也都看傻了。特警副组长省悟过来:“A组,B组,跟我追!”

两个小组起身快速跟着他冲出去。

小蕾看楼上。强子出现在楼边,他看着老炮的身影荡向外围,然后低头,看见了小蕾。小蕾看着强子,露出疑惑的神色。强子没有表情,转身下去了。

街道上。一辆面包车在等待,车门开着,连发动机都没有关。

老炮顺着绳子滑降下来,稳稳落地,他解开腰间的D形环,跑向面包车。

特警们追出来,举起武器。

老炮飞身上车,面包车高速开走。

特警们在后面射击,车的后窗玻璃被打碎,可车还是拐弯跑了。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特警副组长高喊,“这是市区,防止流弹误伤群众!指挥部,指挥部,目标跑了,立即展开搜捕!嫌疑车辆是一辆白色金杯……”

另一条街道。面包车吱地急刹车,老炮跟司机下车,飞身上了旁边的一辆军牌轿车。轿车高速开走了。

工地上,强子走出电梯,他身上的武器装备已经没有了。小蕾跑过去:“强队!”

“我失手了。”强子的脸色很难看。

小蕾注视着强子的脸,低声道:“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失手了,低估他了。”

“我不相信!”

“我确实失手了。”

小蕾抓住他的胳膊,注视他的眼睛:“我了解你,你绝对不会跟罪犯妥协,只会打爆他的脑袋!”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好了不用争了,我给方总报告,责任我扛着。”

副组长带着特警们走过来,站在强子对面,都是不理解的眼神。副组长责问他:“恶狼,你怎么会缴枪呢?”

强子苦笑:“因为我怕死,我了解他。”

特警甲吐了一口唾沫,鄙夷地看着他。 强子当作没看见:“收队,回去我做检查,迎接一切处分。”他无声地绕过特警队的人墙,走向外面。

“强队!”小蕾看着强子的背影,心急如焚。

强子头也不回:“我怕死了,我接受一切处分!”

李队长一直在外围的警车中注视着强子。强子也看见了他,但仍没有任何表情。他开着车,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高速离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