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空导弹部队官兵装配导弹。 付 震摄


2009年的夏日,共和国的大地、蓝天、海洋,呈现出一幅幅波澜壮阔的演兵图——


一年一度的海军“神电”演习、空军“红剑”演习和第二炮

兵实弹发射演练,几乎同时拉开帷幕;武警机动作战部队奔赴雪域高原实兵演练,与海军第三批赴亚丁湾护航舰艇编队起航几乎同时进行;“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反恐军演硝烟刚散,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陆军跨区机动演练烽烟又起……


然而,这如火如荼的练兵场景,只是冰山一角——


军事训练,从机械化条件下向信息化条件下转变。这是我军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正在引领我们这支具有光荣历史的人民军队,千帆竞渡,百舸争流,以不可阻挡之势一路向前。


确立训练转变时代主题


2006年6月,全军军事训练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


这是我军军事训练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会上,胡锦涛主席提出了推进我军军事训练转变的时代主题,深刻指出要立足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的实际,更加自觉地主动地推进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转变。


这一重大决策,揭示了军事训练的发展规律,明确了军事训练新的任务和要求,是科学发展观在军事训练领域的具体运用和生动体现,为新世纪新阶段军事训练创新发展指明了方向。


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撞开了人类战争新时代的大门。适应战争形态的新变化,我军确立了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从那时起,我军的军事训练就拉开了由准备应对工业时代战争转向准备应对信息时代战争的序幕。


江泽民同志曾指出:“军事训练的内容、手段和方法等,是随着武器装备的发展和战争形态、作战样式的演变而发展的。”我军军事训练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与时俱进的历史。从上世纪50年代的正规化训练,到60年代的“大比武”、70年代的“三打三防”训练、80年代的合同战役战术训练、90年代的“科技大练兵”,军事训练改革发展的步伐始终紧扣时代脉搏、紧随战争演变、紧贴使命任务。


进入新世纪,根据国际战略形势和战争形态的深刻变化,军委充实完善了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了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引领军事训练进一步向信息化聚焦。


胡锦涛主席主持军委工作后,着眼国际战略形势和国家发展大局,把科学发展观作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指导方针,赋予我军“三个提供一个发挥”的历史使命。我军职能任务的拓展,使军事训练有了新的内涵和标准,必然要求军事训练进行全面深刻的变革,进一步拓宽军事训练的内容和领域,着力提高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


为加速转变,总部紧锣密鼓,相继组织了全军兵种部队机械化信息化建设观摩研讨、全军一体化训练试点成果观摩交流、全军院校长集训和复杂电磁环境下战法训法研练等活动,为推进军事训练创新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


军委决定于2006年召开全军军事训练会议专题研究部署。为此,四总部组成5个联合工作组深入全军部队、院校进行广泛调研,对新形势下军事训练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进行深入研究,一些单位还向军委写了专题研究报告……


这是一次统一思想、解决问题、推动发展的会议,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胡主席作出了推进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转变的重大决策。中央军委下发了《关于加强新世纪新阶段军事训练的决定》,四总部分别下发了贯彻落实军委决定的意见,对新世纪新阶段军事训练进行了全面部署,我军军事训练步入了向信息化方向发展的新征程。


明晰训练转变顶层设计


训练转变有了目标,并不意味着转变有了明确的路径。明白了训练转变“是什么、为什么”,还必须弄清“转什么、怎么转”。


训练转变,呼唤顶层设计。面对千头万绪的难题,军委、总部相继组织了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专题集训、院校教育研讨班和军事训练科学发展座谈会,集智攻关深入探讨,逐步明晰了转变的顶层设计:


——以深化训练内容改革为核心,推动建立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科学体系。以创新联合训练内容引领诸军兵种训练内容改革,以合同战役战术训练内容改革带动各兵种专业训练内容改革,推进训练内容向多样化拓展、向信息化聚焦,推进训练重心向联合训练发展,推进训练标准向实战化贴近,构建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适应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需求和以提高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能力为主线的军事训练内容体系。


——以提高联合作战能力为主线,大力加强诸军兵种联合训练。建立健全联合训练体制机制,坚持以作战任务为牵引,以战略战役训练为重心,以战略训练引领联合战役训练,以联合战役训练带动部队联合行动训练,以一体化指挥平台为支撑,按照谁主战谁牵头、谁参战谁参训的原则,搞好统分结合,确保联合训练有序展开、稳步推进,努力实现作战思想、部队编成、组织指挥、素质能力的有机融合。


——以复杂电磁环境下训练为重要切入点和抓手,推进军事训练转变在实践层面深入发展。深入研究复杂电磁环境下作战训练特点规律,把复杂电磁环境下训练融入部队正常训练,加快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复杂电磁环境建设步伐,以首长机关、信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军兵种部队和通信、雷达、电子对抗专业部(分)队为重点,大力开展复杂电磁环境下适应性、研究性、对抗性、检验性训练,提高部队对未来战场环境的适应能力。


——以培养联合作战人才为重点,加强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队伍建设。把联合作战教学贯穿于人才培养全过程,优化院校训练任务分工,加大军兵种交叉培训力度,大力开展联教联训,构建分工明确、逐级递进、相互衔接的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信息领域专门人才和新装备关键岗位人才培训体系,探索建立作战部队指挥员、院校教员双向选拔交流机制,着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训练提供有力支撑。


——以信息化条件建设为基础,发展适应新的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训练手段。重点发展以训练基地和院校作战实验室为依托,以训练模拟系统为主体,以军事训练信息网和信息资源为支撑的信息化训练条件,推动基地训练、模拟训练、网络训练由辅助手段向基本手段、由单一运用向复合运用、由设置简单条件向设置复杂条件发展。


明晰的训练转变“路径设计图”,为全军推进军事训练从机械化向信息化条件下转变,树起了科学有序、正规发展的路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