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二章 第二章5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阳光从天窗洒进来,小庄疲惫地坐在地板上,翻阅着过去的相册。照片上的特种兵老炮和强子等战友都是意气风发。 小庄落落地看了半晌,然后拿过身边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敲击键盘,他又开始陷入无限的回忆中…… 记忆中的军营大操场上,新兵一班戳在操场中央站军姿。 老炮扎着武装带,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阳光从天窗洒进来,小庄疲惫地坐在地板上,翻阅着过去的相册。照片上的特种兵老炮和强子等战友都是意气风发。

小庄落落地看了半晌,然后拿过身边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敲击键盘,他又开始陷入无限的回忆中……


记忆中的军营大操场上,新兵一班戳在操场中央站军姿。

老炮扎着武装带,面无表情地看着手表。新兵们脸上都已不同程度地露出痛苦。

一个新兵声音微弱地喊:“报告……”话音未落就晕倒了。两个老兵跑过来,抬人便走。

老炮不为所动:“还有谁认熊?自己打报告。”

没人吭声。

“没人认熊啊?都以为自己是硬汉?错了,你们就是一群垃圾!连狗屎都不是,因为狗屎还能作肥料!”

小庄盯着老炮,眼中冒火,他大声地喊:“报告!”

老炮转向小庄,冷笑:“认熊的,出去!”

“报告!我不是认熊,我是有个问题请教班长!”

“讲!”

小庄朗声问:“如果我们是垃圾,那么您是什么?”

老炮愣了一下。新兵们都紧崩着脸忍住笑。

“垃圾班长!”小庄大声地说出答案。

新兵们忍不住笑了出来。老炮盯着小庄:“你觉得很好笑吗?全体注意,从现在开始军姿一小时!”

新兵们顿时不敢笑了。小庄一把摘下自己的帽子,掉头就走:“太不人道了!”

“站住!你说什么?”

小庄不紧不慢地回头:“我说——太不人道了!我们是来当兵,又不是来受虐!”

“人道?”

“对,太不人道了!为什么别的新兵都是半个小时军姿,我们就得站到晕倒?”

“为什么?因为你是我手下的新兵!”

“那我不干了,你这是虐待新兵!”

老炮脸色铁青:“全体都有——100个俯卧撑!准备!”

新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真假。

“准备!”

新兵们趴下。

“开始!”

新兵们开始做俯卧撑。

小庄愧疚看看他的战友,怒视老炮:“为什么罚他们?”

“你们是一个集体,一人犯错,全体受罚!”老炮面不改色,“因为你这个垃圾犯错,所以他们才受罚!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滚蛋,他们继续受罚;二,你回去一起受罚,因为他们是为了你受罚的!”

小庄恨恨地看着老炮,大步走回去,和新兵们一起做俯卧撑。

老炮冷笑着说:“大功团生存法则第一条——在新兵连你们不是人,是牲口!所以别跟班长提‘人道’两个字!”

小庄咬住嘴唇,低头继续作俯卧撑。

……


记忆中的宿舍外,老炮对着灰头土脸的一班新兵在训话:“刚才进行的五公里徒手越野训练,我对你们的评价只有两个字——垃圾!跑个五公里还稀稀拉拉跟羊拉屎似的,这还是徒手呢!要是武装越野怎么办?要是打起仗来怎么办?”

小庄掩饰着自己的不服气。

老炮眯缝着眼睛:“有的同志还瞪眼,瞪什么瞪?你平时不吃苦,先死的就是你!”

小庄忍住不吭声。

老炮看看手表:“现在到晚饭集合还有30分钟时间!回去把自己收拾干净,别丢我的人!解散!”

大家疲惫地散开,进宿舍。

进了屋的新兵们都拿着脸盆什么的去外面水池边洗脸。小庄直接就栽倒在自己的床上,躺着动不了。

喜娃洗完了端着脸盆进来:“你这个时候躺下啊?班长来了咋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就是拿枪顶着我,我也起不来了。老炮这丫是不是心理变态啊?别的班长怎么都对新兵好好的,就他折腾我们?”

话音刚落,门口的新兵突然高喊:“起立!”

一片乱七八糟脸盆声,新兵们都起立。小庄站在乱糟糟的床前,喜娃站在旁边。

老炮阴着脸进来,他拿着手里的武装带指着小庄的床:“怎么回事?”

小庄也不害怕:“报告!我躺的!”

“你躺的?我怎么规定的?”

“床不就是让人睡觉的吗?”

老炮眯起眼:“谁让你现在睡觉的?”

小庄心一横,道:“我累了,就躺着休息了一下。”

“难道他们都不累?”

小庄不吭声。

“出去集合!再来一个五公里!”

喜娃嗫嚅着:“班长,要开饭了……”

“你就知道吃!我今天就是要你们知道,部队的饭不是白吃的!出去集合!”

新兵们不情愿地出去集合。小庄心有愧意,跟着大家出去了。

一班的新兵们迅速排好队列。老炮走到队列前,冷漠地看着他们:“军队是什么?是钢铁纪律铸造的战争机器!都像你们这群熊兵,还要打败侵略者?都是饭桶!白吃军队的饭,浪费粮食!还在下面唧唧歪歪,看来你们还不累?”

小庄不吭声。所有人不吭声。

“五公里越野,出发——”

小庄大声地喊:“报告!要说有错,是我一个人错!我自己认罚!”

“我说过什么?一人出错,全班受罚!”

“我愿意代替全班受罚!”

“你?”

“全班一共九名新兵,每个人五公里越野,也就是四十五公里!我替全班受罚,越野四十五公里!”

新兵们都一愣。

老炮也是一愣:“你以为这算什么?个人英雄主义?这是一个集体!”

“报告!希望班长批准,我不能再连累大家。”

老炮冷笑:“行,你还多少知道不连累别人。说明你虽然是个熊兵,但还不算是个孬兵。既然你主动要求,我也没理由反对。去吧,其余的同志们解散,准备开饭!”

小庄出列,向后山跑去。新兵们都看着他,没解散。

老炮大声呵斥:“还愣着干什么?解散!”

喜娃出列:“报告!”

“讲!”

“班长,我的五公里自己跑,我不想他替我。”

老炮有点意外。

另外一个新兵也出列:“班长,我也自己跑……”

新兵们纷纷出列:“我也自己跑。”“还有我。”“我们一个班的,要跑一起跑。”

老炮冷笑:“不错,蛮仗义的啊?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都去跑路吧。”

大家转身跑去。老炮僵硬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

……

记忆中的连队食堂门口,倾盆大雨,新兵一班拿着饭盒在雨中站着,人人都被冻得直打哆嗦。他们手里的饭盒很整齐地排成一排,里面在逐渐积水。老炮浑身湿透地站在他们对面,目不斜视。

饭盒快满了,老炮却面无表情地命令:“倒掉!”

哗啦啦——一片饭盒向下。

老炮冷笑:“革命军人,钢铁战士!淋点雨算什么?瞧你们那唧唧歪歪的样子,满脸不乐意!战场上,你们是淋这点雨水吗?是淋子弹的雨、炮弹的雨!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饭盒满了,进去吃饭!”

他摘下武装带,转身进去了,留下一排新兵傻站在雨里。

小庄哆嗦着:“整个……一个暴君啊……”

喜娃庄也在哆嗦着:“少说两句,被他抓住了……又是一个好看……我娘要知道我连饭……都吃不上,非得……哭不可……”他说着说着,咧嘴就哭了。

小庄安慰着他:“别……别哭……别让他瞧不起咱们……”

喜娃咧开嘴:“我受不了了……”

周围新兵们的伤心被勾了起来,不断有压抑的哭声从雨里传出。


侦察连连部,拿着望眼镜在观察的苗连笑笑,摇头。望远镜晃过去,视线里的小庄没哭。苗连有些意外。

“报告!”

“进来!”苗连头也不回。

陈排推门进来:“苗连,这是一排的训练计划。”

“放桌子上吧。”

陈排纳闷地走过来:“看什么呢?”

苗连不语。陈排看了看,说:“苗连,你真有闲心啊,新兵哭鼻子有什么好看的?”

“有一个没哭的。”

陈排看过去:“怎么,你看上那个刺头兵了?”

“刺头兵调教出来,才是一把锐利的好刀啊!”

陈排笑笑:“你快成兵痴了。计划我给放桌子上了啊,我先回去了。”

苗连挥挥手,陈排出去,门被他带上。苗连自言自语道:“兵痴?没有我这个兵痴,哪有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的明天!”他拿起望远镜,继续看。


食堂门口,新兵们还在雨中压抑地哭着。突然,小庄怒吼:“别哭了!”

新兵们抹着眼泪看他。

“已经这样了,哭有什么用?非得让这个狗娘养的老炮瞧不起咱们吗?别哭了!都把头抬起来,我们唱歌!”

新兵们的抽泣声小了。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起!”

“团结就是力量……”

新兵们的歌声响起,在雨声中逐渐大起来。

苗连的镜头从新兵们稚气却渐渐充满斗志的脸上滑过,停在小庄身上,小庄声嘶力竭地吼唱着。苗连拿着望远镜,点点头。

食堂里的玻璃窗前,老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戴上湿透的军帽,扎上武装带推门出去了。

大雨中,新兵们还在声嘶力竭地唱歌,手里的饭盒在往外溢出雨水。

歌声结束,新兵们看着老炮,小庄的眼睛带着挑战的神情。老炮面无表情看着他:“小庄。”

“到!”

“把你的水倒掉!”

小庄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饭盒翻转,水哗啦倒出来。

“其余的人,进去吃饭。”

新兵们都没动,他们看着小庄。

“违反队列纪律,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惩罚。其余的人,进去吃饭!”

新兵们愣了一下,开始默默走进去。

老炮看着小庄:“等到水满了,自行解散。”他说完就径直走了。小庄笔直地站在雨里,不吭声。

大雨如瓢泼,小庄依然挺立。

小庄手里的饭盒快满了。喜娃怀里揣着窝头跑过来:“小庄,小庄!你先吃点吧!”

小庄不说话,低头看看自己的饭盒。

“班长早回宿舍换衣服了,不差这么点儿了!”

小庄还是不说话。

“哎呀,你咋这么各色啊?都说了,不差这么一点儿了!”

小庄嘴唇翕动一下,看看夹着咸菜的馒头,他看了看饭盒,水马上就满了。

小庄身后面的灌木丛里,老炮在那里蹲着,他手里拿着哨子,正透过缝隙观察。他看见小庄在那里纹丝不动,喜娃在旁边劝说。老炮笑笑,把哨子放在了嘴上。

小庄手里的饭盒往外溢出来水了。

喜娃欢喜地叫:“满了!满了!你赶紧吃两口!”

小庄刚刚接过馒头,凌厉的集合哨子响了。新兵们匆匆跑出来集合。老炮跃过灌木丛大步走过来:“同志们!根据上级情报,敌特渗透进入我营区附近,妄图窃取军事情报!我们新兵一班,要去搜山抓敌特!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声音游离,有气无力。

“有没有信心?”

“有!”声音很洪亮。

老炮点点头:“把手里的东西丢掉,全速前进,上山!”

大家把手里的饭盒哗啦啦丢在泥水中。小庄的馒头刚咬了一口,还是丢掉了。

老炮怒吼:“出发——”

新兵们发泄似的吼叫着,全速跑步前进……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新兵们回到宿舍时已是深夜。大家互相搀扶着进来。喜娃去开灯。

“不许开灯!”老炮在外面怒吼。

喜娃关上灯。

小庄脱掉泥泞的军装,丢在脸盆里:“我们是步兵团的新兵又不是特种部队,至于这么狠吗?纯粹一个心理变态!”

喜娃问:“啥是特种部队?”

“睡觉!不许说话!”外面老炮的怒吼传来,“要是不累,就起来跟我再搜一次山!”

大家急忙上床。屋里很快响起了鼾声。

小庄躺在床上,却睁着眼睛。喜娃轻声问他:“小庄,啥是特种部队啊?”

小庄苦笑一下:“就是特别傻的部队。睡觉!”

他转身睡去。

……


小庄在电脑写了很久,天色早已暗下来,他没有开灯,电脑屏幕的荧光映着他的脸,他噼啪地打着字:“那是我第一次在部队提到特种部队四个字,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后来我才在班长们谈话中知道,老炮曾经多次申请加入特种部队,但是每次都被淘汰了。因为特种部队需要的不光是军事素质过硬,还要有相当的文化素质。这是他心里的一道伤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