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二章 第二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大功团驻地是群山之间的一个野战军驻地。

营区大门上方,挂着“欢迎新战友”的横幅。哨兵持着上了枪刺的81-1自动步枪在站岗。手持红绿小旗的武装纠察站在路边,指引开来的卡车车队进入营区,营区里还停著一排崭新的步兵战车。

卡车车厢里,新兵们好奇地从篷布里扒着看,跟麻雀似地唧唧喳喳:“快看!哨兵有枪!”“妈呀!坦克——”

新兵们都很兴奋,只有小庄还靠在背囊上昏睡。

咣当!

卡车停了,小庄还是没醒来。

咣当!

卡车后板被打开,老炮穿着常服扎着武装带在下面厉声命令:“下车!”

新兵们哗啦啦跳下车。小庄被喜娃推醒,他睡眼惺松跟着喜娃往下跳。操场上,作战连队正在进行例行训练。跳下车的新兵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人三五成群地议论着那些正在训练的老兵们,整个操场跟赶集似的热闹。

新兵连长抬了抬双臂:“新兵同志们,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现在开始点名——”

他的声音被新兵们的声音淹没了。

站在新兵连长旁边的老炮铁青着脸,一声怒吼:“不许说话!”

新兵们一下安静了。

新兵连长咳嗽两声:“我们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字的同志答到,然后去那边找班长报到,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新兵们的回答参差不齐。

新兵连长皱起眉头,老炮厉声吼叫:“明白了吗?”

新兵们反应过来:“明白了!”声音仍不齐,但是好多了。

新兵连长打开花名册开始点名:“一班长!”

老炮啪地立正:“到!”

“按老规矩来吧,你先选尖刀班。”

“是!”

老炮跑步到队列前,严厉的眼神逐一滑过新兵们稚嫩的脸。新兵们被他的目光注视着,鸦雀无声。

小庄有点发毛,低声嘀咕:“啥意思?这就开始选尖刀班?”

“啥是尖刀班?”喜娃也很纳闷。

老炮厉声道:“你们两个交头接耳的,出列!”

喜娃提着东西站出去了。

小庄还在发呆。

老炮看着小庄:“那个兵!说你呢——小庄!”

小庄正在走神,突然醒悟过来:“到!”

“你出列!”

小庄提着东西走出去,跟喜娃站在一起。

老炮又去挑别的新兵。不一会就有9个新兵站在了他的面前。他眯缝着眼睛看着他们:“知道我为什么挑你们出来吗?”

新兵们都不敢说话。

老炮怒吼:“因为你们是一群垃圾——”

新兵们被训得一愣。

“知道在部队,怎么叫你们吗?!”

新兵们还是不敢说话。

“熊兵!孬兵!烂兵!一句话,就是最不成器的兵!你们甚至不配称为兵,因为你们根本就是垃圾!就是一坨屎!你们来部队,就是为了垫底的!”

新兵们都不太服气。小庄本来漫不经心的眼睛一下抬起来,他狠狠地盯着老炮。

喜娃忍不住了:“报告……”

老炮的眼睛一下子射过去。

喜娃吓了一跳,有点害怕,但是还是鼓足勇气说:“班长,这还没开始训练呢……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熊兵?”

老炮面无表情:“不错,还知道喊报告?你在部队待过?”

喜娃咽口唾沫:“我爷爷是八路,我爹当过兵,临走的时候他们教过我……”

老炮眼一瞪:“但是我批准你说话了吗?我批准了吗?”

“没、没……”

“你们给我听清楚了——由于那个兵——你叫什么?”

喜娃不敢说话。

“我问你叫什么?”

“我、我叫陈喜娃。”

“由于那个兵——喜娃,你们所有人都要受罚!”

喜娃咧着嘴不知道怎么办。

“拿上你们的东西跟我跑!”老炮说完转身就抱拳在胸:“跑步——走!”他在前面带队,新兵们赶紧把东西都提起来或者扛在肩上跟在他后面,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地跟着跑。


山坡上,一群侦察兵在训练。身材高大的上尉拿着望远镜在观察下面的新兵,这是侦察连的老资格连长——苗连。

镜头里,新兵们跟着老炮在操场跑步,有的已经栽倒。苗连嘴角浮起笑意,他把望远镜转了转——老炮的身后,紧紧跟着一个背着背囊的新兵,正不紧不慢地跑着。

苗连愣了一下。

新兵们继续跑。一圈,又一圈。他们的东西不断掉在操场上,不时有人栽到,有的甚至都跑得吐了。

老炮还在前面带跑,脚步虽然稳健,但是额头已经有了汗珠,呼吸也急促了。小庄紧跟其后,呼吸均匀。

操场上正在带新兵的班长们都往这边看。

操场边聊天的干部们也都停止了,往这边看。

新兵们都伸直了脖子,议论纷纷。

山坡上休息的侦察兵们也相继站起来看向山下。

苗连拿着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老炮的节奏变得有些乱,小庄还是不紧不慢。

“足足有六千米了……”旁边的陈排感叹道。

一圈,又一圈。

大多数新兵都相继累倒了。喜娃也倒下了,他想爬起来但起不来。他抬起头,模糊的视线里小庄依然在跑:“小庄,好样的……”

倒在地上的新兵们互相搀扶着坐起来或者爬起来,在原地发出了吼叫:“小庄,加油……”“超过他!”

老炮的呼吸渐渐变得不畅,脚步也有些乱了。

小庄的呼吸仍均匀,他开始缓慢加速。

小庄跟老炮齐头并进了,新兵们欢呼着。

其余的官兵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包括老炮,都万万没想到,小庄中学时候就是体校的长跑运动员,而且还参加了铁人三项赛少年组的选拔。

小庄加速,超过了老炮。

新兵们往空中扔帽子,欢呼起来。

老炮拼命想追上去,却一个跄跄踉差点栽倒。

小庄还在加速。

官兵们安静下来,面面相觑。新兵连长见势不妙,急忙吹响哨子:“停——”

小庄慢慢停下来,脸上虽然都是汗珠,但呼吸均匀。老炮也停了下来。小庄回头,老炮正呼吸急促,脸色煞白地看着他。

山坡上,苗连放下望远镜,皱起眉头:“给我那个兵的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