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五章 第五章7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2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地狱周的训练没完没了。 枪声四起。特种兵们在对天射击,驱赶菜鸟们跑特种障碍。 各种障碍都是高难度的,下面不是泥水就是火焰。高中队拿着高音喇叭,对着小庄的耳朵怒吼:“你他妈的是不是个娘们?我家对门卖冰棍的老太太都能做的比你快!你还浪费军费干什么?告诉我你是不是想退出?” 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地狱周的训练没完没了。

枪声四起。特种兵们在对天射击,驱赶菜鸟们跑特种障碍。

各种障碍都是高难度的,下面不是泥水就是火焰。高中队拿着高音喇叭,对着小庄的耳朵怒吼:“你他妈的是不是个娘们?我家对门卖冰棍的老太太都能做的比你快!你还浪费军费干什么?告诉我你是不是想退出?”

小庄高喊:“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就你这个速度,祖国和人民以你为耻!”

小庄咬牙爬出铁丝网,爬向下一个障碍。

高中队挥挥手:“给他们点水洗澡,这热的天不容易。”

哗!高压水枪打开了。

菜鸟们再次沐浴在水枪的袭击中。


湖边。菜鸟们八人一组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喊着号子举着橡皮舟。高中队站在橡皮舟上,跟着橡皮艇的起伏拿着高音喇叭喊:“我看看哪个把我摔着?哪个把我摔着,八个菜鸟全部淘汰!”

“啊——”精疲力竭的小庄在下面又拼命地举起橡皮舟。


每天的训练结束,都有被淘汰的菜鸟在离去,营房的国旗下,钢盔摆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方阵。

训练还是没完没了……


山路上。

一辆伞兵突击车在行驶,高中队拿着高音喇叭回头高喊:“你们是什么?”

“菜鸟!”车后,菜鸟队员们疲惫地扛着原木在跑步,他们已经被训出来了。

高中队不满足,提高了嗓门:“你们是什么?”

“菜鸟!”菜鸟们声音更高了。

“你们的名字谁给的?”

“老鸟!”菜鸟们声嘶力竭地吼。

“老鸟为什么叫你们菜鸟?”

“因为我们笨!因为我们蠢!因为我们没脑子!因为我们缺根弦!”


骄阳下,戴着防毒面具全副武装背着大背囊的菜鸟们疲惫地跑过来陆续站好,高中队走到他们身后,挨个拍着他们的背囊。拍过之处,一片尘土**。

高中队在一个菜鸟的背囊上使劲一拍,空的!他把菜鸟的背囊一把打开,里面是破旧衣服和卷报纸。

菜鸟转过身,脸色发白。高中队一把摘下他的钢盔丢在地上怒吼:“滚蛋!”

菜鸟狼狈不堪地捡起钢盔跑走了。他把钢盔放在国旗下的方阵旁,突然跪下仰天发出哀嚎:“啊——”


湖里。

菜鸟们疲惫地在进行武装泅渡。炸点在水面上不断炸开。

橡皮艇不远不近地跟着,马达拿着高音喇叭在高喊:“看你们武装泅渡就跟看一群野鸭子凫水差不多!幸亏你们不是野鸭子,不然就这个笨蛋样,连鱼都抓不住!不用猎人都饿死个球的了……”

陈排是头鸭。小庄在他后面勉强地游着:“陈排,我顶不住了……”小庄的眼神有些迷离。

陈排坚定地游着:“坚持!最后20公里的测试了。”

“还有20公里啊?”

“上岸后再武装奔袭20公里就结束地狱周了。”

“我顶不住了……”

小庄话音未落,后面的一个菜鸟在空中无助地抓了一下,沉下去了。菜鸟们一阵哗然。马达高喊:“你们继续!蛙人下水!”

橡皮艇上的两个蛙人哗啦啦跳下去救那个溺水的战士。

菜鸟们继续游着。小庄呆呆地看着橡皮艇载着溺水者远去,打不准主意是不是也要溺水。老炮在后面推他一把:“别看了,前进!就差最后一哆嗦了,坚持!”

小庄被推得扑到水里呛了一口水,突然清醒过来,接着用力勉强游着。

陈排右手持枪,第一个疲惫地跑向岸上。岸上的炸点开始炸起来。小庄等跟在后面。

邓振华起身,头晕眼花,一下栽倒在水里再也不想起来。史大凡在后面拉住他的背囊将他拉起来。

强子从水里爬出来,有点晕,炸点在很近的地方炸开,他被冲击波打倒,耿继辉把他推起来。强子脸色苍白地坚持爬起来,拿起自己的武器咬牙切齿地前进。

炸点不断爆炸,菜鸟们陆续上岸,蹒跚地跑向前方的“雷区”。他们必须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判断脚下标明的地雷,并且绕过去或者跳过去。不时有菜鸟踩到了地雷,白烟冒起来。马达拿着高音喇叭喊:“踩了地雷的菜鸟,可以休息了!其余的人不想也被淘汰,就继续前进——”

那几个倒霉的菜鸟听到就栽倒了,救护队急忙抬起他们跑向等待的救护车,高速开走。

小庄蹒跚地跑着跳着,躲开地上分布不均匀的地雷。

马达拿着高音喇叭:“还有最后20公里武装山地奔袭!你们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超过一秒钟都要被淘汰!菜鸟们,努力吧——”

小庄通过雷区就跌倒了,陈排拽起他,怒吼:“坚持!胜利就在前方!”

小庄咽下一口唾沫,提着步枪站起来,往前蹒跚地跑着。

后面的菜鸟们骆绎不绝,背着沉重的背囊提着或扛着枪在跑,身后一片尘土**……

终点处,高中队卡着秒表,一丝不苟。

一个又一个队员蹒跚地“跑”向终点,他们已经疲惫不堪。马达着急地拿着高音喇叭高喊:“再快点!你们已经要到终点了!”

陈排过了终点,栽倒在地上。几个卫生员急忙围过去给他解开背囊、武器,拉开衣服进行急救。

老炮和喜娃之间用背包带拉着,老炮拖着喜娃坚持走过终点栽倒了。喜娃栽倒在终点线外,却再也蠕动不了。马达蹲在他耳边拿着高音喇叭喊着:“菜鸟!只有0.5米了!”

喜娃坚持着,却还是蠕动不了。老炮艰难回头,拉着背包带:“喜娃,别忘了……你要成为……兵王……”

喜娃咬牙,手抠着地面,顽强地往前爬着。

马达看着他爬过终点:“好!过了!”他起身对着后面喊,“你们几个再快点,时间快到了!”

耿继辉的步枪横在胸前,以隔开背囊的背带让自己双肩可以放松一些,他咬牙“跑”过来。高中队看着他,目光复杂。马达拿着喇叭却喊不出来,他的目光追随他。耿继辉歪歪扭扭,跑过终点线栽倒了。

马达怒吼:“卫生兵——救人!你们他妈的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救他——他要是出了一点事,我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卫生兵们急忙冲过去把耿继辉翻过来急救。

强子接着过来,一下子跪倒了,他喘着粗气:“爷爷……过关了……”

史大凡和邓振华一对欢喜冤家骂骂咧咧过来了。邓振华头也不回,气喘吁吁地说:“你个狗日的……小史,追着我干什么?”

史大凡还是嘿嘿笑,但已经很无力:“我……得找个目标跟着跑……”

“那不都是能……给你领跑的吗?”

“你……个高,能帮我顶……顶风……”

两人“跑”过终点,栽倒了。

高中队看秒表,还有三分钟。

小庄跌跌撞撞出现在地平线上。坐在地上靠着背囊被卫生员灌水的喜娃看见了,高喊:“小庄——加油——”

小庄的眼神已经迷离了,他柱着步枪,仿佛每一步都被地心引力无情地拽着。

老炮也爬起来靠在背囊上高喊:“小庄——加油——还有二十米——”

高中队面无表情,他手里的秒表在走着,还有一分钟。

陈排嘶哑着喉咙喊:“小庄,苗连在看着你——”

小庄的眼睁开一点,但步履还是蹒跚。

陈排继续嘶哑地喊:“你对象——”

小庄睁开眼,看陈排,嘴唇哆嗦。

“你对象——在看着你——”

小庄的眼泪流了下来,他嘴唇翕动:“我不行了……”他的主观视线模糊起来。

陈排高喊:“侦察连——”

小庄的嘴唇翕动,吐出一个字:“杀!”他跌跌撞撞地走着。

陈排又喊“侦察连——”

小庄失神的眼又亮了一点,他嘴唇翕动声音很小:“杀……”

陈排、老炮、喜娃一起高喊:“侦察连——”

小庄蹒跚地到了终点前,发出最后的嘶哑声音:“杀……”他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终点线里面。

高中队手里的秒表嘀嗒地跳了最后一秒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