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五章 第五章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卡车开着车灯,沿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戴着黑色贝雷帽的特种兵战士在山路设卡。他们的前方,竖着“军事禁区”的标志。

卡车接近警界线,缓缓停下。

特种兵面色严肃地吼:“所有参训队员下车,换车。”

卡车后车厢档板被打开,侦察兵们纷纷下车,列队。

特种兵土狼漫不经心地点点人数:“都到齐了啊?去那边,登车。”他挥挥手,好像面对的不是一群战士,而是一群老百姓。接着他对着耳麦说:“野狼,土狼呼叫。菜鸟到齐了,你们准备迎接菜鸟。完毕。”

侦察兵们都有些不忿。陈排看看大家:“走吧,我们的磨难开始了。”

大家走到旁边的几辆卡车边上。卡车蒙着篷布。大家爬了上去。

小庄爬上来时,发现卡车里都是人头,早已是人满为患。

“这么多人啊?”小庄有些愣了。

陈排笑笑:“全军区的侦察部分队都选派了种子选手,能不多么?”

小庄吐吐舌头,把背囊扔在地板上,坐在背囊上抱住步枪。

卡车咣当直接就开动了,特粗暴。

兵们一片东倒西歪。一个北京口音高喊:“**!下马威这就开始了!”

小庄回头,看看他的军衔,惊喜地说:“班长,你是北京的?”

中士摘下钢盔:“是啊?我叫强子,586团侦察连的。你呢?你也是北京的?”

“我叫小庄,588团侦察连的。我在北京上学!”

强子笑:“学生兵啊?怎么还是个列兵?”

小庄不满意了:“列兵怎么了?列兵就不能来了?你都中士了才来,还说我呢!”

老兵们一阵哄笑。喜娃急忙拉他,小庄不吭声了,看外面。

强子笑:“哟?够鸟的啊?好小子,你要在我班上……”

小庄白他一眼:“下辈子吧!”

老兵们笑得前仰后合。

强子的笑容消失了,眯缝起眼睛盯着他。

陈排在一旁说:“算了算了,他才十七!不懂事,我替他向你道歉了!”

老炮也笑:“我是他的班长,给你赔个不是了!你是老兵了,多担待点!”

强子奇怪地笑笑:“行行,我肯定会多担待!”

小庄没搭理他,看着外面。

五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在公路上行驶着。路况很差,卡车没有减速,直接就开过去。车里的侦察兵都被掀翻了,一片不满的骂声。

卡车司机不为所动,继续开车,把车开进了一个山谷。

山头上,高中队拿着望远镜在观察。耳麦里一个声音传来:“野狼,菜鸟已经到达预定区域,可以开始吗?完毕。”

“开始。”

话音刚落,轰——轰——预先埋设的炸点在卡车车轮旁炸开了。两次紧接的爆炸让卡车摇晃起来。

战士们半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人人都惊惶失措地抓住车厢的边惊呼着。陈排倒是非常冷静,高喊着:“拿好自己的武器!准备下车!”

“轰!”更近的爆炸在车边炸响,土翻进了车厢。

车刹车了。里面的侦察兵们人仰马翻。老炮挥舞着步枪:“下车!下车!占据有利地形,不要乱跑!”

小庄在纷乱的脚步中跟着人群下车。

炸点还在或远或近地爆炸。陈排高喊:“大家甩掉背囊,准备战斗——”

侦察兵们丢下背囊,抄起步枪拉开枪栓。小庄缩了缩脖子:“排长,跟谁打啊?”

“看见谁出头就打谁!”

喜娃也喊:“咱们都是空包弹啊!”

“废话!明摆着是给咱们的下马威!不用空包弹你以为真干啊?”

密集的枪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沙丘后突然钻出无数敌人向他们疯狂射击。侦察兵们仓促还击。小庄趴在地上,哆嗦着手从胸口拔出弹匣装在步枪上。

又一个炸点近距离炸响了。陈排嘶哑地喊着:“别乱跑!附近可能还有炸点!”

一阵巨大的马达声传来。人们抬头,一架迷彩色直升机从沙丘后拔地而起直接就扑过来。

陈排高喊:“对空射击!”

小庄拿起81自动步枪跟周围的战士一起对着直升机扫射,子弹壳在他眼前跳动着,枪口喷出的烈焰映照着他他的眼睛。

直升机掠过上空,几个黑色的筒状物体冒着白烟被扔下来。

小庄大惊:“炸弹!”

战士们慌乱起来,争相躲避。但这几个炸弹已经落入他们的防守队形,白烟迅速升腾起来。

陈排高喊:“是催泪弹!戴防毒面具!”

白烟中一片咳嗽声,战士们的队形彻底散了。小庄的右手在身上摸着,摸到防毒面具急忙戴上。

直升机的高音喇叭在喊话:“菜鸟们注意——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否则将会被视为抵抗分子,将受到严惩!”

喜娃跳起来对着直升机开始扫射:“我***!”

“很遗憾,你们的敌对行为会付出代价。”直升机的机枪开始射击,密集的弹壳飞溅下来,落在战士们头顶上。

小庄的钢盔被弹壳敲击着,他抬起头扫了一梭子。

直升机扫射完毕,拉高在空中包围他们。

土狼这才从卡车的驾驶室出来:“下面看你们的本事了。最先被抓住的十个淘汰!祝你们好运。”

大家还没明白过来,更多的马达声响起来。尘土**间,四面八方跃出十多辆敞篷越野车。车上坐着戴黑色贝雷帽穿迷彩服的士兵们,涂满迷彩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老炮高喊:“跑啊!兄弟们——”

小庄立即跃起来,抱着自己的步枪用自己可以达到的最快速度跑向茫茫的山野。身边的侦察兵们也三五成群,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身后密集的枪声、犬吠声、马达声响成一片。

小庄没命地奔跑。在他身边还有几个战士,他看不清是谁,也来不及看清是谁。他跃过面前的灌木,地面不平,他歪了一下栽倒了,他顺着坡滑了下去,背囊在滑落的过程中甩掉了,只剩下步枪和垮着的水壶。

小庄滑到坡底,翻身起来继续跑。他身后的战士被按倒了,双方扭打着。小庄顾不上别人,只是没命地跑。

高中队站在伞兵突击车上,拿着望远镜追逐着小庄的身影。他身边的几个黑色贝雷帽士兵已经按住了三个挣扎的倒霉蛋,直接就给反铐住了。

马达转向高中队:“野狼?看什么呢?”

高中队放下望远镜:“你们几个押他们回去。马达,跟我上车!我们去抓这个小子,跑得还蛮快的。有点意思,看看他能不能中彩!走!”

马达将自己手里的95步枪扔到车上,翻身上车,苦笑着开动了车:“倒霉孩子,怎么就被野狼看上了呢?”

高中队也不语,拿起身边的95步枪,从胸口的战术背心掏出一个弹匣。

“实弹?”马达有些吃惊。

高中队面无表情地上弹匣,哗一声拉开保险:“打猎,不用实弹成吗?”

马达苦笑,摇头:“真是个倒霉的孩子。”


小庄还在疯狂跑着,嘴发干,腿也越来越软。可他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四面都有枪声和叫声,还有汽车马达声。他只能跟兔子一样疯跑。

直升机也参与了围捕,超低空追逐那些散乱奔跑的侦察兵们。荒原上一片狼藉,不断有人被捆绑或反铐。到处都是叫骂声。

马达开着伞兵突击车追逐前面的小庄。高中队起身半靠在座位上举起95自动步枪,瞄准。

小庄知道后面有车追,他疲惫的双腿再次加速。

突然背后枪响了,子弹贴着他的右耳朵飞过去,小庄一个激灵,速度立即又加快了。

又一声枪响,子弹擦着他左耳朵过去。

小庄叫了一声低下头来,没命地拐弯猛跑。

高中队冷峻地举抢,哒哒打了个短点射。子弹追着小庄的脚,在他身后打起一片尘土。

小庄惨叫一声,速度更快了,他的脸因为急促奔跑而显得扭曲。

高中队有点意外,随即再次举枪。马达不忍心了:“野狼,差不多了吧?这小菜鸟快崩溃了。”

高中队冷冷一笑,举起步枪瞄准。

哒哒!又是短点射。小庄身侧溅起一片尘土,他高叫一声栽倒了。更多的子弹射击过来,他抱住头。子弹擦着他的身子击打在土里。

高中队打了个响指:“走,过去抓住他。”

马达苦笑一下,加速开过去。

小庄趴在地上,后面的车越开越近。他突然高喊一声站了起来,拔出腰间的刺刀狰狞着脸:“啊——”他二话不说跳起来上了车前鼻子:“让你们狗日的开枪打我!——”

高中队身手非常敏捷,枪在手中直接掉头,用枪托往前击打。小庄被击中胸口,一下栽到车下,刺刀脱手了。

马达急忙一个急刹车。

小庄再次站起来抡起步枪就打:“**你们祖宗——”

马达抡起身边的步枪打歪了小庄的步枪,随即高喊:“你疯了?这是训练!”

“你们要我的命,我要你们全都死——”小庄怒吼着,又冲了上来。高中队飞身而起,一个腾空侧踹,正中小庄胸口,随即就是非常利索的连环腿。小庄跟个皮球一样飞出去了,他捂着胸口咳了一阵,又艰难地爬起来,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高中队面前,双手拿起了步枪,嘴里血流不止却是眼露凶光:“有你们这么训练的吗?你们他妈的是畜生啊?”

高中队起步加速,一个腾空边踢。小庄低头闪过,有力的腿带着风声擦过他的头顶。他用步枪抡向中尉刚刚落地的支撑腿,却不料高中队在空中突然用肘部击打下来,直接打在他的背部。

小庄一下就栽倒了,再也爬不起来。

“是个列兵!”马达看得有些吃惊。

“就是上次那个大学生列兵。”高中队说。

马达赶紧跑过来抱起小庄:“你没事吧?”

“**你们祖宗!”小庄艰难地骂了句。

高中队摘下腰间的手铐扔给马达:“带他回去吧。”

小庄被马达反铐起来,丢进车。

伞兵突击车掀起尘土,在山野上一掠而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