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野战医院。小庄扶着陈排走出帐篷。陈排忧心忡忡地看着眼前的暮色说:“现在咱们跟连里联系不上,老在医院也不是个事儿啊!”

小庄也很黯然,低着头想事情。

陈排活动活动腿:“不用扶了,我已经好了。”他的目光突然转过去,一眼看到了医院的野战通信车。他眼睛一亮:“想办法用用!你对象不是在军区总院吗?”

小庄愣了:“她只是个列兵!她说话顶什么用啊?”

“总比没熟人强!小庄,看你的了!”

小庄想了想,咬咬牙,往另一个帐篷走去。

帐篷里,小影和小菲在里面收拾东西。小庄走到窗户前,喊:“小影!小影!”

小影抬头。小菲在一旁笑:“哟!几分钟不见就想啊!”

小庄不好意思地笑。小影拍拍小菲:“我去一下。”

她出去:“怎么了,黑猴子?”

小庄凑在耳边跟她低声说了什么,小影失望地说:“你找我就为这个啊?”

小庄赔笑:“这是、这是我们排长的命令。”

“你们排长,你们排长!我看你干脆嫁给你们排长算了!”小影嘟着嘴说。

小庄不敢说话,就是笑着。小影突然说:“让我咬一下。”

小庄摸摸自己的胳膊:“还咬?”

“让不让吧?”

小庄坚定地站住了:“咬吧。”

小影扑上来在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小庄憋住了不叫,倒了一口冷气:“你也不换个肩膀……”

小影咬完,心里舒服了。她得意地抬了抬头:“这事你别管了,10分钟后去通信车。”

“啊?这么简单啊?”

小影推他走:“说了你别管了就别管了!你赶紧去陪你们排长吧!”她转身进去找小菲。

小庄回头,从窗口可以看见里面的俩女兵在嘀咕,小庄不抱希望地摇摇头,走向陈排。


十分钟之后,穿着病号服的陈排跟小庄走向通信车。

通信车前,哨兵在站岗,通信排长正跟小菲小影说话,态度很和蔼。

陈排和小庄向通信车走去,哨兵伸手拦住:“这是禁区!”

通信排长却跑步过来立正敬礼:“首长好!”

陈排一惊,但是没说话。

小菲跟了上来,指指陈排:“这是咱们军区作战部的陈参谋!”她又指指通信排长,“这是小李,李排长。”

李排长问:“首长要用电台?”

陈排点点头:“对。我有急事和军区作战部联系。”

李排长带着陈排和小庄过去,他拉开车门:“首长请上车!需要我们协助吗?”

“不用了,我自己有密语。”

“是,我们下车等。”他冲车上一挥手,“下车。”

车上的俩兵摘下耳机下车了。

李排长敬礼:“如果有需要,首长就尽管开口。”他转身以标准的姿势跑步走了,在十米处背手跨立。

陈排苦涩地笑笑,戏不能不演。他上车,关上车门。

小庄在底下低声对小影说:“真有你的啊。”

小影低声笑笑:“不是我的主意,是小菲的。我脸也有点发烧呢。”

小菲不屑地说:“还侦察兵呢,这点胆量都没有。化妆侦察是基本科目吧?”

小庄不好意思地笑笑:“你倒是比我在行。”

小菲一副高深的样子:“慢慢学吧,军队的事儿你还没摸着门道呢!”

小庄傻笑,不语。

山里的夜来得很快,才一会儿的功夫,天已经全黑了。

通信车里,陈排戴上耳机,调整电台频率:“尖刀呼叫,收到请回答……”

山间公路上,蓝军特种部队的搜索队在缓慢前进,高中队坐在伞兵突击车上。身后,电台定位车的天线突然开始转动。车上的侦察兵高兴地喊:“抓住信号了!我在定位……在导演部野战医院。”

高中队摘下耳机站起来,冲着后面高喊:“导演部野战医院,快!有蓝军被打散的侦察兵!”

车队开始加速,向着野战医院急驰。

野战医院,通信车的车门开了,陈排下来。

“联系上了?”小庄问。

陈排点头:“苗连同意——爆破战略导弹基地!”

小庄松了一口气,刚想说话,突然听见一片发动机声。陈排眯眼看去,一片雪亮的车灯在迅速逼近医院门口。

“蓝军搜索队!”陈排愣了。

车队很快就到了院门口。

哨兵摘下步枪,哨兵班长拉开枪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戴着黑色贝雷帽的高中队慢慢下车,他走到车灯前面:“蓝军搜索队。”

哨兵班长端着枪:“根据演习规定,野战医院是中立方,直属导演部!无论红军还是蓝军,除了伤病员都无权进入!”

“否则呢?”

“否则按照犯规处理,在战场上就是违反日内瓦公约!”

高中队往地下吐口唾沫:“如果你们这里藏匿了红军侦察兵,算不算犯规呢?”

“我们这里没有红军侦察兵,只有伤病员!”

高中队挥手:“强行进入!”

特种兵们纷纷下车,摘下步枪大步走过去。

哨兵班长高喊:“不许他们进来!”

哨兵们都拉开了枪栓。双方枪口对着枪口。

马达低声道:“野狼,硬闯不是办法。要是犯规,我们进去抓不住人的话,会被导演部踢出演习的。”

高中队说:“我相信我的技侦,他们说在里面,就肯定在里面!搜——”

哨兵班长抬起一只手:“注意了!准备战斗!”

哨兵们怒目而视。

特种兵们大步逼近。

“住手!”随着一声怒吼,野战医院的院长大步走出来,他迷彩服上的军衔是少将。

高中队立即立正,敬礼:“首长好!”

少将院长顾不上还礼,指着那些特种兵:“你们要武装接管我的医院?谁给你们的权力?”

“报告!不是!”高中队面无表情。

院长看向他:“那你的人都是什么架势?你打算冲进来吗?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谁给了你命令?”

“报告!敌情就是命令!我们得到确切情报,有红军侦察兵在这里活动!请您将人交出来,或者您允许我进去检查!我保证不破坏任何设施,不动任何人一个手指头!”

“谁给你的情报?让他站出来!”

“技术侦察手段得来的情报!我们的电讯侦察非常准确地锁定这里,有人利用这里的电台设施和红军联系!”

“电台?小李在哪里?”

李排长跑步过来,立正敬礼:“副院长!”

院长看着他:“有红军侦察兵使用过你的电台吗?”

李排长纳闷地说:“没有啊!”

院长转向高队长:“少校,你应该听见了。这里没有你要的人,回去吧!”

“我可以问少尉几个问题吗?”高队长问。

“这是我的人!你凭什么问他问题?”

高中队不吭声了,他看着医院里,咬咬牙说:“首长,如果您不同意,我只有派人进去搜查了!”

他一挥手,特种兵们立即排成战斗队形,站在高中队身后。高中队目光炯炯有神:“命令下来,大家要一往无前!这是战争,不要犹豫!明白吗?”

“明白!”特种兵们厉声回答。

院长气愤地喊:“我的警卫连呢?”

后面的警卫连战士听到院长命令,立即拿着步枪跑步过来,站在门口封住了去路。

高中队眯缝着眼睛,举起右手:“注意了——全面搜查,除非遇到反抗,否则不许使用武力!”

马达道:“是!关上保险准备格斗!”

特种兵们关上保险将枪甩到背后,握紧了拳头跟在马达身后。

双方战士都是虎视眈眈,憋足了劲头,看样子马上要打起来了。一触即发之际,李排长突然说:“等等!我想起来了,军区作战部的陈参谋使用过我们的电台!”

院长疑惑地看着他:“陈参谋?哪个陈参谋?”

“他还带了个通信员。我……”

院长气恼地用手指点了点他:“这是违反规定你知道不知道?我处分你!”

李排长欲言又止,想想,还是低下头没说。

高中队眼睛亮了:“首长,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我要见一见这个陈参谋!”

院长看一眼高队长,恼怒地在门口踱来踱去。

关着灯的病房里,陈排和小庄在窗户看着。

“排长,我们暴露了。”

陈排锁紧眉头:“没办法了,拼了!”

小影跟小菲跑进来,小影着急地说:“坏了坏了!这下热闹了,蓝军看来要进来了!”

“赶紧躲一躲吧。”小菲倒是很冷静,“躲我们女兵宿舍!我们睡觉了,他们八百个胆子也不敢搜查!”

小庄张着嘴:“啊?这、这合适吗?”

小菲着急地说:“顾不上那么多了!你们要被搜出来了,我们也完蛋了!跟我来!”

两人跟着两女兵匆匆出了病房。

野战医院门口。

院长在审问李排:“你怎么知道他是军区作战部的陈参谋?”

“他跟我说是军区作战部的参谋,姓陈……”

高中队冷笑一下:“我说我是军委办公厅的,你信吗?”

李排长不敢说了,低下头:“院长,是我错了。处分我认了,我确实以为他是军区作战部的。”

高中队向院长说:“首长,很明显,红军侦察兵已经渗透进医院了。我申请您批准我进去检查,我保证不破坏任何设施,不遇到红军侦察兵反抗不动一枪一弹,也不动一个手指头!”

院长看着李排长,气得说不出话。

高中队再次申请:“首长?”

“好了!我给你五分钟,如果找不出来红军侦察兵,后果你自己承担!”

“是!马达,跟我走。五分钟!”

他带着马达和一个排的特种兵进了营区的大门:“马达,你带一班从那边搜!二班跟我来,三班中间!一个帐篷都不要放过,开始搜查!”

特种兵们如狼似虎冲进去,军医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高中队站在院子中间,冷冷地看着夜光表。

一队人回来:“报告!没有!”

又一队人回来:“报告!没有!”

马达也跑步回来:“没有。”

“都搜了?”高中队不死心。

马达点头:“对,只有一个地方。”

“搜啊!”

“是女兵宿舍。”

高中队也愣了一下。

“高中队,怎么办?搜不搜?”

高中队心一横:“如果这是战争呢?你自己说搜不搜?”

马达苦笑一下。

“跟我来!”高中队自己先过去了,特种兵们跟在他的身后大步围过去。

高中队在女兵帐篷外站住了:“里面的人注意了,我们是蓝军搜索队!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出来,我们要进行搜查!”

没动静,高中队又喊:“如果你们不出来,我只能让我的兵闯进去了!”

里面姑娘们嚷嚷开了:

“你们敢闯进来试试看!”

“我们都已经脱衣服睡觉了!”

“你凭什么让我们起来,我们就不起来!”

“对,就不起来!”“有本事你们就搜!”

“蓝军搜索队怎么了,我们又不是蓝军的,更不是红军的!”

……

高中队头皮都快被喊炸了,他咬牙说:“我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如果再不出来我的兵就进去了!”

里面的姑娘们更炸窝了。

高中队看看手表厉声说:“马达,开手电!”

“是!”马达硬着头皮打开枪下挂着的战术手电。后面的战士也都打开战术手电。

高中队看着手表:“时间到,进去!”他打开自己的战术手电一把掀开帐篷帘子。

哗啦啦!一片脸盆饭盒飞了出来,还有几个枕头。

特种兵们不敢再进去,都傻在外面。高中队也闪开了。

马达苦笑:“高中队,这帮姑奶奶要是炸了营,传出去真够我们大队喝一壶的。”

“使用热成象仪,看看里面的动静。”

一个兵打开热成象仪,屏幕上,里面的人被透视出来。床底下有俩人。

高中队点点屏幕:“就在里面。”

马达看看他:“再进去?”

高中队摇头:“知道在里面就行了,现在闯进去,还真不敢说这帮女兵折腾出来什么事儿。我就奇怪了,她们干吗这么护着这俩红军侦察兵?”

马达笑:“估计他们早就认识。”

高中队压低声音:“撤!布置潜伏哨。”

马达点头,高喊:“算了,我们撤!”

特种兵们转身走了。

他们跑步撤出医院。高中队对院长敬礼:“告辞了!”

院长气愤地说:“我会去导演部控告你们!”

“对不起,这是战争! 撤!”

大家上车,车队掉头离开。

黑暗里,两个敏捷的身影从车上跃下,闪进树丛。他们提着装备快速穿越,跑到山坡上,上士土狼打开了热成象仪器,屏幕上立刻显示出山下面的动静。

马达对着耳麦报告:“报告,灰狼到位。完毕。”

耳麦里是高中队的声音:“收到,注意观察。如果出来了,不用请示,你把他们办了。完毕。”

“明白。完毕。”

马达换了一下姿势,和土狼紧盯着热成仪的屏幕。

女兵宿舍门口,小菲出来看看,没动静了,她回头招手。小影、陈排和小庄跟着出来了。

“咱们去炊事班,那都是咱们自家兄弟。明天再想办法,走吧。”

三个人跟着小菲在暗处小心地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