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三章 第三章7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4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靶场。侦察兵们在进行多能射击训练,小庄跟喜娃俩在一边给老兵们压子弹。 喜娃羡慕地看着:“乖乖,我手都压疼了!起码得有几千发了,咱们侦察连打抢就跟子弹不要钱似的!” 小庄满不在乎:“枪手就是子弹喂出来的。枪打得好不是靠瞄准,是靠感觉。喂一万发子弹,狗都能练成神枪手!侦察兵,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靶场。侦察兵们在进行多能射击训练,小庄跟喜娃俩在一边给老兵们压子弹。

喜娃羡慕地看着:“乖乖,我手都压疼了!起码得有几千发了,咱们侦察连打抢就跟子弹不要钱似的!”

小庄满不在乎:“枪手就是子弹喂出来的。枪打得好不是靠瞄准,是靠感觉。喂一万发子弹,狗都能练成神枪手!侦察兵,个个都要是神枪手。所以侦察连,不靠子弹喂行吗?”

喜娃诧异地看着他:“乖乖,这当了连长文书就是不一样啊,说话也越来越有水平了!”

小庄不好意思地笑笑:“苗连说的。”

苗连大步走过来,小庄喜娃以及在等待打靶的官兵起立。

陈排吹哨,射击停止。他跑步到苗连跟前敬礼:“报告!全连正在进行射击训练,请连长指示!值班员一排长!”

苗连还礼:“稍息——你们俩,打没打?”

小庄立正:“报告,没有。”

陈排说:“明天军区情报部首长来视察,新兵不参加表演……”

苗连挥挥手:“新兵不是侦察连的兵吗?”

陈排不敢说话了。

苗连瞪他一眼:“我问你呢,是不是?”

“是!”陈排答。

“上级领导来视察,搞一帮子老兵油子年年都是他们,都成熟人了!凡是我夜老虎侦察连的兵,个个都得是最好的侦察兵!今年这个规矩就改一改,明天的汇报,两个新兵必须上!”

“是!”

“我不能让军区情报部那帮官老爷看我的笑话,说我老苗就拿军事尖子唬弄事儿!我要让他们看到,我老苗带的新兵是什么素质!”

俩列兵更紧张了。

喜娃嚅嗫:“连、连长,我们……”

苗连一眼瞪过去:“我不要你们是最好,但是不能是最孬!你们所有人记住我这句话,打仗是靠全连战士去拼命,不是靠几个军事尖子!所以每一名夜老虎连的兵,都得是最好的侦察兵!只要不是最好,就不配在我夜老虎连当兵!”

两个列兵齐声怒吼:“是!”

苗连转向陈排:“以后凡是参加军事比武、对外汇报,都抽签决定——但是有一个原则,新兵优先。见见世面,就是老兵了!去组织训练吧。”

陈排敬礼:“是!”

苗连还礼,转身大步走了。

陈排喊:“两名新兵同志出列!”

小庄和喜娃出列。

“准备多能射击训练。”

小庄喜娃跑步到枪械前,开始披挂冲锋枪、手枪等等。

老炮拿起秒表:“开始!”

两名新兵冲出去,迅速摘下步枪开始练习射击。


次日一早,训练场就打起了“欢迎军区情报部领导莅临指导”的横幅。夜老虎连的连旗在空中飘舞。

全体官兵精神抖擞,满脸都是伪装油彩。苗连刮了胡子,穿着崭新的迷彩服,站在队列前。

三辆越野车急驰而至,赵部长等下车。

最后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一只黑色军靴踏出来。紧接着是穿着特战迷彩服的健壮躯体,然后是黑色贝雷帽和狼牙特种部队臂章——狼牙特种大队高中队(陆军少校)迈步出来。

陈排咽口唾沫,很多老兵都一脸羡慕的神情。小庄不为所动。

高中队看着苗连笑:“老苗?”

苗连也笑:“老高啊,今天跑到我这里来视察了?”

“咳,我视察个鸟啊?跟着赵部长混饭呗!”

“就你们那每天二十二块的伙食标准,一个个喂得钢钢的,还来我们这混什么饭?我这九块七,馒头管饱!”

两人大笑,握手。

赵部长道:“可以开始了。”

苗连挥挥手:“开始!”

陈排立正:“是!侦察兵多能射击——准备!”

几名新兵出列。

赵部长一愣:“怎么,都是列兵?你老苗连队无人了?”

苗连笑笑:“列兵也是我夜老虎连的兵。既然部长想了解侦察连的情况,列兵是最真实的反应。”

赵部长点头:“好,这倒是新鲜了。我是第一次看列兵汇报,开始吧。”

陈排喊:“射击开始!”

两名新兵开始进行多能射击。

场外站着多名校级军官,拿着望远镜观察。高中队也拿着望远镜,看得很仔细。

小庄表现最出色,速度最快。

赵部长问:“老苗,这俩都是新兵?”

苗连点头:“对,新兵。”

“前面那个也是新兵?”

“是啊,新兵。”

“你不是让老兵换了军衔来胡弄我吧?”

“我老苗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犯得上吗?”

赵部长将信将疑地看着。高中队也在看着。

小庄第一个冲到终点,收枪站好。随后是喜娃。

赵部长说:“让他们跑步过来。”

陈排下口令,俩新兵跑步过来,在首长们跟前站好。

赵部长对小庄说:“脱帽。”

小庄摘下钢盔,露出涂满伪装油彩却稚气十足的脸。

“多大了?”

“报告!十七!”

赵部长点头:“后生可畏啊!你是我见过最年轻的速射神枪手!”

高中队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谢谢首长。”小庄大声回答。

苗连在一旁道:“他参军以前是大学生,学艺术的。”

赵部长吃惊了:“哦?你就是那个风传打了班长的大学生新兵?”

“是。”

“好!好!你好好努力,我会继续关注你的!”

小庄敬礼:“谢谢首长!”

赵部长点头,笑笑,转向高队长:“高中队。”

“到!”

“你看——这个兵去你们特种大队怎么样?”

“报告!特种部队有着严格的选拔程序,这是您三年前亲自签发的命令!现在强调依法治军,我相信首长不会打破自己定下的规矩!您曾经说过,特种大队是尖刀部队,是为战争而生存的部队,不能充斥后门兵、关系兵!”

赵部长笑:“在这儿等着我呢。”

小庄低语:“谁希罕!”

高中队目光锐利地凝视他。

赵部长问:“你刚才说什么?”

小庄抬头挺胸:“报告——我是说,既然特种大队的首长也在,希望首长给我们露一手,也让我们这些步兵团的侦察兵开开眼!”

苗连嗔怪:“小庄!没大没小的!”

赵部长笑着看高中队:“人家不服你了。”

高中队笑笑:“我听首长的。”

赵部长说:“那你就跟他们交流交流,比比看。”

高中队笑:“这样比?胜之不武。”他看着看向自己的小庄,笑,“既然首长说了,我们就交流交流。”

他摘下黑色贝雷帽,别在肩章上:“老苗,有啤酒瓶子吗?”

“那边一堆呢,锤头用的。”

“找两个兵帮忙扔一下。”

苗连苦笑:“你这小子,在我的地头给我的兵难堪啊?”

“是你要我砸场子的啊,后悔了?”

“什么话?你们两个,去拿酒瓶子!”

俩兵转身跑了。

高中队接过小庄手里的自动步枪划拉划拉检查着:“有日子没打81了。”

小庄看着他,递给他一个弹匣:“枪是我校对的,你可以再试试看。”

“不用了。打枪不是用眼,是用这个——”他指着自己的心口,然后双手持枪,高喊一声:“好!”

苗连挥手:“扔!”

一个兵扔出一个酒瓶子,瓶子在空中旋转,带着细微的风声。高中队突然出枪,酒瓶子在空中破碎。

侦察兵们都傻了,忘记了鼓掌。

苗连说:“继续扔,多扔几个!”

哗啦啦!几个酒瓶子扔出去。高中队手起枪响,酒瓶子应声而碎。

“下面是单手运动目标速射!”高中队换了右手持枪,还是速射。砰砰砰!酒瓶子碎了。

“换手!”他同时在空中倒手,自动步枪到了左手,继续射击。砰砰砰!酒瓶子又碎了。

侦察兵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高中队停止射击,笑笑:“用不着鼓掌,这是特种部队每个队员的基本功罢了!”

苗连苦笑:“赵部长,您这是带人踢场子来了啊!”

赵部长笑:“哪儿有哪儿有!我这是带着特种大队的干部到各个侦察部分队转一转,摸清今年选拔的底,他们这是私下跟你们的切磋,不算数的!”

高中队笑:“老苗,不好意思啊!”

苗连骂:“他妈的,我要是有你们一半的训练经费,个个都比你的兵强!”

高中队哈哈大笑:“早说了,胜之不武——这不算什么,雕虫小技而已。”

“妈的,年度演习见,看我怎么给你们上眼药!”

“行,我等着呢!”

赵部长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去别的部队看看。”他回头看看小庄,笑,“小伙子,别气馁!他们都是拿子弹喂出来的,新枪用不了一年都能打废了。早晚有一天,你会跟他们一样的!”

小庄立正:“报告!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他们!”

高中队一愣,看着小庄。小庄不看他,看着赵部长:“他们也不是天兵天将,都不过是肉长的。”

赵部长欣慰地点头:“好!有志气!我等着那天,我亲自给你颁奖。”

小庄举手敬礼:“一言为定!”

赵部长看看高中队:“还在这儿站着干什么?等着挨黑枪啊?上车,走人!”

一行人上车,侦察连敬礼,目送车队离去。

苗连放下手,转身看着战士们:“都看见了吧?”

战士们怒吼:“看见了——”

苗连看看连旗,连旗在飘舞,他一把扯下来:“别挂了,都让人把场子给踢了!从今天开始,夜老虎连没连旗了!没了,场子都被人给踢了,还有脸打旗?没脸!你们也都不配叫侦察兵了,不配!熊兵!孬兵!废物兵!”

战士们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眼中含泪。

苗连大骂:“都他妈的看着我干什么?丢人都丢到家了,还看我!看我干什么?我他妈的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没一个比我强的!现在在大功团当个侦察兵就了不起了?狗屁!一天到晚叫嚣不服这个不服那个,今天怎么都软蛋了?为啥软蛋了?”

战士们不说话。

“就你们这个小样儿,别等上战场丢人了!一个军区特种大队就给你们收拾了,随便来个少校就给你们都灭了!还上战场呢,等着送死吧!穷叫唤什么?”

小庄怒吼:“报告!”

“讲!”

“苗连,我一定会超过他们!”

“超过?你拿什么超?”

“我们夜老虎侦察连——敢打必胜!”

侦察兵们怒吼:“敢打必胜!”

苗连冷笑:“行,我等着看——年度演习,要是被特种大队包了饺子,你们就把这句话裹巴裹巴丢进茅坑得了。解散,各排带回。”他转身走了。

侦察兵们看着连长的背影,都感觉到了一种屈辱和伤感。陈排苦笑:“一排,带回。”

一排战士们不动窝。

陈排瞪眼:“都愣着干什么?带回,回去总结。”

一排战士们含着泪喊:“排长!我们要训练!”“我们要把连旗重新挂出来!”

战士们群情激动,嗷嗷乱叫。

苗连走着,背对战士,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没有人知道,这是他精心设置的一个局。

从这一天起,侦察连开始了拼命地训练。也就从这一天起,小庄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打心里不愿意看到苗连伤心。在他的意念里,特种大队伤了苗连,他就非得把那狗屁黑色贝雷帽撕下来擦靴子。

十七岁的小庄,很单纯。

十七岁的小庄,不光鸟,而且重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