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原:子弹上膛) 第一章 第一章4

刘猛子弹上膛 收藏 2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size][/URL] 街边的小饭店。一桌子的菜,服务员还在忙着上菜。 穿着破旧迷彩服的老炮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够了、够了……” “班长,今天你得听我的!” 小庄红着眼睛,打开酒瓶咕嘟咕嘟倒酒。录音小妹坐在旁边小心地拉他:“小庄,时间差不多了……马上要开工了……” 小庄一把甩开她:“没你事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4.html


街边的小饭店。一桌子的菜,服务员还在忙着上菜。

穿着破旧迷彩服的老炮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够了、够了……”

“班长,今天你得听我的!”

小庄红着眼睛,打开酒瓶咕嘟咕嘟倒酒。录音小妹坐在旁边小心地拉他:“小庄,时间差不多了……马上要开工了……”

小庄一把甩开她:“没你事儿!滚!”

录音小妹很尴尬,掉头跑了。

老炮不安地说:“小庄!你、你不该这样对你对象。”

小庄拿起一个口杯,沉了一下:“她不是我对象。这一杯,为了我们在一起的岁月!”他仰起脖子一口气把酒给干了。

老炮关切地看着他,略有伤感:“你变了……”

小庄红愣了一下,放下口杯,:“不是我,是生活——生活变了。”

老炮看着小庄,拿起酒杯:“为了我们在一起的岁月!”他一饮而尽。

小庄看着老炮,突然露出奇怪的笑容。他拿起酒瓶再次倒酒。手机在响,他却浑然不觉。

“你的电话。”

口杯溢出来酒。小庄拿出电话关机:“今天,谁他妈的也别想打扰我!班长,老炮……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更没想到你现在……我以为……你不会离开特种部队,你肯定会干到六级士官的。”

“家里出了点儿事,我去年年底复员的。这么好几年,你也不知道回去看看我们。兄弟们都很想你。”

“你知道我不敢回去……我不敢想起你们,不敢想起来过去的这些事儿。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小庄声音带着哭腔。

老炮带着忧伤看着他。

“可是我忘不了,我忘不了我们在一起爬过的每一道悬崖,走过的每一个村庄,甚至是踢过的每一步正步,打过的每一颗子弹……我忘不了我们在一起患难与共的日子,也忘不了她……”

老炮断然打断他:“你别说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小庄再次拿起酒杯,老炮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喝了——”

小庄慢慢推开他的手:“这一杯,为了她……”

老炮看着小庄,慢慢拿起酒杯。

小庄一饮而尽。

老炮也一饮而尽。

咣!小饭店的门被一把推开,邵胖子急赤白脸地进来:“孙子!你丫疯了——”

小庄看着邵胖子,带着眼泪笑:“来,喝一杯!”

邵胖子劈手夺过酒杯:“喝他妈的什么喝啊?胡导都怒了!要开工了,场记不在!你成心的是不是?”

老炮急忙站起来:“小庄,你赶紧去工作吧,我……”

小庄一把按下他:“你不许走!”

邵胖子看了民工装束的老炮一眼,皱眉拉小庄:“你丫赶紧跟我回去!别在这儿灌猫尿,为了让你能跟组,我费了多大劲?少他妈的在这里撒酒疯!赶紧的!你成心让我坐蜡是不是?”

老炮小心地说:“小庄,你还是先回去工作,咱们来日方长!”

小庄看看邵胖子,又看看老炮:“你等我!”

他转身跟邵胖子离去。

老炮忧郁地看着小庄的背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胡同片场。大家都在各自忙碌。邵胖子拉着小庄过来。戴着耳机的录音小妹抬起头,关心地看着。

胡导在监视器前跟摄影说着什么,邵胖子快跑几步过去,满脸堆笑:“胡导,小庄回来了。”

胡导看了小庄一眼,没说话。

邵胖子拉过小庄:“他拉肚子了……快跟胡导道歉。”

小庄为难地说:“胡导,我……”

胡导看都没看他,指着那边径自过去了:“那是谁啊?糊弄日本人呢?”

小庄很尴尬,邵胖子数落他:“你说你胡闹什么啊?那民工谁啊?”

“什么民工?那是我战友!”

邵胖子把场记板塞给他:“行行,你战友是我大爷!成了吧?赶紧去跟胡导说几句好话,这事儿就过去了!”

小庄咬咬牙,走到胡导身后:“胡导,对不起……”

胡导还是不看他。

邵胖子急忙过来:“胡导,我同学不懂事儿……”

胡导看看小庄:“你不挺牛的吗?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大导演,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

邵胖子满脸堆笑:“他不是刚走进社会吗?这要学的还多呢!”

胡导刚想说什么,突然愣住了。小庄啪地把场记板随便一甩,转身就走。

录音小妹傻眼了。

大家都傻眼了。

小庄径直穿过目瞪口呆的剧组,走向自己那辆花花绿绿的切诺基。邵胖子急忙追过去拉住他:“你干吗啊?”

“松手!”

“你又犯什么神经病呢?”

小庄一把甩开他:“我不干了!”他上车,一轰油门走了。

邵胖子着急地说:“我说你疯了?哎哎——”

切诺基花花绿绿的后屁股冒着烟,贴着国旗和“熊出没注意”的贴图渐渐远去。

小庄开着车。街景哗哗闪过。


车到小饭店门口,小庄刹车,下车。他推门进去,愣住了——老炮不见了,老板娘在收拾桌子。

“人呢?”

“走了。”老板娘头也不抬。

“走了?”小庄转身开门左右看看,回头,“什么时候走的?”

“你刚走,他就走了!”

小庄着急了:“我还没结帐呢,你怎么就让他走了?”

老板娘抬头:“他结了啊?我干吗不让人走?”

“他说什么没啊?”

“什么都没说,就说结帐……哦,对了!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老板娘转身去柜台拿东西,递给小庄。

——一个已经变得残旧的狼牙特种部队臂章。

小庄颤抖着手接过来,臂章下面还有一张纸条。他匆匆打开纸条:小庄,很惭愧让你看见这个样子的我。你还记得老班长,这就足够了。我走了,不要找我。我们虽然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但是现在,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曾经的班长——老炮。

小庄合上纸条,问老板娘:“他往哪边走的?”

“我哪儿知道啊?”

小庄拿着东西夺门而出。街上人来人往,没有老炮。

小庄匆匆打开车门上车。他拿出手机,一边开车一边在电话簿里面翻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