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二章 第二章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北方某城车站候车室里,车站送兵的声音一片嘈杂。

穿着冬训服的新兵小庄在人群中寻找着——一片新兵,却看不见一个女兵。他失落地坐在背囊上,出了一会儿神,然后开始看书,是莎士比亚的戏剧著作。

喇叭里传来接兵干部的喊话:“新兵同志们注意了!新兵同志们注意了!东南战区的集合了!准备出发……”

小庄没听到,他坐在背囊上,背靠着柱子聚精会神地在看书。

“那个兵,说你呢!”一声闷雷响起来。

小庄看得很投入,没注意。

啪!书被抽走了。

小庄抬头,戴着陆军上士军衔的老炮扎着腰带站在他面前,铁青着脸:“那个兵,说你呢!你没听见喇叭广播吗?”

小庄左右看看,还没回过神来。

“就是你!那个兵!起立!集合了!”

小庄气不打一处来:“喊什么喊?我没名字吗?你喊‘那个兵’谁知道喊谁?”

老炮愣了一下,喧闹的候车室马上安静了,干部、老兵和新兵们都看向这边。

小庄伸出手:“把书还我,我去集合。”

老炮有点蒙,看看他:“那你叫啥名字?”

“我叫小庄,你叫什么?”

老炮诧异地看着他。

农村兵陈喜娃在小庄后面拽着他的衣服压低声音提醒着:“叫班长啊?”

小庄大大咧咧说:“哦,班长……把书还我吧,我去集合。”

老炮找到个台阶下,把书扔给他。小庄接过来塞进背囊,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看都不看老炮一下。

老炮看着小庄,面色阴沉起来:“你叫什么?”

“小庄啊?”小庄还在收拾东西。

那边干部在喊:“一班长,过来带队!”

老炮本能地回应:“到——”他转身,又回头,“小庄!”

小庄蹲在地上扎背囊带子,他茫然地抬头:“干吗?”

老炮点点头:“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好记!”小庄居然大大咧咧地笑了笑。

老炮不再说话,用军人标准的姿势跑步走了。

新兵们看着小庄如同看天神一般。小庄若无其事地背上背囊起身,跑进队列。

队列开始涌出候车室。

火车已经在站台等待。新兵们人头攒动,在陆续登车。老炮脸色铁青,站在车厢外如同一尊黑脸门神。小庄跟在新兵队伍中往车厢走。

新兵队伍突然出现骚动:“女兵!”“嘿!真的是女兵!” ……

小庄如同被雷击一般,他迅速转头,女兵的队伍远远地在那边车厢登车。小庄睁大眼睛想往那边挤:“小影——小影——”

都戴着冬训帽的女兵们在登车。一个女兵疑惑地扭头,抬头露出帽檐下的眼睛,是小影,她一脸惊讶。

小庄声嘶力竭大喊:“小影——”他拼命往那边挤,却无法挤出人群。

“小庄——小庄你怎么来了——”

小庄快出去了,却被老炮拦住推了回去。

女兵们仍在登车。小影哭了出来,她站在车厢门口往这边看:“小庄……小庄你千万保重啊……”

“你放开我——放开我——”小庄无法挣脱老炮的铁臂。

站在车厢门口的小影被女兵们带进去了。

小庄被老炮拦腰抱着,他眼睁睁看着小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他想冲过去,却被老炮一把推回队伍。

“你闪开——”小庄还要冲,却被陈喜娃抱住了。陈喜娃低声说:“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冷静点冷静点!”

老炮脸色阴沉地看着小庄。

“大哥上车吧,咱该走了。”陈喜娃拉着小庄。

小庄安静下来,被陈喜娃连拖带拽地上了车。

值班员吹响哨子。纠察们手挽手把亲属们与列车隔开。

车头喷出白烟,拉响了汽笛。

车轮开始启动。

列车缓慢加速出站,开往未知的远方。

男兵车厢内,很多新兵都在抹泪。干部跟老兵都习惯了,在车厢接口抽烟聊天。

小庄看着车窗外发呆。

坐在小庄身边的陈喜娃哭着:“我走了,我娘肯定睡不着……还有我奶奶,肯定天天给我烧香……”

小庄苦笑:“哥们儿,又不是说现在就上前线!那么紧张干什么?”

陈喜娃抹抹眼泪:“我奶奶肯定得天天五更往庙里赶,她都七十了……我奶奶啊……”

小庄塞给他一个苹果:“兄弟,占着嘴别哭了!你这一抹鼻子,我心里也闹腾!你是哪儿来的,叫啥?”

陈喜娃接过来苹果,闻闻:“这苹果买得好,用的是粪肥,不是化肥。”他把苹果在军装上擦擦,直接就咬了一口,咧嘴笑了:“我叫陈喜娃,叫我喜娃就得了,山西的。你呢?”

小庄笑笑:“叫我小庄就行。”他看着车窗外若有所思。

陈喜娃碰碰他:“哎,你想什么呢?”

小庄眨巴眨巴眼睛,转向喜娃:“我在想——我干吗来了?”

“干吗?当兵啊!”

小庄还在恍惚。

喜娃担心地看着他:“小庄,你没事儿吧?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别憋着!”

小庄咧嘴笑了一下,却比哭还难看。喜娃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小庄眨眨眼睛,看着陌生的一片绿军装,他终于回神了,苦笑一下,表示正常:“我没事儿。”

喜娃松了口气:“那就好!哎,你是城里的吧?高中刚毕业?”

“大学一年级了。”

“你上大学啊?”喜娃吃了一惊。

小庄长出一口气,苦涩地笑笑:“对,在戏剧学院。”

喜娃瞪大了眼睛:“我不懂了,你干吗来当兵啊?”

小庄想了想,说:“为了一个女孩。”

喜娃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算了,说不清楚……”他叹口气,转向窗外。

窗口哗哗掠过一片平原。

车厢接口处。老炮正在跟干部老兵们抽烟聊天。干部说着什么,老兵们都很惊讶。干部拿出名单看看,说了个名字,老炮的视线马上转向车厢里的小庄。

窗外城镇哗哗掠过。

列车继续奔驰。新兵们开始昏昏欲睡,喜娃在旁边打着呼噜。小庄毫无睡意,他看着外面,心里在胡思乱想,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了小影来当兵,但是小影呢?恍惚间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并且有了放弃的念头。

小庄忽然有些沮丧。他打开自己的钱包,看见了小影的照片。照片上,小影的笑容很甜。一瞬间,小庄的阴霾一扫而光,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如果战争突然爆发,他不能让小影自己上战场!他要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捍卫他的爱人,他的爱情也必将因为战争的阴云而获得非同寻常的浪漫!

小庄抚摸着小影的照片,长出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