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究竟有没有在马来西亚研究生化气体

电影《全城戒备》所衍生出来的话题近日被各大媒体、影迷炒得沸沸扬扬。


其中备受影迷争议与质疑的一个问题是:“日本人究竟有没有在马来西亚研究生


化气体”?有的影迷说:“陈木胜导演所执导的首部华语变异人动作巨制《全城


戒备》是历史的再现”,也有的影迷说:“该影片中日本人生化武器遗留的场景


是虚构的,史书上根本就没有日本人在马拉西亚研究生化气体的记载。”那么,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笔者认为电影《全城戒备》中就日本人在马来西亚曾经有过生化气体的研究可能


是真实的。之所以这么认为,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来说明这种可能性。

首先,日本同德国一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三大法西斯国家之一,它在亚洲犯


下的种种罪行是抹之不去,挥之不掉的。

其次,日本的731部队既然会在中国进行生化气体的研究,那么也不排除会在其他


亚洲国家进行类似的研究。据凤凰网报道:“1937年,日本部队占领中国的东北


地区,并迅速使那里成为他们完全控制的殖民地,中国战俘在那里被日本人蔑称


为‘支那猪’,他们悲惨地沦为一项秘密计划的受害者,这个计划的代码是731。


利用一家木材工厂作掩护,日本人在临近苏联边界的城市哈尔滨郊外,一个叫做


平房的地方,建立了几家大型生物武器研究中心。在平房的集中营里,日本科学


家丧心病狂地在战俘和平民身上使用各种病毒做实验。从炭疽热病毒到鼠疫再到


结核病毒,更疯狂的是日本医生们在人体上试验这些病毒时,并没有使用常规的


麻醉药剂。在一个现代国家的军队中,系统化和制度化地使用生物武器,只有日


本一个国家。日本军队在中国的广大地区,投放了比如像感染瘟疫的跳蚤等各种


细菌,惨无人道地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

再次,二战期间,日本人把战俘的生命当做草芥随意而弃。二战之后,美国退伍


军人管理局,统计出了一个相当惊人的数据,欧洲战区被德国俘虏的战俘,在押


期间的死亡率是1.2%,而在日军的战俘营里盟军战俘的死亡率高达16%。

最后,笔者认为日本科学家在马来西亚从事过活生化气体的研究,只是因为


种种原因而没有被史书记载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但是,日本人在马来西亚根本就没进行过生化气体的研究推测也是不无道理的。

首先,基于事史实记载的原因。由于马来西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相关资料中


没有日本人从事生化气体研究的相关文字或图像的记载,因此日本人在该地进行


过生化气体的研究可能性不大。

其次,这也许是陈木胜导演虚构的。之所以这么做,笔者认为该场景像《阿凡达


》等好莱坞大片一样,通过一个虚构的场景为影片所表达的主旨做铺垫。主要是


为了反映社会中的部分群体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与贪欲,通过暴力来危害他人及


社会的安全。日本人的生化武器只是一个外因,而万物的变化其关键作用的是它


内在因素。外因因素只是一个条件,即使发生变化也只是外部形态的变化,内心


的变化才是可怕的。由于二战期间日本人在亚洲的所犯下的种种罪行,陈木胜导


演这样的安排也是为了让我们铭记历史,以昨天之事为鉴,防止外来这种事件的


发生。

最后,通过日本在华所研究的生化气体的种类与特性,我们不难看出这些气


体实验的结果为把实验的战俘毒死,因此笔者认为影片中就日本人进行生化武器


的试验只可能是科幻般的虚构,虚构的结果就是张大初等人的变异。

马来西亚究竟是否有日本军人曾经残留下来的生化气体,只有我们的生化专


家与历史学家沿着历史的长河踏着时间前行的轨迹来为我们揭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