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四章 第四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山坡上,小影在出神。小菲拿野花在她眼前挥舞:“想什么呢?”

小影幽幽地说:“你说,我能看见他吗?”

“谁啊?”小菲明知故问。

“小庄啊!”

小菲背着手笑着:“哦——你是说你那个大学生士兵啊!我敢说,他就在演习的部队里!”

小影赶紧抓住小菲的肩膀:“哎呀!真的啊?小菲,你太伟大了!快告诉我,他在哪个部队?”

小菲故意卖关子:“哟,这么容易就告诉你啊!为了帮你打听这么个小兵,我动了多少关系啊?你给我什么好处?”

“求你了,快告诉我吧!”

“我偏不说!”小菲哈哈笑着掉头就跑。

小影着急地追着她:“你个坏家伙!看我抓住你!”

俩女兵追逐着下山了。

小影追着小菲跑到了河边,小菲气都笑岔了,她摆手:“哎!别追了,你再追我我可就投江了啊!”

小影笑着跑过去抓她:“你赶紧告诉我啊!”

两个女兵在河滩上笑着闹着倒在地下。突然小菲尖叫一声:“哎呀——”

小影一惊:“怎么了?”

小菲一指:“那边有个人!”

小影看去:“真的啊!有个人,穿军装的!”

小菲跟小影起身跑过去,把那个一半被泡在河里的战士拽出来。小影翻过他的身子。陈排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还是个少尉啊?”小影说。

小菲看了看胸条:“红军的侦察兵?可能是被蓝军打散了。”

“咱们赶紧叫人啊!”小影起身就高喊,“来人啊——”

哗!小庄抱着自动步枪从水里钻出来,他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直了,疲惫的眼睛血丝密布,他哆嗦着嘴唇拉开枪栓:“把我的排长……还给我……”

两个女兵吓了一大跳。

小庄一步一晃地从水里走向河边,扑通又栽倒了,他拄着步枪撑起上半身,左手哆嗦着拔出手枪打开保险:“把我的排长……还给我……”

“小庄!”小影一眼认出他来了,惊叫。

小庄愣了一下,但是疲惫的大脑已经迟钝了,他举着手枪哆哆嗦嗦:“听见没有,我的排长……还给我……”

小影急了:“混球!”她站起来大步迎着手枪走过去。

“我……我要开枪了……”

小影踩着水走向枪口:“我是小影!你开枪啊!”

小庄一激灵:“小影?”他醒悟过来,“小影,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掐我……”

扑通!他一头栽进水里,彻底失去了知觉。

帐篷急救室里,穿着崭新病号服的小庄在迷迷糊糊地念叨着:“小影……别掐我……我不是故意的……”

小影擦着眼泪,看着他。小菲在旁边无声地注视着。

小庄突然猛醒过来:“枪!我的枪呢?我的枪呢?”

小影一脸惊喜:“小庄,你醒了啊?”

小庄看不见小影,他跟疯了一样在身边摸着:“枪!我的枪呢?”

小菲冲外面喊:“快快!把他的枪拿来!”

一个哨兵跑步进来,把一支81自动步枪和一把54手枪塞给小庄。小庄握紧了枪警觉地自语:“陈排?陈排?我排长呢?我排长呢?”

他高喊着下床,又栽倒了。

小影惊讶地看他:“我是小影啊,你不认识我了?”

虚脱的小庄在地上爬着:“我的排长,我的排长呢……”

小菲高喊:“快!担架!把他抬过去!”

两个哨兵赶紧打开折叠担架,把紧握着枪的小庄抬到担架上冲出去了。

小影伤心地哭了:“他不认识我了……”

小菲安慰着她:“当兵的就是这样的,你习惯了就好了。”

小影哭着:“他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呢?”

“他现在还不清醒呢,等他清醒了再好好收拾他。你别哭了,咱们这是在前线!还有别的工作呢,别哭了。”

另一个帐篷里,陈排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他看着小庄被两个哨兵抬进来,无力地笑笑。

小庄连滚带爬地下来抱住陈排:“陈排!陈排!陈排——”

陈排苦笑:“喊什么,我好着呢。瞧你这个熊样子,一点气都沉不住,这怎么做最好的侦察兵?”

看见陈排安好,小庄安心了:“枪在我身上!” 他拍拍枪,像是完成了一件重大的任务。

陈排笑着点点头:“好!”

放松下来的小庄彻底醒了,他猛一拍脑门:“哟!小影!”

陈排一愣:“谁?”

“我对象!我对象在这里!”他站起身背上步枪就往外跑。

帐篷急救室里,小影还在哭。小菲在劝她:“别哭了,他这不当兵了吗?当兵了就跟过去不一样了,不是吗?”

小影哭得很伤心:“他第一个喊枪,第二个喊排长,就没喊过我的名字。”

“他昏迷的时候不是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吗?他心里是想着你的,对不对?”

“小影——”小庄高喊着跌跌撞撞跑进来。

小影掉过脸去不理他。

小菲笑笑:“得,你自己劝吧!我走了。”

她起身往外走,走到小庄跟前停下了,上下打量着他:“小庄就是你啊?你哪点好?让我们小影那么哭?自己闯的祸自己想办法吧,唉!”

小庄很礼貌地笑笑,却比哭还难看。他看着小菲出了帐篷,连忙跑向小影:“小影——”

小影别着脸不理会他。

“小影,是我啊!我是小庄啊?”

小影头也不回地问:“枪找到了?”

“啊。”小庄纳闷地拍拍自己的步枪。

“排长找到了?”

“啊……”小庄有点心虚了。

小影看着头顶的帐篷幽幽地说:“现在想起世界上还有小影这么个人了?”

“小影我错了!我当时……”

小影擦着眼泪:“行了,你别解释了!我原以为,你这德行最多在哪个农场养猪,没想到,你居然当侦察兵了?”

小庄低着头:“我也没想到。”

“这当兵了怎么真的就跟过去不一样了呢?”

“我们排长被水冲走了,他是我的排长。他把枪交给了我,这在侦察兵眼里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小影擦擦眼泪,长叹一声。她突然转身看着小庄,小庄害怕地退了一步:“咱不带掐人的?”

小影一把拉住小庄:“我不掐你!我咬你——”她对着小庄的胳膊直接下嘴了!

“啊——”小庄哀嚎着。龇牙裂嘴的他慢慢缓和下来:“你真咬啊?”

小影眼泪汪汪地问:“疼吗?”

“不疼!”

“我心疼——”她一把抱住了小庄。

小庄感觉到女孩的味道,慢慢抱住了小影。

小影哭着:“你干吗当侦察兵啊,你傻啊你……你干吗当兵啊……”

小庄无言地苦笑,任由小影在他怀里哭着。

充当临时战俘营的帐篷里,老炮的眼罩被撕了下了。啪——强光灯一下子打上来,高中队站在桌子前看着他:“我们是老相识了,郑三炮。”

老炮看清楚了高中队,不说话。

高中队说:“但是还是要按照规矩来——姓名、军衔?”

“你大爷!”

“姓名,军衔?”

“我叫你大爷,军衔在肩膀上,自己看!”

“你们的军官在哪里?”

“什么军官?”

“一个满编的武装侦察排,带队的军官呢?”

“我是带队的,我是代理排长。”

高中队笑笑:“在敌后活动的侦察兵,怎么可能没干部带队呢?让一个上士带一个排,你也太小看老苗了,他手下没人了吗?再问一次,你们的带队军官在哪里?”

“我就是!”老炮坚定地说。

高中队深深地看了一眼他,转身出去了。


帐篷外,马达冷眼看着地下坐着的侦察兵们,他们面前,是一排背囊和武器。

高中队出来,在那排背囊前踱着:“多出一套作战装具和背囊,迷彩服上的军衔是列兵——怎么回事?除了带队干部,还有谁漏网?那个列兵哪儿去了?”

侦察兵们都不说话。

高中队一脚踢翻那个打开的背囊,里面的东西散出来,赫然有本书,封面是个长胡子外国老头。高中队捡起来看看,书的封面是《莎士比亚戏剧精选》。高中队一惊,翻开扉页。扉页写着:戏剧学院导演系 小庄。

高中队一拍自己脑门:“**!”

马达问:“咋了,高中队?”

“那个大学生——那个从我手里溜走的大学生!他就是那个漏网的列兵!居然从我的手指缝溜走了!”

马达纳闷了:“大学生跟列兵有什么关系?来军训的?也不能参加演习啊?”

高中队瞪他一眼:“你就是个牛脑子!我见过他,他还给我作过自动步枪速射表演!当时脸上都是伪装油,没想到洗干净了居然把我骗过去了!”

侦察兵们哄堂大笑。

高中队深呼吸,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