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11章 臣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狼!稍等一会儿出去。我已派人通知红魔、九姑娘了。”

“不好吧,在这儿打架影响不好啊。”

“没办法,谁让他们找上门来。”

耶利娅过来:“嗨!阎,你的琴拉的真好。”

“啊、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后半句朱百团用中国话说的。

“阎,你是不是又闯祸了?”耶利娅看着春子和外头的所长等人。

“没什么、没什么!”

“我是你的班长,你有困难可以找我!”

“啊、嗯,谢谢,没什么事的。”朱百团答着眼扫着后窗户,从小打架积攒起来的经验,打不过要逃后路。

春子看耶利娅刨根问底,脸上不悦:“走,我们出去!”

朱百团昨天战绩斐然,宜将剩勇追穷寇,士气正旺,在日本娘们儿面前,只能流露出“怕手下败将个鸟”的表情,和耶利娅道声再见,昂首出门。

脚刚迈出门,咣,对面来个大高个把朱百团撞个趔趄。

白鲨沉着脸、后头跟着四五个打手堵住朱百团。

阿山颠颠的跑过来:“老大,你看教室,我扫的很干净。”

“蹲下!”白鲨一声厉喝,阿山乖乖的蹲在地下,“老大,我正在蹲着呢!”

白鲨一巴掌拍在阿山头上:“shit!我交待给你的任务呢?”

耶利娅见状:“鲨鱼,你来干什么?”

白鲨朝耶利娅点点头,继续敲阿山的头:“我说你呢,印度佬!”

阿山眼看着朱百团:“他、他用了班长的小提琴!”

耶利娅恍然大悟,生气的说:“我说呢,你为什么老盯着我,阿山,你当卧底,可耻!”

白鲨道:“亲爱的,小提琴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怎么让劣等人用高贵的琴?”

朱百团拧眉道:“你说谁呢?”

“fuck!蹲下!”白鲨近乎吼叫。

朱百团凝视着白鲨:“你再说一遍?”

“fuck!”白鲨劈手来抓朱百团的头发,朱百团抬手捏住他的手腕。

开心鼓道:“不要打架!”

白鲨的两个手下一人一只手搭在开心鼓的肩上:“我们老大办点小事,你不要插手。”

耶利娅来分白鲨、朱百团两人的手:“我的上帝呀,这是教室,你们疯了。”

白鲨脸上崩起青筋:“劣等人,我要让你尝尝我的拳头!”右手使劲,却只略微颤动,突然感到腕上一阵酸麻。

论个头,白鲨高过朱百团快半头,论体形,顶朱百团两个,论力气,不用说了。可朱百团使了巧力,捏住了他的脉门,登时动弹不得,想抬腿,朱百团把他的手往上一举,白鲨浑身用不上劲,腕上已从酸麻变成疼痛,头上的汗唰的渗满脸颊。

朱百团犀利的眼神似要穿透他的脑髓,白鲨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眼睛,一张白白的脸憋的通红。

别人以为他俩在较腕力,他的手下吆喝着:“掰断他的手腕!”“拧断他的手!”

耶利娅情急之下,拍打着白鲨的肩膀:“放开、放开。”

白鲨心中叫苦、无法说出来,手腕疼痛钻心、头脑发晕,不知对方黄皮肤的小子使了什么邪术。

春子对耶利娅道:“学校是艺术的圣堂,他们用文明的方式展现男人的英武有什么不可?”

朱百团白了春子一眼,这不是挑事吗?

耶利娅急道:“鲨鱼,警察今天早上来了好多,你不要惹事生非。”

朱百团听到“好多警察”,觉得不能把事搞的太过,外头厕所帮还在等自己呢,用汉语道:“我管你什么鲨鱼还是王八,赢得过我是鲨鱼,输了是王八!”

“挖特‘王八’?”周围一片质询。

“奶奶的,有空找你算帐。”朱百团松开手,白鲨身子一歪,扛到墙上,大口的喘气。

他的手下看出不妙,上去查看,朱百团拍拍开心鼓:“老兄,油董特(you don,t)瞎掺呼!”昂头出门。

朱百团最拿手的是中英文混说,意思是你不要瞎掺呼,身后留下一串“挖特‘瞎掺呼’?”

两人若无其事的并排行走、拐向小路。

“狼,你又惹祸了,他手下有两百多人。”

“妈的,人多了了不起呀?国民党八百万部队不照样被赶到了台湾?”

“什么?你说什么?”春子听不大懂他说的话。

“哦,我是说,兵在精不在多。”

“不错,想当初我们80万日本士兵征服了大半个中国!”

“妈勒隔壁嘀,你说啥?”

“什么‘妈勒隔壁’?”

“靠!”朱百团横眉立目,春子意识到说错了地方:“以前的事别说了,现在和平了。”

“哼!和个屁平!到处燃着火苗。”

“嘿,你能不能不说粗话?”

“我是个粗人,只会讲粗话!”

“你?”

“你什么你?你说的比我还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呀?”

“混蛋!”

两人拌着嘴,眼睛警惕的乱瞄。春子回头一望:“不好,白鲨叫人了。”

白鲨愤怒的吼叫,多个教室里、操场上的学生闻声聚过去。

两人大步流星插进林荫小道,十几个洋学生呼啦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春子手一沉,衣袖里滑下铁尺:“又有陪练了。”

十几个学生陪着笑脸、怯生生的点头哈腰:“我们帮主请两位过去。”

“八嘎,叫他来见我们!”

“是、是!”一个学生飞跑而去,春子和朱百团哪能等他们把人集合过来,一跺脚,把十几个学生吓的退向两边,中间的路让出来。

两人阔步前进。走过一个路口,红魔带着三十多人过来:“嗨!狼血人、三脚春,我们来了!”

“狼血人是谁?”朱百团问。

“他们给你起的外号,昨天都传开了。”

“妈的,啥球破外号?”

两人和红魔一照面,红魔的人把他俩围起来。红魔扎扎呼呼:“不要怕,一切有我顶着。”悄悄对春子:“春哥,条子查的紧,快把铁尺收起来!”

一群人走过一个拐口,春子的十二三个手下迎上来,两方一汇合,气势大增。听到脚步响,看到所长领着四五十个手下追上来,红魔底气略显不足:“shit!早上条子派人驻进学校,严查械斗,不过咱也不怕他们。”

春子道:“你什么意思?不敢打,把盟主让出来!”

“fuck!我是在顾全大局。”红魔脸现不悦,眼一斜,“哈哈,九姑娘来了,让他评评理。”

九哥和阿扁脚步匆匆加入队伍,头一句话是:“千万别动手!”三个盟主一碰头唧唧歪歪吵开了。

包子、鸡精见到队伍扩充到五六十号,胆子壮了,上了几年学,从没有这么壮观的队伍,戳着朱百团:“壕哥,干他娘的。”

厕所帮众来到亚盟前,所长夹着一个皮包独自一人上前,直奔朱百团。

包子指着所长:“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忍你两年了。”

他一扎呼,台湾帮的七八个学生跟着叫:“老子忍你三年了!”“想单挑找壕哥!”“狼哥,快给俺们做主呀!”

所长来到朱百团面前,惶恐的嘿嘿傻笑。

“干你娘!你想做什么?”包子发火了。

所长向朱百团一弯腰:“老大!”

唔?附近的台湾帮、高丽帮众都闭嘴不言。三个盟主听到声音分开人群走过来。

所长把腋下的包打开:“老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哇!”

“呀!好多钱哪!”

“起码有五千美金哪!”

鸡精、大舌、叫兽一人一个惊叹。

朱百团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所长保持躬身姿势,头都不敢抬,脸上的汗吧嗒吧嗒掉,他的手朝后头一摆,身后四五十个手下一起躬身行礼。

阿扁捅捅朱百团:“阿壕,老大在后面看着哪!”

“哦!”朱百团醒悟过来,一转身,红魔、春子、九哥都在注视他,脸色均不自然,朱百团朝九哥一躬身:“老大,嫩说咋办?”

“啊!哈哈哈哈!”九哥开心的大笑,穿过朱百团的头,见阿扁快速的向他眨眼,拉着朱百团的手走向红魔:“老大,阿壕立了一大功,您看怎么办?”

红魔自尊心得到了满足,脸上的不快一扫而光:“好说、好说!咱们亚盟开张第一天,撞了个头彩!”

喔----亚盟的人哄笑起来,竞相庆贺,阿扁告诉朱百团,这是学校帮派不成文的规矩,一方老大当众赔钱、鞠躬意味着归顺,他的地盘从此归亚盟了。阿扁说话的时候情绪几乎失控,他上学第三个年头,被洋学生欺负惯了,总算挽回些脸面了。

庆贺之声传出很远,但声音很快小下来,来情况了。

出乎朱百团所料,不是白鲨,而是学校门口收“建校费”的学生,领头的却是隔壁政法学院外号叫“约翰牛”的家伙。

阿扁消息不少,说,约翰牛的弟弟在艺术学院门口收保护费,早上一伙摩托车队来闯堂口,他弟弟带人出战,不想被警察端了,警察派了警车、直升机快速反应,一举抓了他弟弟的人马。约翰牛听说摩托车队的同伙进了艺术学院,上午到处在打听。

倒!朱百团头大了三圈,赶忙交待,我就是摩托车送进来的“同伙”。

晕!阿扁、九哥噎的咯咯的,约翰牛带了八九十号人,一派气势汹汹,绝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约翰牛的手下一眼认出了朱百团:“就是他,设计引来了条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