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江南案

xiaoyumao 收藏 11 3045
导读:陈年旧历。转载的~ —————————— 一九八四年江南案发生时,笔者还是个不起眼的小记者,在洛杉矶南华时报担任副社长。 由于一篇有关美国华青帮的采访报导,因而结识了竹联帮老大之一的白狼(张安乐) 。赴美留学的他实则早己退出江湖,只是其人好交朋友,对文化事业尤其有兴趣,与笔者相识后经常海阔天空畅谈国事、抒发理想,年龄相彷的我们对当时言论闭塞的报业生态颇不以为然,困而相当投缘,于是兴起了办杂志的念头。 白狼说服了住在休士顿的竹联帮另一位大哥级兄弟黄鸟一起投资杂志,未出资的笔者则担任总编辑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陈年旧历。转载的~

——————————

一九八四年江南案发生时,笔者还是个不起眼的小记者,在洛杉矶南华时报担任副社长。

由于一篇有关美国华青帮的采访报导,因而结识了竹联帮老大之一的白狼(张安乐) 。赴美留学的他实则早己退出江湖,只是其人好交朋友,对文化事业尤其有兴趣,与笔者相识后经常海阔天空畅谈国事、抒发理想,年龄相彷的我们对当时言论闭塞的报业生态颇不以为然,困而相当投缘,于是兴起了办杂志的念头。

白狼说服了住在休士顿的竹联帮另一位大哥级兄弟黄鸟一起投资杂志,未出资的笔者则担任总编辑专责稿。但是辞去报社工作的笔者由于没有了收入,其实正䧟于三餐不继的窘境,细心的白狼于是以工作需要为由就把我安排住在他家里。就这样因缘际会,我认识了陈启礼、吴敦和董桂森。

八四年十月初旬,陈启礼、吴敦、董桂森一行人从台湾来到美国,其中董桂森也住到了白狼家,而陈启礼和吴敦偶然出现,却始终行踪成谜,连白狼也搞不清楚他们来美国究竟要干什么。

董桂森在台湾时就是竹联帮内以凶悍著称的杀手级人物,住在白狼家时多次在笔者和一些友人面前亮枪,言谈间说的也都是他如何与人真刀实枪火并的往事,但多日相处下来感觉他其实是个相当良善的性情中人,憨直而特重义气。他曾在聊天时对笔者说:<老哥,别看我是个黑帮混混,我们都是很爱国的。>记得就在案发两三天前,他还说过<终有一天我会报效国家,作番大事给你们这些只会摇笔杆的人看看!>的话。

八四年十月十三日,蕫桂森收拾简单衣物告诉我们说他要随老大到旧金山办事。十五日夜半,睡在里间卧窒的笔者蒙珑中听到外厅人声吵杂,想是那些帮派人士聚会喝酒,也就未置闻问。第天清晨笔者醒来到客㕔一看。除了零散的啤洒缶之外,地上、桌上、沙发上满处是散乱的报纸,而且怪异的是,当年出版的几十份各大中英文报刊几乎都全了。笔者出于好奇,把各报打开来一看,所有各报的头版头条所利登的竟然全是江南被杀的消息…。也许是出于一种职业敏感,笔者意识到,昨晚在屋里聚集的人肯定与报上所登江南被杀之事有关。谁呢?莫非正是以陈启礼为首的这帮竹联兄弟?

笔者的震惊无以形容。装满了一肚子疑惑的我知道兹事体大,于是想到唯一两位可以谈的人,一位是白狼,另一位是时任加卅论坛报副社长的阮大方兄。找阮大方谈,一则是死者江南的著作一直在他的论坛报上连戴,二则他是一位相当活跃且具有叛迸性格的前辈记者,笔者出道以来也一直把他目为榜样。

看得出来,白狼确实被蒙在鼓里,对此事可谓一问三不知,但阮大方毕竟是资深老报人(时年也不过四十岁上下) ,他听了笔者描述之后立即表情严粛告戒笔者:<文瑜老弟切记切记,这事千万别和其它任何人去说!>再三叮嘱之后他临走又交代说:<这事你就放在心底,从此别管了,一切交给我办。>当时才三十出头的笔者蒙蒙瞳瞳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交给他办,而他又办什么、怎么办?笔者一概不知也不再去想,心里好像卸下一块大石头,轻松多了。

事隔不到两周,首先美洲中国时报以头版头条大篇幅独家披露说,江南案可能是竹联帮杀手所为…。这篇报导立即震动中美两方的情治当局,接着,十一月十二日台湾执行<一清专案>扫黑,陈启澧和吴敦于第一肘间被补,漏网之鱼桂森逃亡巴西。(不久也被抓获而遣往美国受审入狱,最后在狱中被黑人重犯打死…。)

不久,美国联调局就宣称案情有了突破性进展,并向台湾当局要求引渡在美杀人的凶手陈启礼和吴敦,引渡要求遭拒后,美方则释出了台湾情报局可能涉案的讯息,迫使蒋经国总统于八五年一月十日亲自下令逮捕了情报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及执行任务为杀手安排行程的陈虎门等相关官员,此外并透过官方媒体中央社于一月十三日发布消息,石破天惊的承认情报局官员卷入了江南案。

然则,身为暗杀令执行者的陈虎门在狱中受访时却坚决表明,之所以决定杀掉江南,实则是因为他们发现江南是个双面间谍、对台湾而言是个叛逆,所以才要施予内规,将其制裁。

但当时所有的舆论都直指蒋经国或至少是蒋孝武,认为情报局之所以<制裁>江南,实则是因为他写的那本蒋经国传。即有人相信暗杀令不是出于蒋家,至少也是情报单位主管们的揣摸上意之举。

总之,江南案还不算水落石出。陈启礼为防上级减口,在感受事态不寻常时早已预录了一卷录音带,交给了一位友人保管,当时中美方情治人员及界人士都相信这卷录音带的内容一定是揭发事件的最机密内幕。

而在美国,为了义助及营救陈启礼,白狠放弃自身的所有事业,全美巡游频密出席台独人士所举办的各类座谈会,大声疾呼直指杀害江南的幕后凶手就是蒋家后人蒋孝武 。

不久,白狼竟被列为美围扫黑对象,以贩毒、参加有组织帮派等重罪逮捕。笔者也曾在纽约被有关单位传唤,要求作为白狠犯罪的证人,笔者当时颇为激动的为白狠不平,在翻译人员---时任纽约世界日报副采访主任杨斯亚的面前几乎失态,声泪俱下陈述白狠受到诬䧟的事实,同时表明拒绝作为反面证人的立场。

就是因为这段经历,虽然最后白狼被判了刑,也入了狱,但笔者更能肯定,以反黑法对白狼入罪,对当时的他绝对是极大的寃屈。

而事实上,当年就曾有不少政治学者心存怀疑,并发表评论说,美方拿白狼开刀,表面是扫黑,但内幕可能与他宣称持有陈启礼那卷保命的录音带有关,而此事也看得出来,国府与美方情治单位其实有着相当默契…。

总之,整个江南事件政治运作的层级相当之髙,尽管众说纷云,但真正的内情内幕应该没有人能够真正知晓。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不也还是一件悬案?<newsgogo.com/杨文瑜>



从<被出卖的台湾>说起

这部电影的内容取材自<蒋经国传>一书的作者江南和美丽岛杂志基金会董事长陈文成

教授被暗杀的历史事件,由美国大通银行董事长吴澧培出资而委由好莱坞制作出品。

故事描述七、八0年代的台湾,一位联邦调查局(FBI) 探员凯利发现美国大学校园有外国政府(台湾) 特工人员在监视台湾留学生的政治活动,并查出台裔美籍教授陈文成及作家江南之死均有可能出自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幕后主导,因而将之定性为跨国式的政冶暗杀。

身为联邦探员的凯利遂远赴台湾进行了解,在调查过程中不自觉卷入了中、美、台之间诡异、复杂的政治漩涡里…。

从剧情内容来看,不可否认这部电影对蒋氏当权时代的台湾政府是持批判态度的。它虽号称取材自两起真实事件(江南与陈文成) ,但不免令人存疑,电影中的所谓事件真象真的符合事实吗?加以这部电影的出资正者是长期以来反国民党政权的福尔摩莎基金会(Formos Foundatione) 创办人吴澧培,而吴氏也曾在陈水扁担任总统时期受聘为国策顾问,是一位历来主张台独的人士,其本身的政治立场就已相当鲜明,因此不能不誏人把这部电影定位为一种<政治文宣>性质,有强烈的政治目的。

此片的高明之处在于,主事者运用了所谓出口转内销的政治技巧,即花钱委由好莱坞制作,把它变成一部美国电影。一部<政治文宣>有了老美的包装,它自然就不再有政治文宣的面貌,于是想当然尔它所阐述的台独理念就能取信于更多的人!

话说江南和陈文成两案

电影中描述的两件历史大案,江南被杀事件已经结案,陈文成被杀则还是个历史悬案。

陈文成被人消费

陈文成事件发生于1981年,也正是人们所指称的白色恐怖时期,因此,该案早己被反蒋、反国民党人士以合理推断方式将之裁判为国民党政府所为,这就是说,在他们的自由心证之心,当年蒋氏主政时期的国民党就是幕后元凶。

陈文成是位台裔美籍教授,也同时担任倡导组党参政的美丽岛杂志社基金会蕫事长,是一位支持台独的理论专家。他逝世当时的台湾正处于国民党一党独大、而且报禁、党禁未开,还在施行所谓<堪乱时期戒严法>的高压统治之下。而其时也正是美丽岛事件(被当局定性为暴乱的政治事件)发生不久,所谓党外人士组党之风正盛之时。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反对人士的所谓合理推断似乎找不出什么不合理之处,况且物换星移、时过境迁已然近三十年,莫说人们对当年政治上的那些熙熙嚷嚷已然印象模糊,现代的年轻人更是没几人知道陈文成何许人,是自杀?还是为何而被谁谋杀…?

可叹的是,把陈文成事件放诸现代来谈,他的死,似乎也只能被在野党拿来消费,成了揭国民党怆巴、反国民党政府的一个政治武器罢了。

江南案谱朔迷离

江南事件已被宣告结案,虽然当年的中华民国国防部情报局已承认涉案,而且主使者和执行杀人任务的凶手已经受到制裁,甚至受害人遗孀也获得了中华民国政府的赔偿(谓之为人道慰问金) ,而今天唯一还留待人们悬思的是,真正幕后的主导人是否涉及蒋经国本人?或与他的儿子蒋孝武有关?

江南事件发生于1984年,在当年是个轰动中、美、台的超级大案。由于被害人江南(刘宜良)是位作家,涉案的主事者是中华民国政府国防部所属的情报局,执行杀人的凶手是黑社会帮派老大,而且又是越洋行刺,表面的原因是江南写的蒋经国传有损时任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的形象,但主导此次暗杀行动的情报局却透漏内情说,江南其实是个两面甚至是三面间谍,他同时拿了中、美、台三方情治单位的钱,所以必须施以内部制裁…等等。整个案情谱塑迷漓,其精彩度似乎比一般的谍报片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南案影向深远,也改变了一些人的人生

江南案影响深远。首先、它引爆了蒋经国主政时期,中、美之间最大的政治互信方面的危机,也有许多政治评论家认为,江南事件正为蒋家政权的崩溃埋下了伏笔,促使台湾由威权走向了民主。事实上,自国共斗争以来一直由国民党特务把持的情治系统也因而瓦解,改由军方主导,而这对所谓白色恐怖与民主化之间可以说是个政治性的分水岭。

蒋家第三代,也是蒋氏政权最后的一颗明星人物蒋孝武因被影射(或曰怀疑) 为幕后的影武者,终而被外派新加坡,从此远离台北政坛,结束了他的政治生命。

江南事件发生末及一个月,台湾当局展开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扫黑行动,其时正在猖狂发展中的帮派几乎因此而全盘瓦解,导至江案凶手陈启礼这位当年最有势力的黑帮(竹联) 首领在吃了几年牢饭后终而落漠的远走他乡,终其一生未能返台。

江南遗孀崔蓉芝对台湾当局提出民事赔偿诉讼,终而在时任总统李登辉的同意下获得150万美元的抚慰金,聊以抚慰丧夫之痛。

一位老报人陆铿弃其糟糠老妻而娶了风韵犹存的江南遗孀崔蓉之女士,从此离开新闻冈位而去享受他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

竹联帮份子白狼(张安乐) 当年在美国为了营救他的兄弟陈启礼而四处㚏走呼号,甚至不惜得罪当道的国民党政府,但不久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盯上,并以贩毒及参加有组织帮派等刑事罪名逮捕起诉,最后判刑十年,期满后遣返台湾。这位原本为美国柏克莱大学髙材生的黑帮人物,返台后被黑白两道目为英雄,江湖义气的化身。不过,再当局的扫黑政策下,白狠也只能和陈啓礼一样,选择了远赴他乡之途。据说现在深圳安居。<newsgogo.com/杨文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