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鸭绿江 浴火重生 第十六章 肉的诱惑

无真子 收藏 5 1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小四川怕新兵松劲,便道:“大意不得,万一遇上,搞不好是要丢命的。”

新兵们一直紧绷着神经倒不觉得累,被这一提醒,却才觉得手脚乏力,又听小四川的话,想起死去的赵麦,便都打起精神继续小心翼翼前进。

杨涵倒有些怀疑小四川在故意制造紧张,若换成以前,他早提出质疑了,但现在的他对当兵的认识又深了一层,觉着气氛紧张点也没错,便把话留在了肚子里。只是脑子里揣着疑惑,注意力便有所分散,走着走着,前面的雪里突然有个东西动了一动,把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那活动的东西像个灰不溜秋的大夜壶,尚自瑟瑟发抖,杨涵一惊后赶紧举枪瞄准,喝到:“不许动,出来。”这一声大喝早惊动了左右,都迅速卧倒警戒。

周围的动静也把那发抖的东西惊了,蓦地抖了一抖身子,径直往杨涵脚下冲去,却是只野兔。杨涵看清不是人,便不敢胡乱打枪,免得又出洋相。只是那野兔受惊后跑得飞快,又近在咫尺,哪里容得他反应过来,蹭着他脚边过去了。

小四川在后面早看清情况,看准那野兔逃跑的方向赶上前去堵截,只是奔近了才发觉没趁手的家伙收拾它,地下早被冻结实了,哪敢扑过去按住,只得调转枪头去杵,下手却过早了。那野兔就地一条止住奔跑,半空里转身,与枪托仅差着寸许。又见前路不通,便调过身子往别处跑。小四川哪里肯放过,嚷嚷道:“快、快,别让它跑喽,围起来,围起来。”

新兵们这会儿对小四川的话倒形成了下意识服从,便都拉成圈子围了上去,又听他嚷嚷道:“抓住它晚上打牙祭。”李二狗、朱润生、刘定国,鲁春生、龚小七这些都是穷苦出身,一辈子也没吃上过几顿肉的,听说打牙祭立时两眼放光,却都不及李营生激动,只见他凶神恶煞般奔了上来,大有将那野兔生吞了的架势。

小四川下意识把希望寄托给身手敏捷的马易军,见他早将刺刀拔出来拿在手里,便又喊道:“守住自己的方向,拿刺刀,拿刺刀,先捅死它狗日的再说。”

新兵们赶紧把枪收了拿刺刀出来,那野兔被追晕了,却不敢往活蹦乱跳的人的方向跑,挑了好整以暇的马易军跑去。马易军心里也是一阵紧张,赶紧伏低身子准备给他一刺刀。野兔见这边没了机会,想来已经吓破胆了,也顾不得谁兄谁不凶,调头往李营生方向跑。

李营生眼里却只看见肉,那野兔冲他左边的缝隙里跑,他便迎头冲上去一扑,手里的刺刀狠狠的往前面扎下去,却被那野兔猛的一闪躲过了。按理说李营生趴地上是追不上了,只是眼前的东西诱惑实在太大,只见他单手撑地,双脚一蹬,人又往前射出尺许,手里的刺刀却比人还先到,一下子扎进野兔身上,只是力使得猛了,手是贴着地面过去的,自然免不了磨破皮肉。李营生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却死死握住刺刀不松开。

余人片刻间便都围了上来,小四川新兵们这次又卖力又齐心,只以为是自己带兵的方式用对了,又见李营生伤了手,为的仅仅是自己打牙祭的想法,心里好一阵懊悔,只差点感动出眼泪来。

马易军把扎野兔的刺刀从李营生手里接过,小四川便赶紧替他处理伤口,虽然只是破了点皮肉,他样子却好比自己受伤了还要心疼。李营生打小招人白眼的时候便多,见小四川的样子心里也是一暖,只觉得眼前这人有说不出的亲近感,除了面对母亲时,再无其他人有这种感觉,便反过来安慰道:“班长,就蹭破点皮,不碍事。”

小四川道:“还要训练呢,回去我带你去卫生员那里处理一下,这样活动起来不方便。”

李承楠见抓兔的人没事,便转头去关注野兔。那野兔这当儿已经不动了,李承楠从身上拿出些平日里纳鞋底的那种麻绳来捆了,饶是她顾及自己形象,也忍不住偷偷咽唾沫。新兵们自没那顾忌,望着那野兔只差没把口水流到嘴角。

小四川见众人样子心里好歹得到些安慰,不然为自己这一时冲动搞出诺大动静,不用别人骂自己也该惭愧。不过他倒没忘记借机教育新兵,趁着众人的激动劲头还在,便总结道:“你看咱们这次就是团结的结果,要是大家一窝蜂上去,那野兔现在就不一定在李同志手上了。”新兵们听了一个劲点头,脑子里全是兔子肉。

小四川见新兵点头,又道:“当然,还有李营生的忘我……那个忘我表现,这个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

李营生虽然为兔子要大家吃不舍得,但受到表扬也十分高兴,倒有些不好意思,刚想推辞几句,却被李金武领着人急火火跑来打断了。小四川的嚷嚷早惊动了两边,尤其是他那句“先捅死它狗日的再说”,李金武远远听了更是云里雾里。

李金武听了小四川的总结很是满意,待靠近了一看,地上倒是有点血迹,只是不晓得捅死的人哪里去了,抬眼望见李承楠手里的野兔才恍然大悟。

小四川见还惊动了旁人,臊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只是毕竟是久经考验的,只臊了片刻便厚着脸皮道:“排长,通过这次的围捕,我看咱们队形得变一变。咱们应该摆个老鹰扑食的阵势,两头冒尖,由经验丰富的老兵打头,新兵跟在后面,这样一来,无论他是特务也好,这个……这个野兔,都别想轻易溜掉。”

李金武本不想为这破事骂小四川,听他讲得头头是道,便借驴下坡道:“什么老鹰扑食,是倒三角队形吧?我看行,就这样吧!”说话间石大田带着一班人也赶来了。

小四川怕再尴尬,赶紧抢占先机道:“同志们,今晚可以打牙祭了。”说罢转头示意李承楠把野兔拿出来亮相,也不想想这支野兔够什么吃。

石大田带着新兵们急火火跑来,如果发现是虚惊一场,心里肯定是会不满的。小四川先把打牙祭说出来分散注意,新兵们一看野兔便什么火都消了,反倒为今晚的吃食高兴,只是兵多肉少,这点东西实在太少,一想倒反而觉得欠一班的人情了。

石大田反应虽不及小四川,但也是个晓事的,一想便明白了其中过场,开口道:“抓不着敌特,抓些野物回去改善生活也不错,三班的,眼睛都放机灵点,敌特也好,野物也罢,只要是会动的东西,都不要放过了。”

新兵们本来已经乏了,想起晚上的牙祭却情绪高涨。杨涵对肉的兴趣没那么大,看了众人的兴奋劲嘀咕道:“这恐怕该叫望肉止乏吧。”

这远了有抓敌特的诱惑,近了由肉的诱惑,新兵们干劲十足,到搜完山时,敌特是没有遇到,兔子却又赶出两只来。一只是李营生靠着不管不顾的劲头扑到的,另一只却是马易军不愿被人占尽的风头,豁出力气摁住的。

到一排汇合时,其他两班也多少有点斩获,只是不及一班多。到一连汇合时,其它两个排却也不约而同抓了些猎物,崔宇春排更打死只大家伙,不像羊也不像猪的,一干老粗也没多少见识,竟没人认得是什么东西,有人说是鹿、有人说是羊,到最后才有北方战士说是狍子。

旁人有了口福,再加上好奇,自然免不了去打个招呼问些长短,崔宇春排里的新兵见猎物比别人多,更免不得趾高气昂。一班有个女同志跟着,兵们自然希望能占尽风头,可前一刻还是别人焦点,后一刻就被人把风头全盖了下去了,自然没兴趣去关心那是什么东西。

晁有宽倒没想到一起搜山能撵出这些东西来,虽没什么功劳,但士气提起来不少,也乐得跟着高兴。何况动物多善于隐藏,有这诱惑在,还怕新兵的眼力锻炼不出来?

到晚间开饭时,主厨的老王把最肥的几盆肉送到了三排,晁有宽、唐少权等也挨着三排坐了。一班新兵嘴上是吃得痛快,心里却空落落的不是滋味。待干光桌上的东西,嘴巴闲下来的李营生便开口道:“这三排不晓得早上是不是踩了狗屎,居然碰上了大家伙。”

杨涵正拿手背擦嘴巴,听这话肚里一阵闹腾,抱怨道:“肚子里饱着呢,别提龌龊的东西。”

武进宝今天什么风头也没捞到,心里正气呢,拿袖子一抹油嘴道:“大家伙?要真遇上大的,哪怕是只野猪,只怕他们就没这么好过了。”言下之意,是若真遇上大家伙,还得咱一班的人才能顶得住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