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三章 第三章6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1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食堂。连首长在吃饭。苗连刚刚吃完一碗米饭,小庄立即起立双手接过苗连的碗,转身去加米饭。 指导员诧异地看着:“老苗,小庄这样的鸟兵你怎么收拾的?他可是出了名的刺头兵,哪个单位都不敢要,怎么到你手里就服服帖帖的?” 苗连大大咧咧地说:“咳!再鸟的兵也是兵,只要是兵我就能调教!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食堂。连首长在吃饭。苗连刚刚吃完一碗米饭,小庄立即起立双手接过苗连的碗,转身去加米饭。

指导员诧异地看着:“老苗,小庄这样的鸟兵你怎么收拾的?他可是出了名的刺头兵,哪个单位都不敢要,怎么到你手里就服服帖帖的?”

苗连大大咧咧地说:“咳!再鸟的兵也是兵,只要是兵我就能调教!他敢跟老炮那样的老侦察班长对干证明他很鸟,但是他肯为了战友掉泪证明他够义气重感情!重感情的兵就是好兵,我相信我的眼睛没错!这小子会是最出色的侦察兵!”

端着米饭回来的小庄听见了,他站在苗连身后眼睛一热。

苗连没看见他,还在继续说:“这孩子年纪小啊,刚刚17岁,毛都没长全就来了部队!鸟兵不怕,没长大的孩子不鸟才可怕呢!收拾小庄容易,你就当他是个娃娃该夸的时候夸两句该骂的时候骂几句他就老实了……”

小庄在苗连身后抹着眼泪。指导员看见了就笑:“哟!我们的娃娃掉金豆了?”

苗连回头:“哭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军功章都拿了仨了!赶紧给我洗脸去,别丢我的人!”

“是!”小庄低头把饭碗交给苗连,转身就往水龙头跑。

小庄打开水龙头,哗哗地撩水洗脸,以便让自己可以无声地痛哭一会儿。

陈排吃完饭走过来洗碗,小庄的肩膀抽动着。陈排拍拍他:“怎么了?苗连又说你了?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两句就说两句反正也掉不了肉!”

小庄擦擦脸起身笑了一下,却还是掉泪了:“陈排,我能成为最好的侦察兵吗?”

陈排鼓励他:“当然,你有这个潜质。”

小庄坚定地说:“我想成为最好的侦察兵,给苗连挣脸!”

陈排突然诡异地笑:“等你成为了最好的侦察兵,就不是给苗连挣脸了,是给咱们团咱们师甚至咱们军侦察兵弟兄们挣脸!闹不好还要走到世界上,给咱们全军弟兄挣脸!”他看看小庄愣愣的表情,笑,“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完走了。留下十七岁的小庄傻傻地站着。

10

熄灯后的营房格外安静。哨兵在外面转着,不时拿手电四处照晃。更远处的训练场,隐约有人在踢沙袋。

咣当!连部的门开了,小庄揉着耳朵出来。

哨兵喜娃手电照过去:“口令!”

小庄答:“冰山!回令?”

“草原!”

小庄揉着耳朵:“喜娃,今天你站岗啊?”

“对啊,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吗呢?”

“看来这枪打多了也不是享受啊,耳鸣。我睡不着,出来转转。”

喜娃笑:“我这耳朵还震着呢。”

小庄纳闷地看着声音来处:“谁啊?大晚上练功?”

喜娃不在意地说:“一排长,他每天都这样。”

“这么刻苦啊?”小庄伸着脖子看着。

“听我们班长说,他下连就这样,开始大家都以为没多久他就不练了,没想到真保持了一年多。他是陆军学院侦察系的高材生,在咱们连算数一数二的。苗连都说他多少次了,休息的时候要好好休息,他就是不听。后来苗连也就不说了,说也没用。”

小庄吐吐舌头:“乖乖,这坚持一年多可不简单。”

喜娃也感叹:“可不是呢?”

小庄披上迷彩服外衣,穿着短裤拖鞋就走过去:“我过去看看啊。”

“早点回来休息。”喜娃说。

“哎!”小庄头也不回地去了。

沙袋前。陈排一个利索地边踢,落地的时候却歪了一下。陈排蹲下来,活动着右腿,嘴里倒吸口冷气。

小庄赶紧走过去:“陈排,你怎么了?”

陈排看见是小庄,急忙站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事没事,我刚才崴了一下脚。”

小庄扶住陈排:“我送您去医务所吧?”

陈排踢踢腿:“我没事。你看不挺好的吗?”

小庄看着陈排额头的汗珠:“看你疼得都流汗了!”

陈排赶紧说:“我是累的!你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我耳鸣。”小庄不好意思地指指右耳朵。

陈排笑:“打枪多了都这样,习惯了就会好点,不过还是要自己注意。你弄个耳塞就比较好,侦察兵的耳朵可不能出问题。”

“嗯。陈排,你怎么不睡呢?天天这样练啊?”

“我习惯了。 从高中开始,我就每天晚上自己练。”

“啊?为什么啊?你已经是咱们连最好的侦察排长了啊?”

“你知道特种部队吗?”陈排的眼睛放光。

“知道,老美电影里面有。海豹,三角洲,绿色贝雷帽……”

“你知道的蛮多的啊?”陈排有点惊喜。

小庄不好意思地笑:“我上戏剧学院,艺术电影看不进去,尽看好莱坞大片了。”

陈排坐下来,有点艰难地伸直了自己的腿:“城市兵确实懂得多。我从小就想当特种兵,所以也就天天练了。”

小庄也蹲下,他好奇地问:“特种兵?陈排你怎么那么想当特种兵啊?”

“能够当上特种兵,就是咱们侦察兵的至高荣誉!”

小庄听着很懵懂:“怎么从没在电视上见过咱们的特种部队啊?”

陈排得意地一笑:“能被老百姓看见那还是高度保密的特种部队吗?就是在军内,对特种部队了解的人也很少!这是任务性质决定的,明白了吗?”

小庄点点头:“嗯。”

陈排的眼中显现激动的光芒:“咱们军区特种大队的代号是——‘狼牙’!”

“这个我知道,就是苗连以前的老部队,第十二侦察大队,代号‘狼牙’。”

“对,那是今天狼牙特种大队的前身。不过此‘狼牙’非彼‘狼牙’,现在的‘狼牙’是一支高度现代化的海陆空三栖特种作战群。如果把我们军区作战部队比喻成一匹狼的话,‘狼牙’特种大队就是这匹狼最锋利的尖利牙齿!”

“那咱们苗连怎么不去‘狼牙’特种大队呢?他打过仗,军事素质也好!”

陈排黯然地说:“他左眼在战争中没了,安的是假眼。他倒是申请过,但是第一关体检就刷下来了。医生说他的情况不能接受潜水训练,他的眼后面的血管会被水压挤爆的。”

小庄闻言,默默替苗连难受。

陈排突然问:“你知道苗连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可能我年龄小吧?”

“那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他看中你身上的潜质。你会成为最好的侦察兵——也就是说,你会成为‘狼牙’特种部队的特战队员!这是他的梦,他自己实现不了就希望可以在你的身上实现!他希望你成为他的化身。”

小庄着急了:“啊?当特种兵?我才不呢!”

“怎么了?”陈排有点意外。

小庄站起来:“我不当,我不当!这个侦察兵就当得我够郁闷的了,还要当特种兵?”

“那可是侦察兵至高无上的荣誉!。”

小庄着急地说:“我不是想当最好的侦察兵才好好训练的!我是不想给苗连丢人,也不想给你丢人!我要那个什么至高无上的荣誉有鸟用啊?”

“部队又不是个人的,是党和国家的。”

“大道理我不懂,也不想懂。反正我就是喜欢侦察连,我不想离开侦察连。我不当特种兵,死也不当!”

陈排苦笑:“不当就不当吧,你还发什么毒誓?走吧,扶我起来,腿麻了。”

小庄急忙扶陈排起来:“你真没事啊?”

陈排笑笑,艰难地走着:“没事。腿麻了而已。对了,你替我写的给对象的信写好了没?”

小庄笑着:“写好了,你拿过去抄一遍吧。”

陈排一颠一颠走着:“明天给我吧。你来了也真好,我不用抄普希金席慕容了。那些煽情的话你怎么想出来的?我都纳闷,你怎么就那么多煽情的话说呢?”

小庄嘿嘿地笑:“从小给女孩写情书,习惯了。”

陈排苦笑:“你小子,从小就不学好。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可单纯了,连女孩手都没拉过。有对象了没?”

“有,叫小影,跟我一起参军的。我不知道她在哪个单位,当兵以后就失去联系了。”小庄想起来心里就难受。

“在咱们军区?那就好办,有女兵的单位没几个。回头我问问军校的同学,应该能找到。”

小庄高兴了:“谢谢陈排!”

陈排笑笑,继续一颠一颠地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