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五章 第五章6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3 15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小庄坐在电脑前又奋疾写了一夜。清晨,疲惫的他躺在地板上开始睡觉,阳光洒进来,落在他身边的笔记本电脑上。 同样的阳光洒进特警总队的办公室。一个警察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什么,手里夹着烟。烟灰缸里都是烟头。 强子跟几个便衣警察押着一个被蒙着头、戴手铐的重犯进来。强子说:“把他带到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小庄坐在电脑前又奋疾写了一夜。清晨,疲惫的他躺在地板上开始睡觉,阳光洒进来,落在他身边的笔记本电脑上。

同样的阳光洒进特警总队的办公室。一个警察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什么,手里夹着烟。烟灰缸里都是烟头。

强子跟几个便衣警察押着一个被蒙着头、戴手铐的重犯进来。强子说:“把他带到五队去,这是他们要的人。记住让他们队长晚上请客!”

那几个警察去了。强子又转对电脑前的警察说:“老孙,你干吗呢?下夜班了还不回家?这么刻苦,准备当总队长啊?”

警察老孙从电脑前抬头:“哦,强队!我跟这儿看会小说。”

强子笑:“什么小说?黄色的吧?看那么认真!直接给你丫送网监算了!”

“不是不是!一个军事小说,写得蛮好的!”

强子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抽屉把手枪摘下来放进去锁好,他头也不抬地说:“打台湾还是打日本啊?现在网上的军事小说能看吗?写的什么玩意,还不如玩会儿联众。你丫也别浪费那时间精力,还不如多操心操心业务。”

“写特种部队的。强队,你不是当过特种兵吗?你也看看,写得真不错!”

强子打开电脑:“不看!都是没当过兵的在上面胡扯淡!”

“哎!这个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下午有个跟情报支队的联席办公会,你先准备准备材料,那是正事儿!我这还得赶紧写报告!一会你去门口的洗衣店,帮我把警服拿回来,我上午得用!”

“这个真的不一样,我觉得这个小庄是真当过特种兵的……”

“什么什么?什么小庄?”

“是小庄,好象写的自己的回忆录。他上过戏剧学院导演系,还当过侦察兵,刚写到去特种部队参加训练!哎——这里面有个北京兵叫强子的,强队不会是你吧?”

“小说叫什么名字?”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强子像被什么打了一样,立即在已打开的电脑上搜索着。他找到小说,打开,强子看着,他的表情越来越复杂。

唰——电光火石般,强子又回到了小庄小说里的那个世界……


夜色下的训练场,疲惫不堪的菜鸟们又被驱赶下齐腰深的泥坑。高中队在坑上看着:“感觉不错吧?在国外,这叫泥疗,是要花大价钱的!你说我们多好,提前让你们的业余生活跟国际接轨!”

菜鸟们冷得直打哆嗦。没人说话,都凑在一起取暖。

高中队冷酷地说:“有后悔的没?有就现在出去,摘下钢盔放在那里走人。”

菜鸟们还是不说话。

“行,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傻的菜鸟。可以开饭了!”

特种兵们把一堆野战食品挨个递下来。菜鸟们急忙撕开包装开吃,有的被噎得直咳嗽。

高中队笑:“给他们来点儿水喝。”

马达拿起一支高压水枪,直接就对下面的人猛喷。菜鸟们措手不及,被冲得东倒西歪。

高中队厉呵:“到底有没有后悔的?”

强子破口大骂:“我***!你们这群变态!”

高中队揪住他的脖领子把他揪到泥坑边:“你后悔不后悔?”

“我不后悔!”

“那就给我享受!”他一把推回去强子,起身怒吼,“都给我听着,要是不后悔,只有一个答案——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别的都是扯蛋,把这句话给我牢牢记住,刻在你们这群菜鸟的潜意识里!否则就滚蛋!”

陈排手里的食品被冲到泥里。高中队看见了,冲他吼:“给我捡起来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费,一分钱不许浪费!”

陈排咬牙捡起来,把带泥的食品大口吃下去。

高中队揪过他:“说,你后悔不后悔!”

陈排高声答:“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高中队丢开他:“学的不错!但是这不耽误我继续侮辱你们这群菜鸟!为什么要侮辱你们?因为你们是菜鸟!没有理由,你们自找的!不是他妈的我逼你们谁来的,这就叫活该!受不了就滚蛋,受得了就在这里享受!我问你们——后悔不后悔?”

菜鸟们齐声怒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史大凡吃得很惬意,还在嘿嘿笑。高中队冷酷地揪过他:“菜鸟!你笑什么?”

史大凡嘿嘿笑:“野狼,你让我过来不用拉我……”

高中队怒吼:“你笑什么?是在嘲笑我吗?”

“我习惯了,从小就皮笑肉不笑。”

高中队一把把他的食品打在泥里:“捡起来给我吃掉!”

史大凡还是嘿嘿笑着捡起来,张开嘴毫不犹豫地吃下去,吃得满嘴都是泥。他嘿嘿笑着:“味道不错!”

高中队盯着他,劈手拿过一堆野战食品:“都吃掉!”

看着一堆野战食品扔进泥坑,史大凡的笑容停止了。高中队却笑了:“少吃一个,我就罚你们全体!吃不了,就让你旁边的替你吃!你们是难兄难弟嘛——让他们在下面冻半个小时,然后冲洗干净!”

“是!”马达答应道。

高中队转身上车走了。

邓振华在旁边恶狠狠地说:“笑笑,让你笑!笑个蛋啊笑!”

史大凡又开始嘿嘿笑着:“这是野狼照顾我,怕我吃不饱。”

邓振华刚想骂,一阵水柱冲来,打在他的脸上,一下将他迎面打倒。

马达的高压水枪喷着菜鸟。菜鸟们浑身哆嗦却仍不屈服。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没有屈服的菜鸟们又被赶上了坑。马达用高压水枪继续喷着他们,直到把他们身上的泥都冲干净,才将他们带回宿舍。

宿舍是破旧的部队库房,空旷之中,有几十张上下铺的铁床。

浑身湿透的菜鸟们被特种兵带进来。马达高声嚷嚷:“这就是你们的宿舍,从今天开始到受训结束你们就住这里了!床上贴着你们的名字,自己去找。注意,我们是军人,这是部队宿舍,所以每天都要检查内务!你们都是什么狗屁兵王,就不用我提醒你们怎么做内务了。”

小庄忍不住抱怨:“什么味儿?这里怎么能住人啊?”

马达转过脸:“说过了,你不是人,是菜鸟。”

小庄不服气地说:“鸟也有鸟能生活的空间吧?这里鸟住吗?”

“鸟不住,菜鸟住。不满意你可以滚,没人强迫你。”

小庄还想说话,被陈排拉了一下,不吭声了。

马达转对菜鸟们:“都去收拾自己的床铺,明天早上5点起来训练。”

“报告!”强子说,“有热水吗?”

马达冷笑:“我是不是还给你准备茶叶啊?角落有水龙头。”

“那……厕所呢?”

马达把强子推到门口:“看见了吗?”

“什么啊?”

“你看见什么了?”

“荒地……”

“对啊,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自己解决。”

特种兵们笑着出去了。百多名菜鸟对着关上的铁门面面相觑。

陈排招呼道:“别琢磨了。都收拾自己东西,睡觉吧。今天只是杀威棒,更难熬的在后面。今天晚上也别睡死,难说他们有什么招等着整我们。”

小庄不满地说:“陈排,他们凭什么这么整咱们?”

“怪不了他们,这个罪就是我们自找的。”

“不是我自找的,我退出,我回侦察连去。”他说着就往外走。

“站住!”

小庄站住,回头。陈排盯着他:“你要怎么去见苗连?告诉他,你吃不了苦,退出了?”

“我不是吃不了苦,我是受不了这种侮辱!”

“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兵,不仅要有过人的军事素质,还要有超强的心理素质。从这个角度说,他们没错。特种部队要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百折不挠的战士,学会忍耐是第一课。”

“可是我就没想来特种部队啊?班长他准备了三年;你从高中就开始准备,;喜娃是被那破小说给迷的,想当什么狗屁兵王——我为什么啊?我为什么来啊?我本来在侦察连呆着挺好的,我来凑这个热闹干吗啊?”

“你为了谁来的?”

“为了苗连。”

“那你就为了苗连坚持下去。”陈排说完,自己去收拾了。

小庄愣在那里。

菜鸟们都在收拾床铺。

史大凡嘿嘿笑着过来:“别琢磨了,都是脑子有病才到这儿来的!要不来这儿受这个罪干吗?”

邓振华一边脱泥泞的迷彩服一边问史大凡:“那你呢?狗日的卫生员?你跑特种部队干吗?”

史大凡也不生气,还是嘿嘿笑:“我也是有病呗!放着好好的医生不当来当兵,还跑来受虐。”

“你是医生?”

“啊?医科大学毕业的,正经的外科医生啊。”

邓振华看看他泥泞迷彩服上的中士军衔:“还是大学毕业生?真的假的?”

史大凡嘿嘿笑:“真的,我老爷子逼着我当兵的。他原来是在西藏军区当军医,说我少个过程,非得给我补课。”

“跑来当大头兵?还来特种部队选拔?那你真的是病的不轻!”

“谁说不是呢?脑袋被门给夹了呗!你呢?看你这军衔你是空军的?”

“算你识货!知道这是什么吗?”邓振华恨不得把自己的雄鹰臂章戳到他鼻子上去。

史大凡嘿嘿笑:“好大一只鸵鸟啊?——腿有点短!”

邓振华气得恨不得揍他:“这是雄鹰!我是大名鼎鼎的雄鹰师侦察连的!上甘岭知道吗?黄继光英雄连!”

“知道知道,我爷爷就在上甘岭打过仗,跟黄继光一个连的。”

邓振华愣住了:“也是卫生员?”

“原来是,后来部队快打光了,战场上升官了。”

“当排长了?”

史大凡笑着:“不是,副连长——还兼卫生员,继续救死扶伤。”

邓振华张张嘴:“那后来呢?”

“后来就换蓝裤子了,退休的时候好像是空降兵军直属医院副院长。嘿嘿,当了一辈子卫生员。”

邓振华立即不吭声了。兵们发出一阵憋不住了的哄笑。耿继辉也笑了。邓振华看看他们:“笑什么笑?笑什么笑?没见过伞兵啊?”

强子在床上躺下,拉上被子:“没见过,就看见一只鸵鸟!”

兵们哄堂大笑,小庄也忍不住乐了。

外面爆喊:“熄灯!睡觉!再说话出来20公里武装越野!”

库房的灯马上熄了,黑暗的空间也变得安静下来。疲惫的菜鸟们几乎立刻就睡着了。


库房外。哨兵在站岗。高中队大步走过来,后面跟着马达等几个特种兵。

“菜鸟们咋样?”

“刚睡着。”

高中队看看手表:“叫他们起床。”

“是!”

哨兵打开了大门。高中队跟他的部下掏出十几颗催泪弹丢进去,马达对天扣动板机,枪声打破了寂静。

菜鸟们从梦中惊醒,催泪弹在地上打转,喷出白烟,菜鸟们一阵咳嗽,慌乱地冲出库房。

高中队站在门口,看着冲出来的菜鸟,他们都只穿着背心短裤。马达等特种兵毫不留情把他们推进去:“穿上衣服!不穿衣服不许出来!”

只有陈排一个衣着齐整地跑出来了。

高中队看着他,目光冷峻:“菜鸟,你睡觉脱衣服了吗?”

“报告,是的。”

高中队点点头,突然脸色一变:“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表扬你!你再努力也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菜鸟!退出吧,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陈排大声答:“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高中队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进去!脱了衣服再穿上出来!”说着把他扔了进去。

菜鸟们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库房外站成队列,有的还在咳嗽。高中队冷眼看着:“怎么样?休息得不错吧?你们这批菜鸟不错,享受的是五星级待遇!有房子住了!上一批菜鸟,在野地搭帐篷整整熬了一个月!那是我专门挑的湖边——湖景房,也算四星待遇。有人告到军区,军区就找大队长谈话,说你们要对菜鸟好一点嘛!大队长就找了我,我说没问题,今年就住房子。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费还是比较紧张的,所以呢,我就要充分利用有限资源——我想你们都体验到了我们狼牙特种部队的好客了,现在回答我,有后悔的吗?”

没人吭声。

“有后悔的吗?!”

还是没人吭声。

“报告!”

一个兵出列。

“很好,你后悔了,摘下钢盔走人。”

“报告!我是想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是抱着极大的热情来报名参训的,我想即便我选拔不上,我也可以跟特种部队的老大哥学习很多东西。可是,这是要干什么?我们不是敌人,不是战俘,我们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

“我说过了,这是地狱,你们就是小鬼。”

“如果是这样,我退出——我不怕苦,但是我不能容忍这种对军人人格的践踏!”

“很好,你比他们都聪明。去吧,会有车送你回去。”

那个兵摘下钢盔,走到国旗跟前,钢盔被慢慢放在地上摆正。

“下一个是谁?”

没人吭声。

“还有没有人后悔?”

小庄有点犹豫,他的脚跟在动。陈排看见了,突然高喊:“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菜鸟们一起高喊:“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小庄的脚缩了回去。

高中队面无表情地看看表:“现在是午夜12点!我宣布——地狱周正式开始!灰狼,开始吧。如果我看见他们有一秒钟是舒服的,我就让你一个月不舒服!”

马达立正:“是!地狱周开始——体能考核!第一组,五百个俯卧撑,开始!”

菜鸟们开始做俯卧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